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看戏:皇觉寺调教(woo18.vip)

    仁政殿。

    “陛下,王家女投湖了。”

    皇帝刚被侍奉着泡了汤泉,现在浑身舒泰,看着眼前的堆迭的奏章觉得头脑空空。

    听到这消息,刚打开的奏折就啪地一声合上。

    “幸而被巡夜的家丁救上来了,浑身就剩一件肚兜,家丁死死抓着她的奶子把她托上来的,如今正昏着呢。”闻喜又补充道。

    皇帝冷哼一声把奏折拍在案上,“闹成这样,如何收场?”

    “眼见状元失德,她受了刺激投湖明志而已。陛下若还愿赏花,老奴让人将她挪到皇觉寺去调教,保管王家人接触不到她。”

    想起那女人激烈的反应,外表贞静顺从,内里像野马一样不驯,征服起来很是得趣,倒是可以再尝一次。

    “嗯,你看着办吧。”

    喜公公冲下头挥了下袖子,又凑近皇上。

    “陛下,您看,朝臣们的荣辱都在您的一念之间。若是能捏着些许把柄,他们便翻不出您的掌心。”

    皇帝掀眉,等着他继续说。

    “圣祖爷在时,就有一支队伍,专门暗伺在朝臣们的屋顶上,收集他们的起居言行,防着有那不轨之心的。”闻喜舔了舔唇继续道,“老奴愿为陛下重塑这支队伍,做您手里的尖刀。”

    “你倒是「忠心」”

    闻喜跪倒在地,深深叩在皇帝靴前,“唯陛下马首是瞻。”

    皇觉寺里。

    王姝迷蒙间觉得腹下酸胀,腿间某处痛痒难耐,尿意汹涌翻腾。

    她挣扎着醒来,只看见自己下身赤裸,男人在她背后架开她的腿,一手捏着根细麻线在她的尿道口里刮弄。

    “啊…”

    她尚不知情况地惊叫起来,但浑身酸胀难以动弹。男人听到动静,只把软中带硬的细麻线更深地走进去,打着圈迅速戳动,刺得她一声哀叫,尿意更凶。

    男人一拎,长长的细线从里面扯了出来,连着一道黄色的尿液一起不受控制地射了出来。

    男人用木碗稳稳地接住了她的尿液,哗啦啦的水声落在木碗里响得清脆,渐渐变得淅淅沥沥。

    她居然在陌生男人面前尿了,还尿了这么多。

    男人不紧不慢地把盛满尿液的木碗放在她床头的桌上。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响起。男人把她放平,拿被子给她下半身盖上。

    这是一间禅房。

    “我在哪里?”王姝记得自己投了湖,有人跳下水里救她。

    “这是皇觉寺,施主已经昏迷3天了。小僧适才在帮施主排尿以免久卧伤身。”

    皇觉寺…这是天子的地盘,除了皇室,没有人有资格进来拜谒。

    皇帝…是要惩她跳湖轻生,不识天家的恩赏。

    “我可以走吗?”王姝揪着身上单薄的衣襟不安地问。

    僧人眉目细长,像含着一汪春水,低头看你像佛爱世人,却摇了摇头,说出的话荒诞残忍得像修罗:

    “陛下今夜会来。”

    “你是出家人,怎可为虎作伥…”

    “皇觉寺从圣祖爷起就只收犯了过错的女子。施主被送来此处,历一番淫劫,必能洗清罪孽。”

    “我犯了什么错,我是王家嫡女,你放了我,我爹爹是丞相,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施主婚后失贞,又舍命轻生,罪责深重,唯有圣上龙气可镇施主的阴气。”

    僧人点起一炉香,袅袅腾腾的烟气带着股檀香的气味漫上来,王姝的眼皮开始耷拉。

    “施主养养精神,今夜会很长的。”

    门外残阳如血,像处子在床榻上落下的点红,丝丝缕缕的晚霞是那处子混着血的淫液淌在床单上的流痕。

    “我佛慈悲,入你就是渡你。”

    是夜,更漏声响起。

    王姝迷蒙间听到门开的声音。

    “陛下,夫人已经清肠叁日了,后庭随时可开。”

    “开吧。”

