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节

    不止如此,吉赛尔的灰眼瞳也变回她本来深邃的绿色,面部肌肉也柔和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僵硬和冰冷。

    “吉赛尔小姐?”马修试探性喊了一声。

    “是我,马修,的确是我。”吉赛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向四周,喃喃自语:“还在冰原,看来果然……”

    “马修,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是说……在我被杀死之后。”吉赛尔双手抓住马修的肩膀,凑过来一脸认真地问。

    那双清澈的绿色眼睛光是对视都让人有点受不了。

    马修这才体会,小马修会心里暗恋上这位女药师,也属正常。

    “是这样的。”他想了想,当即开口:“当时我们遇到了那头极地活尸,也就是那位身着板甲的剑士……”

    马修隐去了转生置换和命运之轮的部分,只说自己是潜水装死逃过一劫。

    “是这样啊。”吉赛尔若有所思:“被活尸剑士杀死后就会感染成活尸,这里的活尸应该都是这样不断积累增多,才演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吉赛尔小姐,你之前不是像活尸一样,怎么突然恢复了过来?”马修好奇问,这也符合马修·俾斯麦这位耿直小伙的说话习惯。

    “是这个。”吉赛尔解开湿透沉重的僧侣袍,翻找什么。

    由于被之前冰水浸透,外衣褪去,一下子就凸显出里面最后的内衫,不过由于绑得很紧,马修也看不出具体大小。

    他礼貌性瞄了两眼,然后将注意力回到吉赛尔的手上。

    “我来冰原之前,带了这个。”吉赛尔张开手掌,掌心有一枚干瘪的粉红小果实。

    “这是万物主宰神殿的圣植‘月冕果’,本来可以抵抗极地的尸毒。”

    月冕果(残缺):异常特殊的魔术融合体。

    价值:产量1,营养0,饱腹0,精神4,魔术1。

    马修仔细一看,发现这月冕果有点奇怪,果实本身残缺了一大半,看起来像是内部果肉被切除出来,仅剩下果核与一层外皮。

    “难道……”他有点不能理解:“吉赛尔小姐你把月冕果用在了珀丽身上?”

    “再不医治,那孩子就要死了,熬不过两天。所以我演算了一番,用其他药物代替防身,看来失败了。”吉赛尔坐在马修身边,和他肩靠肩共用一条毛毯:“只是这次连累了你,抱歉了,马修。”

    转生后的马修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他自遇到吉赛尔,总觉得她必有所图,心里对她很提防。马修无法相信,她居然会为一个萍水相逢的生病小孩,拿出自己性命攸关的贵重宝物。

    这种人该说傻还是天真?

    “为什么?”马修忍不住问。

    “你在说什么啊?马修。”吉赛尔一怔:“有人病了,需要帮助,我是一个药剂师,帮助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第6章 不死

    马修对说到做到的人是服气的。

    “吉赛尔小姐,那这枚月冕果是不是已经无法生效了?”

    “也不算失效,只是效果削弱了很多。”女药师看着掌心那干瘪掏空的果实:“不过按照冰原的状况,哪怕月冕果能够抵抗尸毒,也没法长时间在这里逗留,那种程度的活尸,大概已经是属于‘魔灵’了。”

    “魔灵?”马修还是头一遭听到这个词。

    “魔灵,就是本身具有魔术反应的特异体,它们本身就拥有完整的魔术回路,能够制造出特定的魔术反应,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巫术。不同于巫师,魔灵的能力大多比较诡异,而且杀伤力极强,不明原理,哪怕是巫师教授也可能陷入危机。”

    吉赛尔还是和之前一样知无不言。

    “要对付魔灵,只有巫师才行。”吉赛尔轻轻说道:“药师是救人的,炼金术师是制造器具的,巫师则是研究这些异常体,或许只有真理之眼的巫师教授们来到这里,才有机会吧。”

    说到这里她哈秋了一声,吸了吸鼻子,似乎有点着凉。

    马修将毛毯朝她多挪了一点:“吉赛尔小姐,那既然这里有魔灵,巫师为什么不来这里处理呢?”

    按照马修·俾斯麦的认知,炼金术师近乎于工程师,设计和创造各种实用器械,与大众接触很多。

    巫师则与普通人交集甚少,他们总有些孤高和冷淡,仿佛对于世俗兴趣不大,沉迷于“地火水风”四元素世界里,探索常人无法理解的真理。

    不过面对非人之物时,巫师往往又是最积极的一群人,曾与全盛时期的神殿针锋相对,丝毫没有退让。

    “这个啊。我听说,真理之眼刚成立时,当时的巫师教授们就群体出动,越过寂静之墙去查看过……”

    吉赛尔露出回忆的神色,手指放在膝上:“他们也无法进入极地冰原深处,当时还死了好几个巫师教授,损失重大,最终只得放弃进一步探索。”

    “寂静之墙的存在,让活尸无法越过这里,不过目前看来,或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状况。”

    女药师叹了口气:“但这一点,冰原镇的卫兵应该已经发现了,估计也暂时没有什么办法。”

    马修递给她一条从冰块里凿出来的带鱼:“吉赛尔小姐,吃点东西吧。”

    “其实,我不用……不过,谢谢啦。”

    吉赛尔接过这一尾鱼,从怀里翻出一根小臂粗的木手杖,对准冰鱼念。

    “光明之火洁净世间,寂灭之火破除诅咒,天穹星辰诞生的火源之地,永恒燃烧的万光之国,以渺小的仰望撬动万物之火,以火之名、光之誓,予生之希望,死之燃烧,以巫之名,火舞。”

    这一段抑扬顿挫的颂咏后,吉赛尔的手杖上燃起一条缠绕的火蛇,她手杖轻摇,磅礴火焰吞没带鱼,一下就将其烧成焦炭。

    “抱歉……看来火舞术过于灼热了。”吉赛尔有点尴尬。

    马修却一脸激动:“吉赛尔小姐,你还是巫师大人吗?”

