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寂静的夜晚,路上来来往往路过一两个学生,冷清得不得了。

    谁也想不到现在有一个漂亮的黑发青年正装作普通女高中生的样子混在这个寂静的校园里。

    没有针对性的视线,杀意隐藏的完美,只有爱丽西娅清楚,那个有名的杀手在右后方那个走廊处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正如同她所想,伊路米确实正在注视着她,寻找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和场所将她一击必杀。

    他伪装得非常自然,穿着提前准备好的校服,顶着一张普通的女学生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默默看着那个抱着两瓶巧克力牛奶的少女 。

    根据资料上所述,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少女,虽然是黑帮的女儿,但是却并没有那么受宠,身体也脆弱得不堪一击,货真价实的普通人。

    之所以请了揍敌客来暗杀,是因为这所学院管理过于森严,一般的杀手连进来的本事都没有,只要气息稍有泄露,就会被隐藏在学院的念能力者杀掉。

    不过这对伊路米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这单可以称得上相对轻松,当然,价格也是非常高昂的。

    只是看到了那个宛如人偶一般的少女时,原本看待任物对象直接当成死人的伊路米,有了奇怪的悸动。

    并没有什么想要手下留情的想法,也没有凭空生出喜欢,就是单纯的感觉到那个人很特别的,像是发光一样。

    她的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质,显眼又干净,带着浓浓的无害和圣洁的味道,在身处黑暗世界的人眼中异常耀眼。

    夜晚的路上并没有多少人,但是每个人路过她的时候,都会迫不及待的和她打招呼,又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热情作出一副平淡的样子,唯恐惊吓到了她。

    这种待遇爱丽西娅早就见惯不惯了,每一个人她都会耐心地打招呼,即使知道自己斜后方的阴影处站着一个杀手,她也没有半点慌张。

    “晚上好,爱丽西娅学妹。”

    “晚上好爱丽西娅前辈,太巧了。”

    十分钟的路程,来来往往十几个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是不认识她的,让伊路米见证了校园偶像的魅力。

    也是因为爱丽的知名度,让他迟迟无法下手。

    总算人都走完了,前面也不会再有人过来,眼看着爱丽西娅要走到监控死角,伊路米露出了自己的钉子蠢蠢欲动。

    “嗡——”

    就在他想要动作的时候,紧急联络的手机轻微震动了一下。

    空洞的黑色大眼睛眨了眨,看不出丝毫的不耐烦,停顿了一秒后利落地从衣服里面拿出了手机。

    顾客的来信?

    微弱的手机灯光照亮了伊路米那双黑得渗人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一张格外惊悚的照片。

    黑发的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她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女性校服,太阳穴有一个暗红的小口,头上的鲜血流到了雪白的地毯上,怎么看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且在她的胸口部位,还很贴心的附上了少女的身份证件,带照片的那种。

    最上面姓名处大大的‘萨莉·杰诺卡’让他明确的认识到这就是自己的雇主。

    ……这个幕后黑手,贴心的很让人讨厌。

    这种莫名的猖狂,还有一切尽在‘他’掌控中的感觉,让操作系的伊路米呆滞了一秒,本来心情还不错的他一瞬间心情就不美妙了。

    他抬头看向了远处的爱丽西娅,抿了抿嘴角。

    是那个女孩的家族知道了暗杀的事情,所以杀掉了客人然后用客人的手机发的照片过来吗。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伊路米小声喃喃道。

    最困难进入的学院都进了,结果最后最简单的一步时,客人居然死掉了?

    订金只是这单一半的费用,但是他可是差不多都要把这单都做完了,还真是亏大了。

    “算了,回去吧。”

