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不解之处

    “我说清河公主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对你也没什么非分之想,这件事情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秦羽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了那一串珊瑚手串,丢到了她的床上。

    “没什么,就是想给你送个东西而已,白天见你盯着它不放,我就在想你肯定是喜欢的,所以就把它给你送过来了。”

    宁鹤看着这只手串烦闷的心情一扫而光,没想到这个家伙的眼睛居然这么的毒辣,还在意着自己喜欢什么。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休息吧,毕竟都在外面跑了一天了,看你这小身子骨我恐怕也累的够呛。”

    秦羽炔说完这句话就直接退了出去,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这一次反倒是非常仔细的替宁鹤关好了门窗。

    宁鹤看着秦羽炔给自己的珊瑚手串,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开心,她觉得自己的那些坏情绪一瞬之间都烟消云散了,一夜好梦。

    宁鹤这几天都在帮皇帝处理宫里的事情,偶尔去跟着自己的母亲学习一下绣花,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这一段时间里秦羽炔一直都没有来找过她。

    可是当他某一天早上醒过来,忽然听到门外面发生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她立刻把阿秋给叫了进来,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秦公子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请你出去游玩,说这些公子小姐们租了一艘大游船。”

    宁鹤还没有搞明白现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就听到秦羽炔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赶紧放下了面前的帘子。

    “我说清河公主现在都已经什么时辰了,你看我这个纨绔子弟都不在这里睡懒觉,你到现在为止居然还一直在床上待着。”

    宁鹤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也有这么早起的时候。

    “我告诉你,今天我们可是找了很多的人,你这一次要是不跟我们一起去,你这个可就亏了。”

    宁鹤直接忽略他这些自夸自满的话,刚想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这一阵脚步声宁鹤是绝对不可能弄错的。

    毕竟这可是她上一世最熟悉的声音,秦羽炔也听着这个脚步声极其的繁重,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有的声音。

    他手机眼快的躲到了屏风的后面,正好挡住自己。

    阿秋倒还算得上是非常的机灵,她立刻走出了门,把凌萧挡在了外面。

    “阿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来找你们清河的,你在这里来这我做什么?”

    “回禀凌大人,我们家公主还没有起身,麻烦您先在外面稍等一会儿。”

    凌萧听了这个回答,脸上稍微缓和了一些,总归不至于把他拒之门外就好。况且他们两个人现在没有成亲,确实是应该遵守这些礼仪呢。

    宁鹤在这个时候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然后才走到了外面去,她刚刚只是洗了一把脸,微微打理了一下头发,不施粉黛的样子,确实看上去让人心中升起了怜惜的心。

    凌萧从小跟宁鹤一起长大,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位青梅竹马确实是长得十分的漂亮。

    “萧哥哥,你过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我才刚刚起床,真是对不住了。”

    “清河,今天他们在外面租了一艘船,来了很多的人,你要不要跟着我们一块去游玩,我看那边的景色甚是不错,想你这么多天一直在帮着皇上处理政务,这几日应该是觉得甚是疲惫,不如跟我一块出去游玩轻松一下。”

    宁鹤听了凌萧的这番话,忽然觉得今天实在是太凑巧了,这外面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以至于这两个人都跑过来叫自己出去。

    “好的,那就麻烦萧哥哥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进去梳洗一下。”

    阿秋立刻给凌萧准备了茶点放到了庭院这边,宁鹤进了房间之后就立刻把门给关上了,对着秦羽炔说。

    “你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离开?”

    “清河公主,我发现你真是有点太偏心了,明明我过来找你你就对我爱答不理的,可是凌萧过来的话你就这么的热情。”

    秦羽炔故意装出了一副伤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这副样子骗过了多少姑娘小姐。

    “秦羽炔,你别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了,我现在要更衣,你赶紧给我立刻出去。”

    秦羽炔也知道自己在在这里没什么意思,于是就非常爽快地跳窗逃走了,她看着秦羽炔这么利索的动作,是真的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宁鹤很快的就洗漱了一番,随后跟着他立刻去了湖边,这个场景果然是如同秦羽炔之前所说的,十分的壮观,而且来的这些姑娘小姐们,每一个人都打扮的十分好看。

    坐在船上,衣服随风飘扬看上去就十分的美丽。

    何海棠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这里,只不过这一次她是一个人过来的,他过来的时候整个人一直在向左右两边看,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宁鹤记着她上次说的话有点不太对劲,所以就想趁着这个机会把她叫到自己身边来问一问她,到底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何海棠正好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宁鹤,立刻走了过去,她先是看到宁鹤非常友好的笑了一下,然后说。

    “清河公主,请问你知道秦公子去了什么地方吗?秦公子上次在赛马大赛上把这只镯子交给了我,说了我用完了之后还给他,可是我一直没有发现他在什么地方。”

    宁鹤听着这番话稍微有点不太明白,这只镯子不是秦羽炔送给她的吗?为什么会让何海棠还给他呢?

    “他这个东西不是已经送给你了吗?为什么还要让你还给他?”

    何海棠对着宁鹤非常坦荡的笑了一下,“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个东西送给我,只是我说这件东西对我而言稍微有点用处,所以他才把这个东西给我的,现在我已经用完了,当然可以完璧归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