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情夫(五)

    冥冥之中,叶音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

    一个五六年前的梦里。

    无怪她会这样想,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又一次站在了宁羡公司的门口。

    早在叶音发现那件事后,她就再也不曾来过宁羡的公司。

    就连和宁羡解除婚约,她也是径自告诉了家里,然后单方面解除的。

    所以,她是梦到了那件事吗?

    毕竟,也就只有那次“捉奸”,才会让她厌恶这里到,永远再也不想踏入一步。

    然而很快,叶音发现有些事似乎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

    明明她是想要转身离开,但是自己的身体就仿佛控制不了一样,反而昂起头,挺直了背朝里径自走去。

    因为这是梦到了以前的画面,所以也会重复当时的一举一动吗?

    就连神情,几乎也一模一样。

    的确,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自信万分,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赶往宁羡的总裁办公室,迫不及待想要打脸通知自己来捉奸的那个人。

    然而,却一点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究竟会面临什么。

    叶音一边在梦里“被动”地走进电梯,一边忍不住在心里苦笑。

    或许就像谢湛后来替自己总结的那样,对着宁羡,她总是天真幼稚得过分。

    因为总想着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不仅了解彼此熟悉彼此,更有着一段互相都点头答应了的婚约,所以,才有了如今过度的盲目信赖。

    盲目到,都忘了——

    很多时候,人往往都是会变的。

    很快,便到了顶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叶音”从里大步走出,一路直行。

    然而,在即将走到最里那间紧闭的办公室门前时,又倏然脚步渐缓,手心里不断渗出的细汗几乎要将“她”的手烧出一个洞来。

    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在纯黑的门前站定,伸手笃笃敲了敲门。

    等了许久,在“她”忐忑不安地以为或许她要找的人根本就不在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了——

    与此同时,叶音顿时就想要闭上眼,好让自己不会感受到那般铺天盖地而来的尴尬。

    因为完完整整经历过这一切的她很清楚,自己接下来一定会看到那个人。

    自己现在老公的前任秘书。

    也是,“她”的未婚夫宁羡,当时的地下情人。

    田可心。

    然而,注定的事情还是会再一次重现。

    站在办公室紧闭的窗帘漏出的光投射出的门口阴影里,“叶音”一动不动地目视着眼前这个衣衫不整的漂亮女人。

    透过微光,“她”能清楚地看到女人露出的脖颈和胸上密布的大小吻痕。

    最糟糕的是,与此同时,“她”还听见一旁开着门的休息室里传来了哗哗作响的水声。

    以及,一道熟悉的冷冷男声。

    “田秘书,是谁来了?”

    身上布满吻痕的田可心看着“她”讥讽地笑,然后语气恭敬讨好地说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的名字。

    “叶音”的身体一点点变凉。

    然而,“她”没想到,原来对一个人的打击能做到如此彻底。

    彻底到,足以让人心生绝望。

    因为接下来,不管是“她”,还是叶音,都清楚地听到了宁羡在浴室里的回答。

    “让她先等一会儿,我处理好后就出来。”

    ……

    滴嗒滴嗒的泪仿若雨滴,渐渐在地板上聚集了一地。

    仿若一只被人抛弃的悲惨小兽,无声的泪里蕴满了数不清的悲伤与绝望。

    让正在“被动”哭的叶音都有些不忍心了。

    忍不住开始心疼那个时候的自己。

    纵然单纯天真,似乎让田可心他们觉得其实是蠢,但是那个时候的叶音是真的很相信她的未婚夫宁羡。

    是真的相信,她和宁羡能够一直在一起,直到地老天荒。

    然而,也正是她一心相信,一心想要在一起的那个人,却和他的秘书一起,亲手打碎了她在心里偷偷编织的童话。

    “姐——”

    倏然,一道熟悉好听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

    “你的房间里好暗,姐姐你做什么大白天拉着窗帘……”

    说着,那道熟悉的俊秀身影走到了房间窗边,伸手将窗帘打开,然而在笑着转身的刹那浑身猛地一怔,“姐姐你……你怎么在哭?”

    意识到这个事实,俊秀少年也不再嘴角含笑了,霎时板直了脸,“姐姐,谁欺负你了?”

    “叶音”仍旧无声地流着泪,一句话也不说。

    对此,少年并不气馁,一连说了好几个人名都不曾得到回应,就连家里人称谓也说了好几个后,最终,他吐出了那个名字。

    “宁羡。”

    “叶音”的全身猛地一颤。

    见状,俊秀少年顿时站起身来,“原来是他。”

    那双比琉璃更加干净剔透的漂亮眼睛里破天荒蕴满了肉眼可见的深深怒意,捏紧了拳头,他转身就朝门外走,“姐姐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宁羡为你出气。”

    “阿湛,你别去——”

    仿若一具僵硬的尸体,一直不曾说话,就只是无声流泪的“叶音”哑声叫住了他。

    然后,缓缓地告诉他一个事实,“因为去了也没用,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了……”

    艰涩地说完最后,“她”的眼顿时又落下泪来。

    “姐姐……”

    终于,像是彻底忍受不了一般,“叶音”崩溃地大哭出声。

    “阿湛,宁羡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阿湛,宁羡爱上了别的女人……他不要我了,没有人,以后没有人爱我了……”

    谢湛一边耐心地听着这段已然失态到语无伦次的话,一边把“叶音”拥进自己的怀里,焦急心疼地轻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有人爱你……姐姐,他不要你,我要你……宁羡不爱你,谢湛爱你……”

    “姐姐,你别害怕,我爱你,你有我爱你……”

    “姐姐,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爱你……”

    “别人给不了的,我全都给你……”

    “我会永远爱你,谢湛,永远爱叶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