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强迫反攻

    第八十二章强迫反攻

    卓千泽将自己绑在石洞中已一日一夜,双腿灵力在某刻突被激发,灵脉得以修复,转而连接周身。

    兽婴灵应是死了!卓千泽心下明了,刚刚归入体内的黑珠,肯定是玥忧隐送来的。第三枚黑珠修复腿部灵脉后,用了整整一日一夜试图接连全身脉络,而这一日一夜的漫长时间,对卓千泽来说犹如炼狱。

    一会儿周身如同架在烈焰上焚烤,每寸肌肤滚烫着、疼痛着、收紧着、撕裂着。一会儿又犹如坠入冰窟,体内每一滴血液都凝结成冰锥,自身躯内一个个刺出。

    交替出现,越来越剧烈,无休无止......

    下唇已被牙齿咬的血肉模糊,卓千泽意识迷离,紧闭双目蜷缩在地上,不停地打着哆嗦。伴随脉络逐渐相互连通,早就盘旋在四周等待着的魔气争先恐后地涌入卓千泽体内,归于脉络,运转全身。

    肩上被清闻贯穿的血洞,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全身上下的伤痕都消失不见。

    魔气之主,对天下魔气来说,简直如同容器一般的存在,除非重创于心,否则,卓千泽是不会死去。无论什么样的伤痕,魔气都能自动修复。

    不过这滋味实是不太美妙。生生从肌理分裂出嫩肉,补在伤处,跟活生生割肉无甚区别。拉扯、断裂,再生,让几欲昏死过去的卓千泽,瞬间惊醒,汗水湿透了衣衫。然而,最可怕的并非疼痛,而是随魔气聚集而来的杀意。

    先前单靠意念勉强压下杀戮的欲望,现下再难控制。杀伐的快意和鲜血淋漓的快感不断挑逗着、引诱着他。在眼前、耳畔,各个感官一波强似一波激荡着......

    杀!

    杀!杀!

    杀!杀!杀!

    不!他不能!绝对不能!

    要是玥无暇在该有多好?只要他亲亲他......不!只要抱抱他就足够了!

    对!去找他,非玥无暇不可!

    心神荡漾再难控制,卓千泽朝手背狠狠咬下去,紧靠着肌肤再生的痛楚换取些许神志上的清明。

    急急催动灵力,唤出清闻割断束缚,卓千泽奔出山洞,跟随本能所思,朝月影轩奔去。

    洞中艰难,不知时辰,只知过了一整天又入了夜。卓千泽躲过巡山弟子。以夜色为掩护,悄悄潜入。

    想着他,念着他,强忍着不去想他不去念他,而此刻被魔气激荡着心神的卓千泽只有一个念头。

    找到他,抱他,爱他!心上露着的洞才能被填满,汹涌澎湃的欲望才能被抚平。

    一想到玥无暇,体内叫嚣着的杀意骤减,却渐转成炙热,涌向下身。

    回手在月影轩外布下结界,卓千泽终是再次踏进了这个想念已久的居所。

    玥无暇平躺于榻上,双手叠在胸口,黑发披散在枕侧。

    宁静而又祥和。

    强烈的情绪一下子因为他的睡颜而平息了些许。

    一步一步走到近前,卓千泽几乎是痴迷、贪婪地盯着他的睡颜,以至于......以至于,玥无暇突然发力,催动法术都没能逃过他的双眼。

    全身灵脉贯通的卓千泽又有魔气加持,法力自不可同日而语。他后发而先至,直接封住玥无暇周身要穴,定住他。

    搁在以前,他是绝不可能在玥无暇手上讨来便宜的。

    沾满鲜血的手抚上玥无暇的脸颊,指腹间的温热碰触,生成一股股热流,玥无暇的体息自鼻尖儿钻入,将刚刚缓下来的心跳重新引爆。

    深更半夜被制住,来者还是卓千泽,玥无暇到没有慌乱,只是眉头拧的越发紧了。

    “卓千泽,父亲一直在找你!”他冷冷的说,心下有些揣测。莫非真如父亲所说?卓千泽灵脉修复后,灵力会大涨?否则自己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

    “师傅找我?可我现在只想找你!”一手环抱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固定住玥无暇的后脑,卓千泽封住了那张想念已久的薄唇。

    软软的,温热的,带着好闻的青竹子气息。

    太喜欢他冷若冰霜的模样,入了眼更入心!以至于这个想念太久又得来不易的吻,久久才分开。

    卓千泽缓缓睁开眼,整个人都还沉浸在余韵当中。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攀上根浮木,哪肯轻易放手?

    “卓千泽,你我早就说清楚讲明白了!现在你举止唐突,欺人太甚!”唇上红肿,玥无暇的眸中没有半点儿□□之色,唯可见的只有厌恶。

    “没错!可我现在反悔了!”卓千泽自嘲了一下:“二哥哥的味道我还没尝过,一定是女人比拟不了的。”

    说完,卓千泽抓住他前襟轻轻一扯,衣襟大敞开来。

    同时,封住玥无暇的声音,令他有口而不能言。

    名满天下的皓月君,就全凭他一人摆布!

    狰狞着的欲望在这一刻冲到顶点,卓千泽涨红着双眼流连过他每一寸肌肤。

    “想骂我无耻吗?你应该很恶心我这个人了吧!后悔没早早揭露我的真面目,后悔没一剑杀了我!”卓千泽在他脖间轻咬了一口(亲,此处此处为脖子以上),又转到他身后,叼住玥无暇泛红的耳垂儿,轻轻研磨,细细啃咬。夜还长,结界内无人打扰,他完全可以慢慢品尝着他每一寸肌肤,彻底占有他!

    只是,他不敢看他的眼,不敢看他眼中的不屑和痛恨......

    找了条帕子轻轻遮住玥无暇双目,又捏了个除尘咒,洗净周身血污后,卓千泽小心翼翼抱他上榻,迫不及待地附下身。

    吻自额际下滑,眉梢唇角儿,直到每一处都沾满了自己的气息,卓千泽才悄悄剪下枕畔情人的一缕黑发,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

    与子结发,白首不离。他从来不信这些,却忍不住想要拥有,哪怕只是一缕发丝......

    额头冒出薄汗,一处胀痛不已,借着魔气翻涌卓千泽终是随了心意,撑船入湾......

    正是:一叶扁舟轻帆卷,怎堪得狂风暴雨?

    ※※※※※※※※※※※※※※※※※※※※

    终于反攻,现在谁要叫谁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