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崩人设

    秋雨连绵,床头屋漏。林落摸黑起来寻找到一个碗放在床头接水,然后把桌案移开避免书本被打湿,看着窗外漆黑阴暗的雨夜,感受着周身潮湿阴冷的气息,他睡意全无,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镇国公府。国公府遭难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雨夜。

    他的父亲忽然把他的母亲和他赶了出去,扔给她一纸休书,让她带着林落走人。

    从那以后,齐氏便带着他辗转流离,四处躲藏,后来等风声过了,便回了老家。

    他在流亡中争分夺秒的跟母亲学习,那些诗书经典被齐氏记在脑海里,她一句一句的背给他,然后在干净的泥地上用草根画地来教他写字。

    后来在这破瓦房里安了身,她便每日每夜的刺绣,维持生计之余,节衣缩食的给他买书本和笔墨。

    林落喝了一口冷水,从腔子里到手指都冰冷起来。他需要让自己记住这冷意,记住今日之苦难,来日必将千百倍的奉还。他的神情更加阴暗,只剩一双眸子在暗室中粼粼闪光。

    可是,他正在脑海里默默的回忆白日学过的知识,却忽然听到屋顶上嗒的一声,然后屋里就没有再落水了,难道雨停了吗?可是抬头看,窗外仍然是风摇雨落,除了隐约有落叶随风,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

    “只要我帮他不被他发现,就不算崩人设。”

    荣烛有了这个想法就迫不及待想要实践一番。次日一早她就悄悄溜到了林家小瓦房。林落不在,荣烛刚刚在阁楼上看到他提着桶去打水了,刚下过雨,近处的浅水源会变浑浊,他如果到河涧中去取干净的水,用的时间会比较久。

    潮湿的小屋里寂静无声,齐氏躺在床上艰难的喘息,她的脸上还有不正常的潮红,荣烛伸手试了一下,烫得吓人。她发烧了。

    荣烛原本是想偷偷在这里放点钱,但眼瞧着齐氏这么难受却顾不得许多,立即又跑回了家里拿药。沈府里有常用的风寒散剂,冲上一副喝一碗,见效很快。

    她佯装咳嗽着叫来了丫鬟小红,让她冲一碗温热的九味驱寒汤来。

    “要热热的,对了,小心些,别叫人知道。”

    她因为昨夜并没睡好的缘故,嗓子确实有些干哑,小红也没有怀疑。

    待她把汤药送来,荣烛又把人支开,把药碗放进食盒里小心翼翼的提着,快而稳的跑回小瓦房。

    齐氏还在半晕迷状态,荣烛把人扶起来,背后靠个枕头,把药喂给她喝,直到一碗汤药都喂完,她才松了口气。

    这房间太潮冷了,荣烛才呆了一小会儿就冻得直搓手,齐氏身上盖的被子还带着潮气,这怎么能行呢?

    荣烛心里更加难受。又在外面的棚子里捡了一些干柴棒,拢了一个炭盆,做完这些事情,她才浑身轻松,仿佛洗了个热水澡,多日以来的压抑和憋屈得到了释放,整个人神清气爽。

    回到家里,沈府已经备好了早饭,鲫鱼豆腐汤开胃又可口,她痛喝了两大碗,还吃了两个小肉包子。

    沈夫人乐得不行,“前一段时间一直不好好吃东西,我都打算换个厨子了,今儿可好,终于见你有了胃口。”

    荣烛忙点点头:“娘亲不用担心,天气凉快了人就有胃口了,对了,这鲫鱼豆腐汤厨房里还有吗?”

    “有,应该还有半锅呢。”

    荣烛点了点头等到一家人吃完饭,她又去厨房让厨娘大嫂给自己装了一碗,但是她自己却没有喝而是再次从后门溜过去,准备送给齐氏。

    也不知道林落挑水什么时候才回来,等回来再做饭,齐氏什么时候才能吃进肚里呢?生病了又喝了药,要补充营养才能好的快嘛。

    荣烛这样想着开开心心的把汤送过去。林落随时可能会回来,她把那碗汤放在桌子上的空盆里,自己带着空碗赶紧离开。

    果然,不一会儿林落就回来了,小小少年用榉木桶提着一桶水稳步走进来,那一桶水还是挺重的,他白皙细瘦的手腕绷出了青筋,手指也因过度用力而发白,但他面上神情却丝毫不显,那步子也稳稳的,身形依旧笔直。

