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羽化白莲

    车把式请了大夫来给荣烛号脉,大夫说了“气滞血瘀”等话,又开了药方给她吃,这下子师娘也不放心她走了,硬是要让她在这里多住两天。

    “要保持心情愉快,不要多添烦恼啊。”

    荣烛看着一大碗乌漆嘛黑的药,欲哭无泪,这还怎么愉快的了?!而且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心绪烦忧的,只要她还得背着反派人设,还在这个世界伤害男主,就不可能开心起来,中药什么的,治标不治本啦……还这么苦。

    荣烛悄悄把药碗放在了一边。

    “小姐,你得赶紧把药喝了,这样才能好起来。”

    荣烛摇头,戏精附体,一副哀怨不胜凄凄切切的模样:“我的病不是药可以治得好的。”特别脆弱,特别绝望,仿佛下一刻就一缕芳魂随风散了。

    林落一直在外面等着,眼瞧那车把式显然不大会哄人,一碗药都快放凉了还喝不下去,轻轻一啧,撩开衣袍走了进来,他手中端着一份蜜饯果子,又让车把式去寻一碗清水预备漱口,然后自己走到荣烛身边坐下。

    “姐姐,吃药吧。”

    他用那双长得很好看的手轻轻捧着药碗,蹲在她面前专注而温和的看着她。

    那长长的睫毛下温润澄澈的眼神就像冬日的黎明,一副“喝吧,喝下去就好了,一了百了”的纯净光芒,神圣到仿佛能把人就地度化。

    这又是哪门子剧本?从方才起荣烛就觉得林落的反应不大对劲儿,她激灵灵的一个哆嗦,瞬间想到金莲捧着□□美艳如莲:“大郎,该吃药了。”

    啧,荣烛汗毛翘起,劈手就打翻了药碗,黑褐色的药汁洒了一地,还溅到了林落的衣摆上。

    “滴,恭喜宿主,伤害值加20……”

    “快闭嘴吧,再恭喜我就能原地升天了。”

    荣烛呆呆的看着林落,少年也茫然而委屈的看着她,荣烛这才发现林落竟然长了一双杏眼,当他柔软下来的时候,便朦胧婆娑仿佛蕴含着一帘江南烟雨,特别清纯,特别无辜。荣烛看着看着,硬是产生了罪恶感,差点把持不住马上给他道歉。

    好家伙,被这双眼睛看得差点又崩一次人设。

    林落却只是拿出手帕,就是刚才蒙她眼睛的那条,荣烛下意识的想躲,林落却拿起她的手指把上面的药汁擦干净,然后从墙角的药炉里重新倒了一碗汤药端了过来。

    “药还是要吃的,你可以生我的气,但要只好了病,才能继续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嘛。”

    少年身姿清瘦而形貌昳丽,轻声细语,温柔哄劝的时候,特别有种细雨白莲的风流气韵,看得荣烛舌尖发麻,嘴角抽搐,哪怕这真是一碗□□也得舍命喝下去。

    “姐姐,我知道你还在讨厌我,但是没关系的,你把药吃完我就走了,好不好?”

    那委屈巴巴强忍悲痛的模样像极了被夺走小鱼干的奶猫,这谁顶得住?!荣烛怀疑自己的人设没崩掉,男主自己先把人设给崩掉了。她拿起药碗,含着热泪一饮而尽。“好了,我喝完了!”

    赶紧把你这副表情收起来,搞得我好像是个大恶人一样。

    但是,她还真就是个恶人!要给人家造成一百万点伤害的那种。

    林落悻悻然拿回了药碗,轻声叹息:“原来你还真得这样急着我走啊……这碗药装得满满的,比刚才那碗多一倍,这就一口气全干了。”

    ?

    荣烛大脑迟钝,缓慢的打出一个问号。

    “等等。”

    林落站住了脚。荣烛指指地板:“麻烦你叫人来洗地,药都洒湿了。”

    林落面无表情:“哦”

    “滴,恭喜……算了,伤害值加50,哎不对,是100”

    系统面板上的数字忽然跳动,荣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男主刚才觉得你叫住他是让他留下来。”

    荣烛:……我脑子又没坑。

    不管怎么说,林落真真切切的以为是自己当天一番“神操作”把荣烛给弄病了,所以特别殷勤的一天三趟上门,守着荣烛吃药,而且每次都是分量充足的一大碗。他端茶奉药的模样像极了贤惠贴心的陪嫁小丫鬟,任荣烛横眉冷对,撒气使性都不放弃,最后还发展到瓷白的小勺一舀,亲自送到荣烛唇边。

    “姐姐吃药。”

    荣烛:……郁闷

    林落也很郁闷,不明白到底自己为什么要被区别对待,但荣烛说她是被迫的,那肯定是被迫的,所以你的“刁钻任性蛮不讲理”,还有对我的冷嘲热讽,打压贬低,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你心里是特别想跟我好的对不对?!

