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丑事

    第七十九章丑事

    暗夜深处,一对绿色的眼眸眨了眨,一直在暗中潜伏着,四周无影无形,混沌一片。

    小半月吸食、消化死者被斩杀后的灵体,法力大增。控灵术也跟着修炼成更高层次。

    召来几个活人,兽婴灵尝试着使用更高阶的功法。片刻,受控者出现在它眼前。

    一对夫妻在暗夜中缓缓走来。他们只着中衣,发丝散乱,赤着脚。一路走来,双脚被石子野草割伤,但二人显然并不觉疼痛,行动亦如常人。

    除了那双在黑夜中闪烁的绿眸......若玥无暇或是卓千泽在此,定会大惊失色!

    兽婴灵操纵的已不只是灵体,而是活生生的人!!!!

    血肉之躯!!

    为引出兽婴灵,在玥忧隐示意下,卓千泽这几日便在空洞山山林中打转。不是在这棵树上酣睡,便是在那棵树下饮酒,只是不去碧波潭。

    那里有太多关于玥泽、玥无暇的记忆,他不想也不敢去回忆。真要坐以待毙?被条长虫玩死?

    卓千泽想了又想,还是苦笑着摇摇头。还真是......毫无办法!被抓住无数个要害,吃得死死的。

    死长虫!够狠!够毒!

    拎着酒坛晃到山脚下,不见有何异动,卓千泽正要原路返回,突闻路旁林里有女子抽噎哭啼声,立即唤出清闻前去查看。

    茂密的树林中草丛里,一衣衫凌乱的妙龄女子手、脚被牢牢捆绑住,双目被一条黑布缠住,口中塞满杂草。那嘤嘤啼哭之声便是她发出来的。

    一看便知是糟了歹人的欺凌!好大的胆子!竟敢在玥氏山下作出这等丑事!

    卓千泽收回佩剑,扶起女子靠在自己肩上,解开绑缚她的绳索,拔出口中草叶,心中倒是起了几分怜惜。

    一个姑娘,遭遇这种事......只希望人能想开些,别跑去自尽。

    小心扯开蒙住双眼的黑布,一双红肿的美眸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还没待卓千泽出言安慰,那女子突然拉下他外衫,扯掉我太难了,又拉扯开卓千泽我太难了......

    一连串动作没有半点儿迟疑、停顿,愣是惊的卓千泽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拨开了衣衫。

    女子眸中突现狡笑,发力拉住卓千泽散乱的衣襟。二人顺势倒在草地上。

    卓千泽压在我太难上上......

    中计了!心下大叫不妙,稳住身躯,还未等起身,我太难了下女人发出杀猪般的嘶喊嚎哭。

    “卓千泽!你这个畜牲!”

    卓千泽僵直当场,几乎是在同时,女人奋力推开他,蜷缩在一旁,以双臂抱着我太难了嘤嘤地哭着。

    玥无暇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她身上。

    卓千泽索性坐在地上摆处副懒洋洋的姿态,迎上来者。

    衣衫大敞,我太难了,嘴角旁还隐约印着淡红的胭脂色,我太难了之极。

    玥忧隐、玥无暇、清须道人。嗯!也算齐全了。

    率先跳出来的果然是清须道人:“竟在自己山门前干下这等龌蹉之事,贫道今日就送你归西!”

    剑光闪过,卓千泽避都懒得躲避,甚至觉得能死在清须道人剑下,兴许也不错。

    眼看卓千泽就要血溅浮尘之下,玥忧隐连忙挡在他身前急声道:“道长,手下留情!”

    “事到如今,你亲眼见他毁人清白还要袒护吗?”清须道人暴怒道。

    “道长,父亲不是要袒护卓千泽。”玥无暇上前一步,及是有礼道:“只是现下情况不明,要惩处也需等兽婴灵一事了结......”

    卓千泽仰望着玥无暇那张几乎算是完美无缺的脸,好像说着一个毫不相关人的事。心下又是一阵抽痛。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说不纠缠,就能立刻转身,好像什么事都如云烟,转眼消散,不留痕迹。

    “......请道长息怒!”玥无暇又是拱了拱手。

    “也罢!今日就看在无暇的面子上饶过你,好自为之!”说完,拂袖而去。

    “无暇,你随道长先上山,余下的事我来处理。”玥忧隐交代道。

    “是,父亲!”玥无暇转身离去,没多看卓千泽一眼。

    待人都走远后,卓千泽才起身给玥忧隐一边鼓掌一边道:“师傅真是好计谋啊,带着玥无暇和老道一起捉奸,有清须道人在,别人想不知道都难,以后我若突然消失,也尽可说是面壁思过,严加管教,更不会有人怀疑。你这出棋下的太好了,一石二鸟厉害厉害!”

    “过奖过奖!”玥忧隐也不谦虚。

    “不过这女人你要怎么收尾?”他指了指尚且蜷缩在地上的女子:“不是青楼女子吧,身手敏捷,处事不惊,师傅哪里请的好帮手?”

    “何须那么麻烦?这种货色只需勾勾手,要多少有多少。”玥忧隐屈指朝那女子打了个响指。

    衣衫滑落在地,女人凭空消失。少倾,一条通体翠绿的竹叶青蛇,自衣衫中蜿蜒爬出,朝着卓千泽吐吐红信后,飞快地消失在草丛中......

    “......”卓千泽目瞪口呆。

    ※※※※※※※※※※※※※※※※※※※※

    这章居然不过审核,我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