    他迈步进屋把水倒进锅子里,炉灶加火烧开,又去米缸里刮了缸底,攒出米来煮粥。一切准备好,他又去看自己的母亲,准备给她喂点热水,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娘亲的情况好像好了一点,她没有于睡梦中蹙着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呼吸安稳,睡得相当踏实。他伸出手来摸了摸额头,连温度也褪下去了一些。

    娘亲身上盖的被子上似乎有点黄褐色斑痕,他凑近了仔细看,又轻轻嗅了嗅,发现一股药味。

    娘亲刚刚吃了药吗?

    偏在这个时候,他又闻到一股香味,是饭菜的味道。

    他下意识的扭头望向桌子,发现桌子上的小盆子倒盖着,他明明记得他离开的时候,把盆子正常放置的。

    怀着疑惑,他走过去拿起了小盆,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到了,那盆子下倒扣着的赫然是一碗喷香的,还冒着热气的鱼汤。

    若说齐氏去找了大夫还有可能,但她绝对没有精力再做出这样一碗鱼汤了。会是谁呢,这么好心,还是什么新样的恶作剧?林落看着美味的热粥,迟疑半晌,还是拿起勺子尝了一口,这一尝,他的眼睛立即亮了。

    等了一会儿,确认自己身体没有任何异样,这鱼汤确实没有问题,兴奋的唤醒了齐氏:“娘亲,我喂你喝汤。”

    齐氏觉得自己身体似乎轻快了一些,也没有头痛脑胀的不适。

    “我已经尝过了,没有问题,味道好极了。”

    “哪里来的鱼汤呢?”

    林落愣了一下,道:“我回来的时候,它就在桌子上了,看上去就是送给我们的,但我并没有看到是谁送的。”

    齐氏想了一想,笑道:“应该是哪个好心人吧,这世上终究还是善良仗义的好人多些。”

    荣烛做这些事,始终没有受到系统任何警告和惩罚,顿时放下了心,斗志满满,做好了双线作战的准备。

    林落虽然是个孩子,却要每日外出用母亲的绣品换粮食或者自己捕鱼,维持生计,而荣烛就趁这时候,偷偷的溜进瓦房里,趁着齐氏不备,在屋子里留着汤药或美食。

    这天林落跟往日一样去河边摸鱼,日暮归来,照样提着一只桶,但桶里却没有鱼,只有一只大田螺。他今天没有捉到鱼,原本想着好歹摸几条泥鳅炖汤的,但现在泥鳅都变狡猾了,他掏摸了半天,只找到一个田螺。

    少年的脸上难掩抑郁之色,走进屋子却看到那掉漆的小方桌上摆着一碗红烧肉,还有一碗薏米山药粥。

    这绝对不是齐氏做的,因为自己家里根本不会出钱买肉与薏米。

    林落陷入了沉思……

    那天收到鱼粥后,他以为这件事就此了了,却没料到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几天,屋子里总会是不是出现一些食物,有一次桌子上甚至摆放了一只完整的烧鸡。

    会是谁呢?百思不得其解。

    齐氏看着孩子迷茫的模样,有心为他开解疑惑却做不到,视线一转,看到那只田螺,便随口说了田螺姑娘的故事。

    “田螺里的精灵仰慕书生的才学和人品,所以暗中赠饭赠银多加护持……所以,举头三尺有神灵,那些心智美好,人品高卓的人,冥冥之中自然会受到眷顾。当年的书生遇到了从田螺里冒出来的精灵,大约我们今天也遇到了。”

    林落微微皱眉,显然是不太信。他早早读书,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正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这田螺姑娘的故事,别的穷书生大约喜闻乐见,但他半个字都不会听进心里。

    他转个身就把田螺扔到了屋角。

    原本觉得花样挺好看的,可以拿来让娘亲解解闷儿,结果引得她说了这么一篇子没头没尾的话,那干脆不要了。

    但他着实好奇是谁在帮他,又好奇既然要帮他,又为何不愿见人。

    于是,在第二日,他表面上像往常一样外出了,实际上却是绕了一圈,又从后街回来,就藏在自家屋后,准备暗中观察。

    林落这样做,倒不是单纯的好奇心作祟,他已经决定了发现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并不声张——好心人不愿意正面出现,那他可以装作不知道。但真相是一定要弄清楚的,否则将来报恩回馈之日,又去找谁呢。