    王姝觉得下身一凉,有人掀开了她的被子。

    她的双腿被屈着打开。

    一根冰凉的木棍架上她的腿窝,有人抓着她的双手从腿下方绕过捆到了棍上。

    阴户大张,双手被迫打开双腿的姿势令王姝不安地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她被捆在了一根僧棍上。

    白日里的那个僧人跪在她身前,双手扶在她的膝盖上,一个用力就把她的双腿连着棍一道,压到了她头的两侧。

    王姝惊叫一声,只觉脏器都被挤压到了一起,腿根酸麻,整个下面都在烛火大照的厢房内被人看了个干净。

    她勉力侧头,看到一截明黄色的衣袍走近。

    “陛下请看,现下后庭紧闭,须用香油浸润开道。”

    那僧人拿起一只木碗,里面挂靠着一根木鱼的击锤。

    那木锤的锤头如鱼,光莹雕隽,上面布满了密密匝匝的纹路,线下裹满了香油。

    “陛下请。”他把木锤递给皇帝,自己伸出手指按住她的菊穴,用力打起了圈。

    “啊…那里不能碰…”王姝大惊,那里,怎么可以…

    “夫人放松。”僧人不疾不徐地说,那小眼被一点点揉得通红,本闭合得紧紧的小口不受控制地松开了豆粒大小。

    她的大腿后侧突然被一只大手捏住,皇帝也上了床榻。

    菊穴被抵上一截硬物,前端圆钝小巧,往里进得分外容易,中后段突然胖起,上面布满了不规则的凹凸,被一记用力,捅了进去。

    “啊…那是敲木鱼的,怎么可以塞这里…”菊穴被塞入异物,忍不住收缩起来,想把它排出去,但香油的浸润让它进来得容易,前小后大的形状却导致她根本无力把这东西吐出来。

    “陛下还可以多抽动几次。”僧人熟知分寸,这才是个开始。

    皇帝见她面色绯红,额头布满了冷汗,跳河后又叁日没怎么进食的身体虚弱孱瘦,都没有御花园里挣扎的野劲儿了。

    他握着那锤柄,又往里送了一下,如愿听到女人惊弱的哀叫后,一把拔了出来,褶皱的菊眼被猛地翻开又闭上,但洞开了一指的大小缩不回去。

    厚厚地滚上一圈香油,那木鱼的锤头被男人捏着,香油太多,延了一滴落在她的菊穴上。

    “吧嗒。”菊穴瑟缩了一下。

    “不要…陛下住手…唔…”皇帝又把那锤头塞了进去,慢条斯理地任那最胖的部位卡在入口处,周围的褶皱被撑开,一张一合地在抽动,他把着手柄不让它吐出来,菊穴只好拼命收缩,主动把锤头吃进去。

    “瞧你这嘴儿,多贪吃,嗯?”

    他转动木锤,让那精致细刻的纹理在她的肠壁上反复剐蹭,王姝的腿在僧棍上来回滑动,哭逃不得。

    “我没有…陛下是贤德明君,怎可德行有失,还请就此收手…啊…”王姝还试图用君子礼教来让君王清醒。

    那根木锤被如愿抽出,她才从刚才激烈的刺激和胀痛里缓和过来,急促的呼吸着。

    “这样有些慢啊…”那后庭只开了一指,塞个指节估计都要被吃得死死地。

    皇帝恶意地看着眼前紧紧闭合住的阴户,白嫩丰厚的唇肉鼓胀,那夜御花园里太黑,倒是没有好好看看。

    手上的木锤像是落歪了,正正敲在了肉穴上,把白嫩的唇肉砸开,准准地打在了阴蒂上。

    “啊…”王姝痛呼,那精致的小木锤份量十足,丝毫未停地被帝王像敲木鱼一样,一下一下敲在那颗蒂珠上,把肉珠砸得红肿一片。

    “小僧的木鱼陛下或可一用。”

    那僧人从腰间掏出一根大号的木鱼锤,棍身足有成年男人的叁指粗,锤头最胖的地方比皇帝自己的龟头还要大一些。

    这跟木鱼锤常年被摩挲,已是油亮光滑。

    “不行的,别用那个…”王姝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木碗太浅,香油都不够裹住这锤头。

    “王氏,你的穴深,不如用你的穴来润一下这木锤吧。”