    在罗斯特大陆上,平民见到巫师和炼金术师都要加上“大人”两字以表尊重。

    “略懂一点。”吉赛尔也没有隐瞒:“我是希尔德商会的巫师,不过真正擅长的是药剂学。”

    “您能教我巫术吗?”马修心里琢磨,吉赛尔是个好说话的人,机不可失,一定要抓住学习储备的机会。

    “抱歉。”

    对方的婉拒让马修难免失望。

    “巫师不同于药师,需要经过长期的理论学习,按照目前五大王国的要求,都要进入巫师学院经过最少四年的理论基础进修,通过毕业考核,才能成为巫师学徒……”

    吉赛尔一脸歉意:“巫术本身具有很强的杀伤性,所以但凡是巫师,都必须在学院和正式巫师导师面前宣誓承诺绝不滥用,才能开始学习相关知识。这一规矩,我也不能违背。”

    马修很快调整了过来,点点头:“原来如此,理解理解。”

    “旅馆里,我的房间内留了两本手册,都是我一段时间内写下的病人病理,还有一些药物研究说明笔记,那两本都送给你。”

    马修却听出一点不对劲:“吉赛尔小姐,你不想回冰原镇吗?”

    “我回不去了。”吉赛尔幽幽道:“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马修,我已经不是纯正的人类,只是因为一些情况,我能短暂恢复一点自我理智,但大多时间,我也是冰原活尸的一员而已。”

    “反正我也无法回去,这枚干瘪的月冕果就送你做研究,这个也给你吧。”

    吉赛尔将手里的短杖放到马修手里:“这是一柄巫师杖,每一个巫师要使用元素力量,都需要特殊道具来构建魔术反应,留着做个纪念。”

    “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一名巫师,那就去你们卡尔马巫师学院学习,你很善良,我记得,最后你都想要背着我保护我,你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巫师,帮助更多的人。”

    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让马修有些伤感。

    他吃软不吃硬,别人对他好,马修也一定不会让对方吃亏。

    “吉赛尔小姐,回去可以找巫师帮……”

    “做不到的。”吉赛尔打断他的话,笑容有几分苦涩:“如果现在真有治愈极地活尸的办法,巫师和炼金术师甚至神殿神官都不会保持沉默了。”

    “如果我回去,只会变成他们的实验对象罢了,我不想那样,马修,你明白吗?”

    马修无话可说。

    “所以,马修,现在我郑重地请求你,将我杀死。”吉赛尔一脸严肃:“让我从这种状态里解脱出来。”

    马修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

    “天快亮了,我马上要尸化了。”吉赛尔看向天边,云层里已经有了几分橘红。

    “就现在,快动手吧!”

    吉赛尔说:“理论上活尸的弱点是头颅,只要敲碎头颅,行动的枢纽和动力都被破坏,也就等同于死亡。”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来吧,马修,用力!不要留情!”

    马修攥紧手里的手镐,咬牙道:“我要来了!”

    “来吧,来吧。”

    “我要下死手!”

    “嗯,千万不要手软。”

    “我要一镐子对准你的头!”

    “就是这样,拿出男子汉气概。”

    马修大吼一声,一镐子砸去,在距离吉赛尔还有几公分的距离硬生生停下。

    手镐从他手指间滑落。

    马修大骂自己没用。

    对着这样一个帮过自己的人下死手,他实在做不出来。对活尸爆头毫无心理负担,毕竟已经是怪物,可活人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对不起!我做不到。”

    吉赛尔睁开眼,一脸哭笑不得,最终她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我现在还是活人的状态,你下不了手,但如果我尸化就是怪物了,你动手起来应该就不会难受了。”

    第一缕曦光照在吉赛尔洁白的面颊上,她双目里色泽散去,恢复成活尸的死灰色,整个人又变得僵硬而呆滞。

    马修拿了吉赛尔的巫师杖,有点头大。

    不是我不想杀你,是我真的做不到啊,小姐。

    第7章 警戒

    既然拿了吉赛尔的巫师杖和月冕果,马修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完成对方的嘱托。

    吉赛尔尸化后也很乖,老老实实站在原地让马修折腾。

    马修先是用手镐敲敲打打了一番,事实证明和他设想一样,吉赛尔尸化后身体坚硬无比,普通铁器根本没法划破皮肤,头颅更是坚硬如刚,把手镐镐头都给敲歪了。

    他翻开药箱,在里头找到一把用麻布缠紧的小刀,这把刀用来采摘药草和切割食物用,虽然刀刃很短,但经常打磨还算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