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待宰的羔羊落了单。

    厉骞想得很简单。

    他可不认识任何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从十几岁性成熟开始懂得欣赏异性轻柔的美妙时,一直就信奉智慧是她们最上乘的魅力。

    何况如今美容整形技术日益精进,那些廉价又雷同的皮囊向来易复制,美丽在当今社会已经不是稀缺资源,既然不是特权那就缺乏卖点,便绝对不能轻易诱惑到他。

    厉骞读书用功,天资聪慧,在母亲的苛责下,高中压缩两年,本硕又跳了一级。

    那时厉骞才二十叁岁,自己还年轻,也有天生颜,真正活成了什么都不缺的态度,就也不是很喜欢没品地玩弄失足少女。

    当然,也不是说厉骞圈子多干净,他朋友中确实不乏很多喜欢玩儿学生和嫩模的。

    他们自诩还和那种骨子里刻着暴发户的穷酸男人不同,他们这圈子内不喜用强,用强向来是外强中干人的恶趣味。

    要有多么缺失男性尊严,才会以欺凌弱小强奸儿童为自己作势?

    他们更中意徐徐诱之,带去游艇,搭乘几次私人飞机,再买几个在他们看来一文不值的包,都不用给钱,能换来白日宣淫,晚上痛痛快快地当当“爸爸”。

    只不过,厉骞从来还没饿到过那个份儿上,历来交往的,暧昧的,扑上来没推开的,都更偏向于高知女性那一挂。

    换句话说,他喜欢成熟姐姐。

    而且,姐姐们的自尊心不允许她们自降身价过多纠缠,甚至分手时都不需要他多费口舌百般安抚。

    多妙啊。

    在车上小憩了一会儿,下车时正巧赶上老先生所谓的“故人”上台表演。

    粉紫色的地毯上厉骞信步闲庭,刚解开西装纽扣在观众席落坐,一旁的秘书就附耳过来小声念着自己的背景调查。

    汉诺威音乐学院,正经的艺术大学,世界排名第五,在钢琴界不必哈佛商学院要低级多少。他们可能真的不太需要员工亲自出去拉商业赞助。

    而这位老先生确实是这里的钢琴教授,而他两年来最出色的弟子,是厉骞的“故人”没错。

    但此故人非彼故人,大概是语言体系两重的隔阂,他指的“故”可能是故土,因为这位异常年轻的女学生是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好像还小有名气,上过不少蓟城本地的新闻。

    秘书还在喋喋不休,整个舞台已经重新从昏暗变得异常璀璨。

    十九岁的汤曼青坐在黑檀木的施坦威跟前,着一身月白塔夫绸的吊带长裙,只露出一面侧影而已,却比闪闪发光的舞台和价值百万的钢琴还要瑰丽。

    秘书的话好像飘远了,独弹的协奏曲,可是汤曼青一个人,一双手,从第一个音节开始,就能准确地撑起整场氛围的基调。

    轻柔到浓烈,迟缓到疯狂,摇摆的身体像海上飓风中的单薄白鸟。

    不是厉骞听过的任何曲子,可就是让他一颗心跟着她的指尖起起伏伏,被钢丝收紧再被羽毛轻抚。

    周围的观众都消失,厉骞醉酒的热意邹然冷却。

    不好形容那种内心安定的感觉,好像做了一场冒险而胆大的梦。

    缓缓醒来时,感官像退潮的水冲击着四肢百骸,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不真实,而聚光灯下皮相乖巧又美丽的钢琴家,就是他的缪斯女神。

    老先生说的没错,那天晚上厉骞确实见识到了真正的艺术。

    十二分高雅的东西,岂能是那些他朋友们可以花小钱能买来的俗物。

    但这艺术品不是旁的,在他一介商人眼里,是汤曼青本人。

    当然,那时候厉骞还不知道感动到他的曲子,是汤曼青专门为自己的青梅竹马而创作的。

    怪就怪造化弄人。

    不巧,那天邵怀玉因为半工半读的关系并不在场,没有骑士守护,汤曼青这只待宰的羔羊落了单。

    圈子里达官贵人们谁也料不到,厉骞的性取向,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熟女变成了少女。

    原创首发&lt;a href=&quot;<a href=".po18.tw/books/736697&quot;" target="_blank">.po18.tw/books/736697&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po18.tw/books/736697&lt;/a&gt;" target="_blank">.po18.tw/books/736697&lt;/a&gt;</a>微博@喜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