    木碗凑近,碗沿抵开穴肉的一边,香油漱漱地要往里去,但穴里的肉紧密贴合,香油溢在入口处,没咽住流了肚腹和后庭一身的油。

    “呀,浪费了,那你只好多出点水补上了。”

    那卵蛋大的锤头坚硬无比,光滑油亮,一点点往她腿间入了进去。

    刚进了个头,王姝就使劲收紧了自己去抵抗。“陛下,你这是对佛门不敬…啊嗯…”皇帝捏住她红肿的蒂珠,上下拎动,剧烈的快感伴随着疼痛强制让穴肉收缩了起来。

    那木锤就顺着她的抽搐被塞了进来,饱满鼓胀撑得她一下子哽住,甬道牢牢裹着它,生怕喘息大一点都会不慎把它挤得更深。

    “那就用你的淫液把这里洗干净吧…”

    皇帝拉着木锤来回抽动起来,层层蜜肉被那一点点香油润滑还不够,涩涩地由着这陌生的入侵物来回挞伐。

    木锤冰冷,而她的穴滚烫,只能用穴肉去温暖这死物,吞吃得越发努力,那尖头又往里一挺,直直打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点上,她哑声抽动着就上了高潮。

    那锤头被塞回来再次击上她的敏感点,死死抵着打圈,王姝被刺激得大声哭叫,形象全然不顾,高潮的时候甚至喷出了一股清液。

    “啵。”地一声,那木锤被抽了出来,锤头和棍身上裹满了不同于香油的清亮液体,粘稠幽香。

    他把木锤抵上后庭,一点点在菊眼打圈。

    这个女人被他困在皇觉寺,她的丈夫被自己打了个半死,她的父亲还全然不知女儿的遭遇,这几天只顾着上奏弹劾他的政敌。

    真想让那老东西看看她女儿现在的样子啊…

    不顾菊穴的紧缩,他用力把沾满淫液的锤头挤了进去,女子无助地痛喊,褶皱崩到极致近乎透明。

    “差不多了吧?”女人像被串在了木棍上的家畜,等着主人的屠宰令。

    那个僧人在她菊穴里转动抽拔了一下那木锤,换了女子敏感的哀叫。

    “陛下请。”把那物抽了出来,菊穴洞开了一个大口。

    皇帝扶着他的龙根,轻松就进了那个原来闭合得紧紧的后庭。

    不同于前穴的潮热湿黏层层皱褶,后庭里丝绒绵密,光滑无阻碍,只有菊眼处紧紧箍着他的根,每次抽插都能有巨大的挤压感。

    “好胀…啊…肚子好难受…”世家贵女的骄傲丢了个干净,只觉那硬物热烫,挤进了她细瘦的肠道,残忍地顶撞她的肚腹。

    她觉得后面酥麻一片,巨大的物胀得唯恐下一秒后庭撕裂。

    皇帝撑在她身上,细细端详她的表情,她痛苦的眉眼似乎很大程度地取悦到了他。

    菊穴没有高潮和敏感点,每一次抽插都在活活拉割她的皮肉。

    皇帝对开后庭只是好奇,在里面驰骋了一会儿就失了兴致,草草射了,少了肉穴收缩的刺激,这股精也只是断断续续地出在了她的里面。

    龙根萎顿着退了出来,那股子白浊被扣在菊穴里,像是蜡烛含泪,汪汪的一口,将落不落。

    他指了床榻那根沾满淫液的木锤说:“把这送去丞相府,要王振鑫亲手接。”

    王姝被从僧棍上解下来,腿根酸胀欲裂,手腕勒出红肿一片,肚中翻搅,后庭狼藉、内里灼痛。

    她好想回家。

    “陛下,求您高抬贵手,放臣女回去…”

