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楔子

    馒头山是荆川县内的一座丘陵山,在一众平地里忽然凸起数十丈高的石头山,山上一颗大树也没有,全都是些杂草灌木,翻过这座馒头山便是荆川县城。

    山下有个凉茶铺子,几根木头搭建的架子上面盖的是晒干的茅草,叁面用的长木条和树枝稀稀拉拉的挡着,其实也就是个能遮阳避雨简陋茅草棚而已。

    茅草棚里摆着两张长方形桌子,桌子两旁各摆着一条长方凳。

    棚子里坐着两个人,一个面容削瘦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色袍子,脚下放着一个破旧的书篓,看着像个读书人。

    另外一个穿着一身粗布衣服,黝黑的皮肤,旁边放着一对货担,应该是个行脚小贩。

    凉茶铺子外有只大黄狗用麻绳系着脖子绑在门前的木桩上。

    它躺在地上,五只半大的小狗在它周围玩耍。

    有只小狗玩累了,便走到旁边低头舔着一只脏兮兮瓷盆里的水。

    书生盯着看那只有着古朴花纹的脏瓷盆看了很久。

    忽然抬起头对满头花白的店家说道:“店家,你这窝小狗子卖么?”

    “卖!五十个铜子一只小狗,客官你要买么?这狗子很通人性乖得很,买回去看家最好了。”

    “对、对、对!买回去看家,我就想买回去看家的!”

    看着便是一副穷酸秀才模样的书生连忙附和的点点头。

    五十个铜子可不少,在城里寻常一只小土狗也不过就是十几、二十个铜钱就可以买到,但那书生一点还价的意思也没有。

    这时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童端着一碗黄澄澄的茶水走了过来,用稚嫩的童声说道:“客官你的茶水,”说完便将装着茶水的大瓷碗摆在书生面前的桌子上。

    这时的书生哪里还在乎这凉茶水,他连忙从衣服里掏出一吊铜钱,塞给店家道:“我买上一只回去看门,你这狗盆也卖给我吧,我拿回去喂狗用。”

    说完便走上去一把抱住正在喝水的小狗,刚想拿狗盆时,却被店家给抓紧了手腕。

    “这盆子可不卖,若卖了这盆子,其他的小狗怎么能卖出五十个铜子的价钱,对了你既然说要买这狗,买狗的钱我可不会退。”

    店家面相看着老,可这手劲却大着,抓着书生的手和铁钳似的,他将半吊子的铜钱塞回给了书生,又将这瓷盆收了起来,换了一个破了边的瓷碗放在地上。

    书生脸红了。

    “哈哈哈!五十个铜钱买了只小狗子……”

    行脚商在那里发出讥讽的笑声。

    书生一气之下便将怀中小狗高高举起,用力往地上一摔将其摔死在地上,“呸,晦气!”说完走进棚子拿着自己的书篓转身便要走。

    却被那店家堵住了去路。

    “活狗一只五十,死狗一只可要叁百铜子!”

    书生气得发抖,“你这是讹诈!”

    “我家是做正经生意的,从来都是明码标价,你摔死了狗,就得掏出这叁钱银子,不然今日就别想出这门!”

    一百铜子便是一钱银子

    叁钱银子可是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他心痛万分。

    见这凉茶铺子不过就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稚童,便起了恶念,他用力将店家推往一旁,便想要逃跑。

    店家毕竟年迈,一下子被推倒了,他的头撞在了桌子角上,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后便再无声息,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不……我不是有意的……”

    书生慌了神,他转身便往了外跑去。

    刚一踏出这凉茶铺子,便看到如撒金般亮堂的阳光,接着书生眼前一亮,消失在这一片光芒之中。

    *****

    哒哒哒!

    一队牵着马匹的走镖人,经过凉茶铺子,为首的一个疤脸壮汉道:“快到城里了,不如休息一下吧。”

    带队的是个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穿着短褐头上挽着椎结,一双眼睛微眯,看着稳重又精明,他道:“也好,如今这阳光太烈了,让兄弟们休息一下,免得中暑。”

    几个大汉进入了这茅草棚内。

    说的也奇怪,外头那么大的太阳,让人焦躁无比,可进了这茅草棚后便感到一阵清凉,甚至让人觉得凉得有些过分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客官来碗茶水吧,叁文钱一碗。”年迈的店家走上了来招呼客人,“这茶水都是我采的草药煮出来的,喝一碗消渴解暑。”

    淡黄色的茶水里还混着一些渣子,喝进喉咙里倒也是清凉解暑。

    镖头没有喝茶水,喝的是自己携带水囊里的水,这水被太阳晒得发热,喝到嘴里是温的,但他谨慎惯了一般不喝外头的水。

    这时一个见多识广的老镖师靠着他耳边低声说道:“镖头,我看那喂狗的瓷盆不简单呐,那花纹样式我曾在上京王爷的书房中看过,好像是古董来着……”

    镖头心里一惊。

    老镖师起了心思,他问那店家道:“店家,你这狗子卖不卖?”

    “大狗子不卖,要留着看门,小狗子一只五十文。”

    “五十文有点贵了,叁十文足以。”

    “加五个铜子吧,我这狗很通人性,聪明的很!”

    “也行!”

    “那你得先给钱。”

    老镖师掏出了半吊钱给了店家,“多的钱就当买狗盆的,这盆子我要拿回去喂狗。”

    说完便抱起了地上的小狗,正想着拿起狗盆时,却被店家抓住了手。

    “狗盆不卖,狗盆要卖得叁百两银子,这是前秦官窑里烧出的,值钱得很……”

    “哈哈,半吊子钱买了只土狗,可笑可笑!”

    “就是,就是,还自以为眼光好!”

    那落魄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和那行脚的货郎拍着手笑。

    老镖师顿时脸红了。

    “那狗子我也不买了。”

    老镖师哪还不知道自己上了套,便要将这狗子放回。

    这老店家却将那半吊钱放入了衣服里说道:“这钱收了,我可不退,狗子你爱要不要!”

    老镖师一听可急了,他要那条小狗来干嘛?他还要走镖的,长途跋涉带只小奶狗,哪里像样?

    于是便将这小狗往地上一扔,抓紧了在老店家的衣领道:“你退是不退,若不退,我将你的凉茶铺子给砸了!”

    没想到这店家却很硬气,“我儿子在荆川县守城门,你若敢把我这凉茶铺子砸了,那你也不想用进城了。”

    镖头一听便说道:“老于别惹事。”

    这姓于的老镖师咽不下这口气,正巧那被丢在地上奶狗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呜呜的在那边叫唤。

    老镖师放开了店家的衣襟,却斜着一脚将那奶狗踢到了门柱上。

    顿时柱上出现一滩鲜血,小奶狗歪着脖子掉在地上没再起来。

    “晦气!”

    店家看到那狗死在了门口,这可不干了,他双手拦在老于面前说道:“你污了我这柱子,没有叁百个大钱,别想走!”

    老于这下彻底被惹火了,抓着那店家的领子便往旁边一推。

    店家两只脚不知道咋的绊在了一起,整个人便往后倒下,头正好撞到了那长木凳上,顿时头上鲜血直流,躺在地上,人事不知。

    出人命了,老于走上前去,颤抖的手指放到了那店家的鼻下,发现无任何声息,他吓了一跳,摆着手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门外阳光灿烂,如炙热的铁水一般明亮,老于迈出门外,整个人融进了这耀眼的明亮中,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