    任务才是最要紧的,只要没杀人,就不算真正的亏死。

    然而就在伊路米还没有来得及关掉手机平息自己的不满时,学院突然传出一阵阵急促的警报铃。

    铃声极其刺耳,能让人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啊嘞,警报?”爱丽西娅停下来脚步。

    知道还有观众的她露出一副疑惑又惊讶的模样,侧过身似乎想往走廊里面跑。

    到点了,就如她预料的时间一样。

    在十分钟前,萨莉的室友应该就已经看到了‘萨莉’留在客厅里的手机上的信息了。

    那是一封告别信,信上描述了卢来昂的种种暴力行为,附上了她身体各个部位的受到虐待的痕迹,句里句外都描述了她的绝望还有对卢来昂的憎恨。

    句子末尾总结了她已经无法忍耐卢来昂,要离开这个学校,并且,有着严重的轻生想法。

    照片是爱丽西娅杀掉她后,乘着她身体还没有出现任何死后的僵化问题摆拍的。

    揭开萨莉的衣服时,饶是爱丽也吃了一惊。

    她之前从吉娜那里得知萨莉受到虐待的时候以为只是单纯的鞭打或者殴打,但是看了未来日记之后就知道不仅仅是如此。

    日记上呆板的文字和视觉上带来的冲击感是完全不同的。

    鞭伤和淤青只是一部分,更可怕的是她的身上居然有烙印。

    不同形状的甚至带有侮辱性词汇的烙印,有的烙在腹部,有的在后腰,甚至娇嫩的大腿内侧都没有放过。

    那个国家难道还重男轻女?不知道萨莉身世的爱丽西娅很是震惊。

    如果萨莉是真正的杰诺卡家的嫡小姐,卢来昂也不至于这样对待她,就算是猖狂至此的三王子卢来昂头脑也没有那么愚蠢的。

    萨莉一直以为杰诺卡家隐瞒她的身份瞒得很好,受虐待仅仅是王子恶劣的性格问题。

    其实她不是大臣的贵族妻子诞下的女儿,而是女仆诞下的孩子的事情,早就被安娜王妃的探子知道了。

    杰诺卡家也知道安娜王妃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双方都心知肚明,却从来不会摆在明面上说。

    因为他们家确实没有嫡出的女儿,联姻又必须得联姻,卢来昂只能把气发泄在萨莉身上。

    他是马利希王国身份最高贵的王子,却要娶一个流着肮脏血脉的女仆之女,如此的屈辱,绝对不可能轻易消火。

    安娜王妃和杰诺卡家知道他对萨莉的种种行为,觉得委屈了他,也厌恶着这个不满意的肮脏血脉的未来儿媳,自然也不会去劝阻。

    然而这几年,安娜王妃的势力几乎占据了马利希的半边天,杰诺卡家仅仅是锦上添花,已经没有那么必要了,加上卢来昂对爱丽西娅的痴迷,才有了退婚一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萨莉的室友看到告别信之后,肯定会立马告诉学校,学校就算找遍了监控也不可能找到一丝一毫的线索,就算封闭了学校也不可能找到萨莉或者犯人的她。

    爱丽西娅留下萨莉受虐待的证据,也不是为了萨莉,而是因为这样暴露了卢来昂的丑事,那个高傲又爱面子的王子殿下绝对不会任由着学院来处理这件事情。

    那些虐待的证据会被他暗地里压下去,杰诺卡家族也不敢再细查揍敌客家暗杀她的事情。

    就算萨莉的遗物那里有自己的资料,也只会激起痴迷着自己的卢来昂的怒火,最后官方上报道的大概就是以萨莉·杰诺卡回国为事件的结局。

    真的是happy  end呢!

    这么一想,连刺耳的警报声在她耳朵里都变得悦耳起来,脸上温柔的表情越发的真诚。

    伊路米站在那里,此时这条路上只有他和那个前任务对象,他有些迷茫的抬起头,也不清楚这个刺耳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意思。

    路中央的少女回过头时正巧和他对视上了,她那双清澈宛如宝石的眼睛微微睁大,似乎有点惊讶他为什么站在那里不动,步伐加快地朝着他跑来。

    ——过来了。

    爱丽西娅微喘了两口气,抬起头和他对视。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快点离开这里哦。”这个揍敌客家的杀手被发现的话,自己也会很麻烦。

    伊路米想到因为她让自己做的白工心情就很不美妙了,不过因为对于突如其来的警报铃他也挺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所以开了口。

    他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接过了爱丽的话题。

    “去哪儿。”

    “唉,不知道吗…难道你是转校生?总之刚刚最高警报响起了,大概是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了,得快点回到寝室才行。”

    穿着校服的黑发少女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眼里闪过一丝迷茫,还没有说话,就被爱丽西娅一把抓住了手腕。

    “没办法,先离开这里。”

    少女的动作并不是很敏锐,握着伊路米的手非常柔软,他没有挣脱她的动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就这样任由着被她牵着离开。

    伊路米的身高太起眼了,一般人对女性提防心会下降,所以他特意把自己的身高调节得和爱丽西娅所差无几,看上去就是一个略微可爱的普通少女。

    他的位置一转过头正好就能够看到爱丽西娅的侧脸。

    她长长的睫毛就像小刷子一般,伊路米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清楚的,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实在精致得不似人类。

    爱丽西娅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也转过头。

    “累了吗,稍微忍耐一下,这边。”

    他自然不会累,这样缓慢的速度就算跑上一天一夜他都不会感觉到劳累,倒是这个女人,真奇怪呢,明明自己累得不得了,还有力气来拉扯他。

    不过要是她早点死掉的话,自己这单就不会这么亏了。

    从手心传过来的温度和柔软让他生起到了一丝奇异的感觉。弱小,脆弱,似乎只要自己稍微一用力,这双漂亮的手就会像捏豆腐一样被捏烂掉。

    少女用钥匙打开门,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把一匹真正危险的大灰狼牵着带回了家。

    “总算回寝室了,先进来吧,同学。”

    ※※※※※※※※※※※※※※※※※※※※

    终于有榜啦

    文笔过于小白,好想一直改。

    感谢在20201209 20:48:04~20201210 20:31: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崽崽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