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孕吐

    仙门名士皓月君吐了。床榻之上,他急急推开正缠着他的少年,干呕不止。

    卓千泽一边轻轻拍打着玥无暇的背,一边递上一杯清水。

    这日子没法过了!

    “玥无暇,我至于让你如此恶心吗?不过就是亲了你半个时辰吗?就把你亲吐了?”卓千泽盘腿坐在塌上,紧紧皱着眉头,摆出一幅受伤的模样。“当年娶我为道侣之时明明承诺过什么都由着我,结果不过区区三年光景,就连亲我一下都觉得想吐?”

    他立刻跳下床榻,翻箱倒柜收拾行囊,连带着拿出亲手书写的第二百三十封休夫书按在玥无暇的胸口之上。“我走了,从今往后咱们......”

    “别闹”玥无暇略显苍白、清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无奈。他清了嘴巴后,拉过一脸别扭的卓千泽拥在怀中,以下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额头道。“三天写一封休书,手不痛吗?”

    旋即又抓过卓千泽的手,自手腕一直吻到手心方才罢休。

    “那就给皓月君个面子,此次便不予追究了!”卓千泽嘴角儿勾起个坏笑,双手探进玥无暇内衫当中,胡摸乱摸一气。直摸到他气息纷乱不已。

    卓千泽刚要做一些晋江不过审的事,却被玥无暇推开。

    脸登时黑了一半!那头,卓千泽刚要丢出第二百三十一封休书。这头,玥无暇幽幽开了口。

    “床笫之欢需缓缓。”

    “为何?”卓千泽道,另外的一半脸也黑了。

    “小团子你很喜欢?”玥无暇不答反问。

    小团子?卓千泽先是一愣,随即想起玥无暇口中的小团子,不就是团子君最小的儿子吗?

    那个胖胖小小,愣头愣脑的小家伙。

    “喜欢!”他点点头。

    玥无暇闻言,嘴角儿勾起浅浅一湾,眸中墨色流转的尽是温柔。“十月之后,你要当娘了。”

    卓千泽不由得诧异地瞟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我有宝宝了?不可能,我又没幻化,一直都是男儿身,怎么可能有孕?”

    “千泽,孩儿在我肚子里!”玥无暇拉着他的手自胸口滑落至腹部。

    卓千泽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该做何动作。“二哥哥......生孩子不该是来由为娘的我来吗?”

    “无妨,我乃金蛇之身,想来生子比你魔气重塑的身体更容易些。”

    “你是......怕我生孩子会疼?”卓千泽眼波流转间,嘴角儿止不住地上扬。“皓月君啊......玥无暇......你的嘴巴可是越来越甜了,快让哥哥尝尝,是不是偷喝了桃花酿?”

    十月之后,玥无暇的肚子一丁点儿动静都没有。反倒是卓千泽按耐不住,抽出一丝神识,拉过玥无暇的手腕,小心翼翼地试探。

    “呃......嗯?”详细探知后,他有些吃惊地倒吸了口冷气“嘶......”

    一个......蛋?

    “玥无暇,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的本事越发大了!”卓千泽收回元神,忍不住调侃起来。“连孕个孩儿都与众人不同,不愧是皓月君。”

    “过奖!”玥无暇也不客气,修长的指尖挑起下巴,在他唇上亲了亲,轻轻咬咬,厮磨片刻。“凡事总有第一次,蛇身生子,想来都是蛋形。”

    “那等你生下来,岂不是还要孵蛋?”脑海中闪现一幅极不和谐的画面。

    最是清高雅正的皓月君,盘腿端坐在厚厚的锦垫上一边双手抱着一枚圆滚圆滚的蛋,一边煞有介事地给众子弟说法论道。

    画面果真太美妙!

    “孵蛋的重任理当在你,你身子乃是魔气填充,最是轻盈不过,不怕压坏孩儿。”

    重中之重则是给卓千泽找点儿事儿干,也就不怕他三不五时跑出去撩三搭四而不自知。

    为防止头上来点儿绿,玥无暇真是操碎了心!

    他放开卓千泽,点燃香炉,对着袅袅升起的檀香,拨动琴弦,抚了一段玥氏独创的安胎曲。

    这一等,又过了两年。玥无暇孕子整整三年,卓千泽就围着他转了三年。好不容易盼着盼着,金蛋蛋终于生下来了,卓千泽才体会到,孩儿生下来,还不如放在玥无暇肚子里的好。

    怕它磕着、碰着、怕它冻着、热着、怕它孤单、烦闷、更怕它不慎丢失。

    总而言之,卓千泽日日夜夜都抱着宝贝蛋,真恨不得塞进自己的肚子里,时时刻刻绑在身上。

    交给亲娘带孩子,玥无暇甚为放心。

    一日,卓千泽趁着玥无暇修订藏书,带着蛋儿来到空洞山灵气最最充盈的养神台。

    挥挥手撤去玥无暇设下的结界,三样事物浮现在半空当中。

    一条通体洁白的抹额、一一株琉璃着七色光彩的七彩炫兰,一颗透着层蓝光的白珠。

    三样物件均像是镀了层光晕,隐隐蕴含了些许生机。

    “大师兄、玥泽、小鱼儿,瞧!这是玥无暇和我的孩儿,虽然它现下还是个蛋,相信在我夫夫二人的努力下,很快便能孵化成人。也许不用太久,我们都会重聚!”

    托起手中的爱子,卓千泽亲了又亲。

    眼前闪现出温文尔雅的玥非尘。

    双颊塞满食物还在吃个不停的玥泽。

    跟自己拉勾,说想去大海看看的小鱼儿。

    还想起了二十六年前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