    沈家大宅里,荣烛正悄悄的往自己怀里藏一张肉饼,纱窗下两个丫鬟说说笑笑的走过来,她赶紧往下一缩,把自己藏起来。

    “小姐最近这段时间都是吃两份饭的,陪着老爷夫人用完了,还要自己去厨房领一份,说是拿回房间吃了。”

    “嗨,小姐正长身体的嘛,想吃就吃了。不过为何不再餐桌上吃饱呢?”

    “大约是不好意思?女孩子嘛,总不想在人前表现的自己饭量很大,像只饭桶一样。”

    荣·饭桶·烛默默汗颜。

    但行动上却依然故我,去厨房再领一份饭,小篮子一装,往林落家里送。

    这段时间药吃得及时,饭也吃得好,齐氏眼看着身体就好了,荣烛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想想她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绣花养家,林落不用去河沟里摸鱼,荣烛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这么小的孩子为了填报肚子,照顾母亲,天天泡在冷水里捉鱼,荣烛每次见到那画面都心酸的很。若是在现代社会,可能还有义务教育贫困补助帮扶着,这在古代大约只能靠命了。

    所以,感谢你命里有我——

    荣烛有点小得意。

    今天她照例偷偷摸摸开开心心的把汤送过去,结果刚进了大门就听到了系统尖锐的电子音。“崩人设警告,崩人设警告!”

    荣烛一惊转身就走。崩人设是因为她这个“反派”做了不合反派定位的事情,并被男主发现了。可她明明站在阁楼上观察着,林落走远了,她才过来的。

    荣烛来不及多想,飞快的退了回去。

    林落蹲在屋后守了一天,却一无所获,心里却狐疑,前几天明明都来了的,怎么偏偏今儿他要瞧瞧,那人就不来了?难道他发现自己了?不可能啊,林落自付很擅长隐蔽——他和娘亲亡命途中,他无数次靠这个技能躲开官兵搜捕。连朝廷的专业人员都发现不了,还有谁能发现。

    难道真得是神灵?

    林落吃着碗里的白粥有些心不在焉。接下来,他又坚守了三天,可这三天好心人都没有出现。

    大约是看到我娘亲病好了,家中度过了难关,所以就不再暗中接济了吧。这个时候的林落,依然没有把思维往怪力乱神上转移。

    但他刚放弃了寻根揪底暗中观察的念头,“好心人”就再次出现了。

    屋里桌子上又出现熟悉的一幕——反盖着扣在桌子上的小盆。拿起小盆,下面是热腾腾的饭菜,甚至有肉有蛋。

    这下子林落想不多想都难了,难道真的是田螺姑娘?不然什么人能这么准确的把握他的心思和动向呢?

    他犹豫片刻,又从屋角把准备丢弃的田螺捡回来,放进了水缸的清水里。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走到水缸边,水缸里的水便开始咕嘟嘟冒泡,然后从底部浮现一个小小的光团,那光团越靠近水面便越大,长成了一个仙女的模样。林落吓了一跳,啪的一声,把水缸盖严严实实的盖上。

    他从梦中醒来,惊坐而起,看着窗外的黑夜缄默不语。

    难道真得有什么田螺姑娘?不,不是的,大约就是个做好事不愿留名,又比他强出太多的好心人罢了。

    林落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对这神秘人心存感激,只是本能的不太喜欢被人这样暗搓搓的照顾——仿佛帮助他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心思复杂的林落在黎明时分才又睡过去,只这一次便睡迟了。

    荣烛在阁楼上等了一会儿没有发现林落,只当他今日提早出门了——她再想不到刻苦坚韧的男主会睡迟,所以又提着饭菜来到林家。

    系统以“男主有没有发现,会不会发现”作为崩人设的依据。林落在睡梦中,自然不会发现,所以系统没有给出警告。但它不知道林落会那样警觉,只消一点点异样的动静,就清醒了。

    其后果就是荣烛刚踏进院门就惊醒了林落,然后被抓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