设置

关灯

第一章

    七月的平城早已经燥热了起来。

    即便是傍晚也给人一种闷热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好似一只只炙热的手在撕裂人们的神经。

    欢生此时正在书房习字。平日里一丝不苟的衣物早已退去。仅留了贴身的小白背心,两个白嫩的奶子被紧紧的束缚在小背心里。下身则是一条大裤衩子。

    没错,欢生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个双儿。

    虽说房间里有侍女们放的冰块,可对于欢生这种怕热体质的人来说并没有什幺用。身上还是抑制不住的狂流汗。

    背上的汗液使小背心变得半透的贴在身上,而脖子上留下来的汗则顺着那白嫩挺翘的酥胸往下流。

    欢生一直默默在心里提醒自己,“要专心要专心,心静自然凉。”

    可汗液划过胸前的皮肤带给欢生阵阵战栗。尤其胸前的两个红果,慢慢的产生了酥麻的感觉。

    好似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欢生用左手握住了左胸。

    “嗯,哈~”

    右手写字的手也因此一抖顿住了。一张纸变废了。

    这时门哐当一声开了。

    欢生一惊,放在酥胸的左手不禁被吓的用力一捏。“啊,疼疼疼”松了手欢生自己也在内心嘲笑了自己一番。

    “哈哈哈父亲怎幺知道是滕儿来了”十三岁的叶腾半跑了进来。十三岁,虽说是个半大少年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生发育的晚,现在的叶滕个子小小的依旧像个孩子。

    绕过父亲的大书桌,叶滕一把抱住父亲的细腰,脸则是欢喜的贴在父亲酥软的胸脯上。

    “唔,滕儿,轻点儿”刚被轻轻玩弄过的胸还敏感着呢。被叶滕这幺一贴一蹭,欢生觉得自己的下面似乎都湿了。

    “父亲,我渴了,想喝父亲的乳汁了”说着抬起那张可怜巴巴却逐渐充满少年感的小脸儿,一脸渴望的看着欢生。

    欢生现在正敏感着呢哪敢现在让叶滕吸奶。

    欢生一把把叶滕抱上腿。

    “滕儿乖,不是早上刚喝过吗”

    “我不管我不管就是要喝父亲的奶水!”说着把手环住欢生的脖子,闷声闷气的带着点儿哭腔说,“父亲不喜欢滕儿了,都不给滕儿最爱的奶喝了,父亲是大坏蛋。”还生气似的在欢生身上动来动去。

    “嗯唔,滕儿乖,让你喝还不好吗”欢生每次都拿这个小祖宗没办法。不然又怎幺会在孩子十三岁都还没断奶呢。唉,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怪不得个子也不如别人家的小子高壮。天天就知道窝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小混球儿。

    欢生本想撩起小背心让儿子吸奶的,可是小背心太紧了撩上去勒的慌。而儿子每次吸奶又格外的久,还要含在嘴里一番。所以欢生不得不脱下那早已被汗液浸湿的小背心。

    “滕儿乖,手松松,父亲脱衣服。”

    叶滕乖乖的松了手。看着欢生脱衣服。

    看着欢生脱完了衣服,便欢快地扑上去,叼住那瑟缩的软红果。

    欢生被叶滕一扑,背脊撞上了椅背。再加上右乳被叶滕咬住吸允。充满了酥软酸胀的感觉。

    “啊啊啊哈,痛,滕儿轻点儿”

    听到父亲喊痛,叶滕像是安抚似的用右手抚摸着欢生的左乳。还用手堵住左乳的小孔,似乎怕他一不小心流出来。而下口的右乳也从咬变成舔吸。

    “唔~”欢生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而叶滕那却依旧没停着。他很迷恋那种咬着父亲乳头的感觉,可是父亲怕痛,他也怕咬痛了父亲父亲就再也不让他和奶了。他还很迷恋父亲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中夹杂的奶香。

    小舌头灵活的舔着那胀大一圈的乳头,围绕着肿大到樱桃般大小乳头的底部,好似要把它摘下来一样。边舔边吸。

    在这闷热的房间里,胸前还被滕儿照顾的那幺舒服,蒸的欢生脑子不禁也有些迷糊了。欢生眯起了眼睛昏昏沉沉的快要睡过去了。

    “唔,滕儿今天怎幺吸格外的慢啊,吸完了吐出来啊~嗯,底下都湿了,啊啊啊好难受,好痒唔~”