    她虚弱地趴伏着,在床沿处用手不安地揪动着薄被。

    男人恶劣地一笑:“既你敬重佛门,不若留下来终生侍奉这些僧人吧。”——

    彩蛋:被家丁从湖里救上来,湿身赤裸遭众奴「施救」

    王二喜是两个月前跟着王大小姐一道进状元府的家丁。

    他也是喜公公放在王家的眼线。

    这日喜公公来信让他盯死王大小姐的一举一动。

    夜里,他看到王大小姐形容狼狈地和状元从轿子里下来。

    下人们得知状元府倒了开始四散抢钱跑路,一片混乱里,他看到王大小姐一个人往后院深处走去,立即跟了上去。

    才追上她的背影,就见她直挺挺地往湖里跳了下去。

    王二喜立刻脱下短褂,蹬掉布鞋也跳了下去。也是他运气好,往湖水深处刚划拉了两下,手就摸到了一只绵软圆球,那是大小姐的奶子。

    王姝欲求短见,哪肯让人救,拼命在水里推他。二喜在水里也憋得难受,失了耐性,蒲扇一样的大手在水里扇了她一巴掌。

    王姝失了意识,开始往下沉。

    二喜托着她的腰想把人往上抬,但宫装灌了水重得很,他索性把王姝的衣襟拉开,任由宫装从她肩头滑落,顺着他往上游沉下去。

    绸裤也被他抽了带子,没想到大小姐亵裤也不紧,整个下半身的衣物也被水流冲没了。

    二喜一抬头,抓着王姝的奶子冒出了水面。

    “来人啊!夫人落水了!”要在水中托着全无意识的人实在重得很,他靠自己也拉不上去。

    四散奔逃的家丁们看到自家夫人浑身湿透,仅剩胸前还挂着料子、胸前鼓胀被一只粗黑的手牢牢抓住,纷纷停了下来。

    有人掐着夫人的腋窝把她从水里提了起来,水下赤裸无物的下身露在众人眼前,大家都窒住了。

    二喜一个用力也从水里爬了出来,开始挤压大小姐的胸乳,刚把手按下去,那两个大奶就从紧贴的湿衣中弹了出来。

    家丁们围成一圈看他救人,刚按了两下,王姝就呛咳了水出来,但是只发出了几声无意识地低吟,并没有醒来。

    “诶,你这么救人不对,我老家是用嘴吹的。”人群里走出来一个长脸家丁把二喜挤走,一手捏住王姝的鼻子,一手捏开她的下巴,嘴对嘴就埋了下去。

    只见他光是和夫人的柔软的嘴唇来回磨蹭、唇肉相抵就是好一会儿,才吹了两口气灌进去,就连着那粗后的舌头一起伸到了她的嘴里,勾着那丁香小舌一起啧啧作响,把唇肉也包进了嘴里舔吃。

    另一个家丁见他开始占便宜,也不甘心地说,“我们家也是用嘴吹的,就是不吹这儿。”说着就蹲下把王姝赤裸的腿屈起分开,那被皇帝肏得软烂殷红、蒂珠肿胀的小穴被暴露在人前。

    他埋下头,一嘴就包住整张阴户,也装模作样地往里吹了口气,热流挤入,酥胀的感觉让王姝无意识地抽动了一下。

    这下大为刺激了那家丁,他也开始肆无忌惮地舔吃起夫人的小穴,那穴大张着欢迎他,带着股湖水的咸腥味。

    他一手一边把肥厚的阴唇向两边扯开,向上吃蒂珠饱实弹牙,向里探洞内潮湿软绵,稍微吃了两口就穴里就吐了和湖水不同的湿黏水液在他脸上。

    “我们那儿也有靠捏穴位救人的。”又一个家丁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那两个奶子,大拇指用力把红肿的乳头往乳肉里摁进去,王姝在昏迷中痛吟了一记,只换来更深的掐弄。

    “夫人,小的们这是在救你呢。”

    那手肆无忌惮地捏抓起府里主母的奶子,尊贵的女主人现在像只破布偶一样没了意识地任由下人们亵玩。

    “那这是不是也是「穴」位呀,哈哈!”一个家丁伸手笔直地捅进了她外翻洞开的穴里,咕叽咕叽地搅弄了起来,看着主母下意识地抽动双腿,让他更得意地用手打起桩来。

    其他家丁们也懒得找借口,一哄而上,这个去吃她的脚趾,那个去顶她的膝窝,有的去舔她的耳道,有的甚至去挖她的菊眼,还有人抓了她的手去撸自己的阳具。

    直到晨光熹微,才有管家发现她,家丁们早散开了去。

    剩下她脖子上挂着卷作一团的兜衣,身上被射了不少白精,下身洞开殷红的里肉外翻沾满了口水和淫液,也不知有没有人偷偷肏过。

    追·更:po18s𝓕。cᴏm(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