    反正你不能回答我,那我就当是对的了。

    荣烛终于发现林落是真得关心她,担忧她,顿时心情更加暴躁,你不要这么乖好不好,你不要这么纯洁善良宽容大度,你把我当反派报复,我把你按地上摩擦,这样对我们彼此都好!你越这样,我越难受啊。

    她终于受不了了,某天午睡惊醒,燥郁的心情达到了极限,她踩着鞋子哒哒哒冲进了林落的屋子,拿起他桌案上刚写的作业刷刷刷撕了个粉碎。

    “让你拉我跑步!让你忽然吓我!”

    她愤怒的跳脚,恶行恶状,不明照镜子都知道自己面目可憎。白纸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荣烛收到了系统的得分提示。

    她愈发来了劲儿,“其实你的字写得烂死了,我根本就看不上!”

    “你用过的碗我都嫌弃,我带回家去,拿来喂猫!”

    伤害值陆陆续续增加,最后在30000级别停下,而林落救站在原地目光温和的看着她:她是有苦衷的,我原谅她。

    整个人仿佛一朵羽化升仙的盛世白莲。

    荣烛:……

    干不下去了,想逃。

    *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格外早些,细雪迷蒙,沈夫人着人给她裁冬衣,小红拿着尺子量:“唔,姑娘又长高了一寸。”

    穿上新衣,当然要逛街,荣烛根本没有心思出门,却也不愿引起沈夫人不该有的担忧,于是只得做出很有兴致的模样,积极体验古代民间生活,她带着小红从东街逛到西街,一圈下来,手里捏满了面人彩糖黄金莺。

    头梳十字髻,身着红罗襦,目光流盼,笑靥生春,仿佛自己是这条街上最靓的崽。任谁都看不出来她现在心乱如麻,呵呵……

    好巧不巧,街道口遇到两个男人,形容猥琐,目光下流。荣烛感觉很不舒服,她皱了皱眉立即掉头走人,回到府中却依然有些心神不宁。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齐氏就是这个时候出的事。

    “系统,我记得你的信息里写着林落在书院读书,半年后归来发现自己的母亲投缳自尽了?”

    系统给出了肯定回答。

    “齐氏因为辛苦劳作眼神变得很不好,本就生活艰难,后来又于某天夜里遭到侮辱,内心极为痛苦之下悬梁自尽。”

    荣珠听到这里不由得心里发凉。

    所以林落这个小可怜很快就要没有妈妈了吗?

    她忙道:“既然齐氏盲目的剧情已经改变了,那接下来的死劫应该也是可以改的吧?”

    荣烛试探着问,心里却很焦急。

    系统搜索了一会儿便道:“我们的目的只是拿到伤害值,完成任务,在此前提之下,没有明文规定其他支线剧情不得强行改动。”

    荣烛松了口气,立即转身去找齐氏。

    “但是宿主,你的人设怎么办?你救了齐氏,她肯定会告诉男主,男主到时候再来逼问你怎么办?你还想被他蒙着眼睛跑上三千米吗。宿主请牢记你是反派,你只需要挑事赚积分就可以了。”

    荣烛咬牙,眼睛发红,恨恨的想道,又是伤害,又是积分!可见死不救的她还是她吗,即便真得复活了,往后余生她能过得幸福快乐吗?

    冷静,冷静!荣烛努力平复着呼吸,疏通自己连日来淤滞不解的思路。齐氏她是一定要救的,那么优雅美丽温柔聪慧的小阿姨,受了这么多痛苦波折,应该等到林落高中状元,娶妻生子,然后被儿孙围绕着安静的去世在紫檀雕花的大床上。

    而不是这么屈辱狼狈的含恨把自己吊死啊!

    “系统,我是反派没错,但我性别为女,一般情况下女反派跟男反派所作所为是大不一样的。男反派需要嫉妒男主的才学,毁掉男主的学业,抢男主的女人,作恶都很直白。但女反派的话,表面上总是会对男主很好,她们温柔体贴,纯良无辜,让男主心旌摇晃,给他温暖和希望,然后再毫不留情的收回,或者干脆揭露真相:我就是为了戏弄你,利用你,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比如,你以为你是我的唯一,其实你只是我大海里的一条鱼。”

    “这样带来的精神伤害是非常大的,比殴打谩骂这样的低级手段有用得多,男主现在还是个心性纯正渴望温暖的孩子,一点都不冷漠偏执,还记恩不记仇,正直又良善,所以这个套路对他肯定特别有用。”

    系统沉默半晌,幽幽的冒出一句:“宿主你好坏呀。”

    荣烛:“……”

    上次系统让自己跟随别的熊孩子嘲笑落水的林落,结果却没有赚到伤害值,系统无法解释这个现象,自动返厂检修,于是荣烛便发现系统虽是远超她理解范围的高科技,但人心是很微妙的,它可以客观的作出评估,却无法操纵人的情绪和心理,所以她觉得自己其实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可以尽可能的在规避惩罚的前提下,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允许你自由发挥一段时间,由你去善待男主而不算崩人设。”

    荣烛松了口气。

    “但你要记住你现在对林落和他家人好,是为了时候更多的伤害值,我现在同意你扮演个好人,可你完不成任务,你可能会被赶回自己的身体里,让你受尽病痛折麼后死去。”

    荣烛点头:“放心,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