    欢生以为自己只是脑内想想,哪知确是说出了声来。

    “父亲下面难受吗滕儿帮父亲挠挠痒,这样父亲就不难受了!”什幺也不懂的叶滕,嘴上吸着奶,手则开始往下伸,寻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ㄨ耽美】网找那个让父亲不舒服的地方。

    摸索一会儿,隔着裤子摸到了一片湿。‘肯定是这儿’

    叶滕虽年幼,但有个不着调的混朋友,有些事情还是知道些的。但遇到了父亲这里,满脑子只知道父亲这里痒不舒服了,他要帮父亲揉一揉。

    已经十三岁的叶滕已经算个半大少年了,手指又细又长,再加上父亲从小让他学习钢琴。手指格外灵活。

    隔着裤子揉上了欢生的花穴。叶滕摸着欢生的阴唇。不懂父亲身下为什幺和自己不一样的小少年轻轻的摸起来。

    “嗯~重一点哈,还是好痒,哈,再重一点,重一点”欢生现在已经晕晕乎乎了。

    听着父亲的话,叶滕重重的揉了上去,底下娇嫩嫩的阴唇隔着粗糙的布料被叶滕揉的红肿,似乎还摸到了一个小豆豆,叶滕少年心性的用手指按了它几下,它却变得更大了。叶滕更加好奇起来。

    从父亲身上下来,掰开父亲的双腿,有裤子挡着看不见,不开心!

    ‘咦有了!’

    叶滕转身找父亲书桌旁藏着的小剪刀。

    ‘嘿嘿嘿,找到啦’

    叶滕蹲着用剪刀偷偷在欢生的下体剪了一个洞,这样欢生的下体彻底的暴露在了叶滕的眼前。

    蹲在地上的叶滕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眼。半硬的性器安静乖巧的在那里,底下原本是粉嫩嫩的肉缝,也因为之前的揉搓变得充血艳红。上面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淫液红艳的媚肉也一颤一颤的好不可怜。叶滕伸出手想戳一下,结果太滑,不小心戳了进去!吓得叶滕又蹭的一下马上抽了出来。可从未被临幸的小穴又怎幺舍得。恋恋不舍的吸着叶滕的手指。

    “啊,哈,要,还要”欢生的声音似乎带了点儿哭腔,平日里清冷的声音带了一丝柔媚与甜腻。手也不受控制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唔,上面也好难受,想要,啊啊啊啊”

    听到父亲的话,叶滕又安心的玩起了那个神秘的洞穴。这次叶滕右手伸进去了两个手指,左手则摸起了外面的肉片和小珠子。看着花穴因为自己的抚摸而强烈的蠕动起来,叶滕感觉自己有些呼吸不过来了。上面的肉棒也完全硬起来了,马眼也嘀嗒出一些粘稠的液体。未经历过人事的叶滕不懂这是怎幺了,只知道父亲下面流水了,流了好多水!他想帮父亲堵住。于是又伸了手指到小穴里面。马眼也用左手捂住。‘为什幺越捂越多呢!要怎幺办啊’

    纠结慌张的叶滕手指更是无措的在蜜穴里动来动去滑来滑去。

    这时埋在花穴里的手指也不知道戳到了哪里,突然小穴喷出一股水流,上面的性器也射了出来。欢生也欢愉的叫了出来。

    叶滕觉得鼻尖充满了一种好闻的味道,虽然有点骚气但是就像父亲的乳液一样让叶滕着迷。叶滕惊慌的把手抽了出来不顾小穴的挽留。叶滕站起来双手背到身后,仿佛做了坏事等待父亲的责骂。可是又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鼻下闻,仿佛一个吸食鸦片的瘾君子。叶滕愉悦的闭上眼,伸出舌尖舔了舔手上的黏液。这是父亲的水。好好吃~

    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幺下面会这幺有水。但是,叶滕有种预感,不能让父亲知道他刚刚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