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另类醋坛子

    第三十二章另类醋坛子

    回到桃花源时天色已晚,卓千泽迫不及待地想与玥无暇分享半月岭的所见所闻,顺便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亲人尚存于世,才生出一个小玥无暇来。

    师傅说过,玥无暇是他收养的孤儿,无父无母,但也未必没有别的亲眷,要是能找到岂不是更妙!

    “玥无暇,玥无暇,我跟你说......”兴冲冲踏进玥无暇房门,第一眼瞧见的却是跪坐在一旁,正大眼瞪小眼的陆瑶与玥泽 。二人似乎是僵持了好一阵子,明明面部表情都有些僵硬,偏偏谁都不肯示弱。

    玥无暇坐在一旁抚琴,身姿端正,面容清冷,丝毫不被外物所影响。挥手间一拨琴弦,流畅悠扬的音律流转而出。瞧也没瞧他一眼。

    卓千泽看看这头,又看看那头,突然觉得自己出现在这儿着实有点儿多余,便黯然退了出去。

    恍然间,有些想念刚分别的小鱼儿,想念他那张熟悉的脸,小小的人儿,暖暖的笑,一本正经又茫然无知的样子。

    夜色渐浓,一轮圆月隐约闪现在薄云之后,无目的地在桃花源里漫步着,并没有碰到陆子铭抑或是团子君他们,想来都已经安歇。

    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孤寂感席卷而来。卓千泽忍了半天,最后还是召唤出清闻,朝着半月岭的方向御剑而去。

    这个时辰,小鱼儿肯定是回家了,不过那湾碧水清凉至极,对着月光,在水中戏戏水、沐浴一番也是极好的。

    极速催动灵力,清闻飞地极快。夜色正浓,身侧亦无他人,无需注意仪态身姿,2个时辰便抵达半月岭湖畔。

    本以为寂静的半月岭在夜间没有生灵,会顿显阴森,哪知道真正置身于其中,眼里心里仅存的只是对奇景的惊叹!

    一轮圆月悬挂在天幕正中,撒向大地无尽光辉。银色的月光投射在巨大的湖面上,就像是给湖水镀上了一层银纱。这层朦胧的银纱,不但披在湖面上,还随着起起伏伏的嫩草、小花,一直在林间延伸着,星星点点,渺无边际。

    一眼望向湖心,果然如传言一般,湖面倒影着的月影只是半月。好似是哪个调皮又贪嘴的孩子要去了半个月亮。

    好个半月岭!

    “好......美!”他忍不住啧舌惊叹一番,却又不免想到玥无暇要是看到此番景象,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卓千泽呀,卓千泽!你还想他干吗?没有玥无暇你就活不了?还是痛痛快快戏水一番吧!”

    一跃入水,像条鱼一样徜徉水中,时而上时而下,时而潜入水中,时而躺浮在水面,卓千泽快活极了。

    手......双臂......整个身躯......

    正在漂浮中的卓千泽突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正确的说,是他整个人在一瞬间麻木了。像是身体中的血液凝固,百感消失。

    心下惊骇,卓千泽立刻默念咒语,想要催动灵力破水而出,然而自身的灵力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唤不出一丝一毫。

    身体逐渐下沉......水底像是有什么在牵引着,将他缓缓吸去。

    卓千泽无法呼吸,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也跟着昏暗起来。

    想不到他卓千泽,今天要溺死在这里!可他还有好些个心事未了。阿爹、阿娘、大师兄、玥泽......

    还有玥无暇......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吗?

    哎!好想知道!

    朦胧水影中,一个芊细的黑影,朝着他伸出了手,遥遥地游过来。卓千泽想要伸手去接,却始终不能挪动半分,只能任黑暗将自己席卷。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卓千泽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醒来。

    胸口突然涌进了些新鲜的空气,四肢百骸因这突如其来的气息,恢复了些许感知。卓千泽头脑渐渐清明,嘴唇上紧贴着的那一片柔软,给他渡了一口又一口的气。

    是谁?是谁救了他?

    渐渐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渐渐感受到自己的脉动。一股暖意自腹部上涌,喷射而出。卓千泽涨红了脸,头一歪,猛地推开正用唇给自己渡气之人,哇哇吐了几口水。

    整个腹腔翻江倒海,卓千泽无力地倒在草地上喘着长气

    。

    “卓千泽,你死没死呢?!”玥泽横眉立目,恶狠狠地一把抓起他胸口衣襟,轻轻推他半靠在礁石旁。“大半夜不睡觉,跑来这种鬼地方,你是嫌活的太久了,想早点儿投胎?”

    朦胧的影像越发清晰,秀美焦急的脸庞不断在自己眼前放大。

    一滴折射着晶莹银光的水珠自她发际额间滚落,顺着鼻尖儿滴落,正掉在卓千泽胸口,渗入湿漉漉的内衫。

    ......又像是渗入了心底......

    原来玥泽凶巴巴的样子是最可爱的!

    卓千泽勉强扯出了个笑容,颤抖着手帮她撩开眉间凌乱的碎发。

    “就是不想活了,你也想先跟本尊知会一声,省得本尊特地赶来,费力下水救你。你知不知道,要是本尊晚来一柱香的功夫,你就死透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浮水功夫天下无人能及......”

    “好了好了好了!今天这事有蹊跷,绝对是湖水有问题。”卓千泽以手指抚摸上自己的唇瓣,突然起了戏弄之心。“而且这不正给你了一个调戏我的机会吗!”

    “什么?!!!!”玥泽用力拉着衣领,猛然间卓千泽的脸差点儿没撞上她的脸。“你再说一遍!”

    “不是吗?难道刚才不是你亲了我?还亲了好几次?”他的语调多了几分调笑。也许是月色正浓,也许是刚刚死里逃生心绪不定,也说不出为什么,只是觉得今日的玥泽与往日有些不同。

    尤其是她眼中藏也藏不住的焦急......是了!她关心着他!真情实感!

    至少有一人还在意他,不是吗?

    “不然再亲一下?”他含着笑意崛起嘴,闭上眼。等待着玥泽暴打他一顿。

    然而,等来的却是冷冰冰的一声怒吼!

    “你们在做什么!!!”

    玥无暇怒目微张,似是气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