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好淫荡好想要(一更)

    这算是……突如其来的表白吗?

    陈晋渝错愕不已,完全想不到宋明洲会喜欢她。

    以前也有过男生对她表白,但大多是以情书的形式,像这种当面说出来的,很是罕见。

    她又不争气地脸红了。

    特别是身下还插着他的东西。

    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

    陈晋渝招架不来这种打直球的,好半晌都不知该如何作答,她说不清对宋明洲的感觉,讨厌的时候很讨厌,但偶尔,也会有一两个瞬间觉得他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可是。

    宋明洲这人坏坏的,不会又在捉弄她吧……

    她又不是没上过他的当。

    各种情绪交织下,千言万语烂在肚里,陈晋渝淡淡地吐出一个字:“哦。”

    宋明洲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通过声音识别陈晋渝当前是什么反应,他很不满意,怎么说这也是他第一次表白,陈晋渝的回应也太淡定了。

    “没别的要说的了?”他不甘心又问了一遍。

    陈晋渝看向他,两人近在咫尺,呼吸交错,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迟疑地问道:“那…谢谢你的喜欢?”

    “操你会不会——”

    宋明洲忍不住骂出来,还谢谢他的喜欢,然后补一句“但是我们不合适”?

    他朝陈晋渝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软软弹弹的,一下子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这不还没开始干,讲那么多有什么用。

    “趴过去。”他将她往前推,前戏做得差不多了,陈晋渝被他摸得浑身发软,闻言听话地移往浴缸的另一边,塌着腰,跪趴在边沿上,屁股对着他。

    现在再做这些动作陈晋渝还是有些羞涩,好似无论做多少次她都不太能承受得住,尤其是平时乖乖女当久了,和现在的模样形成巨大反差。

    有时她也挺恍惚,这真的是她吗。

    更恐怖的是,她又觉得特别刺激。

    宋明洲都要带坏她了。

    好在他眼睛望不见,让陈晋渝能放开很多。

    宋明洲抚上她的腰,带起一片哗啦啦的水声,他精准地找到穴口所在,龟头上下磨蹭了几圈,陈晋渝惹了一身的火,迫切地希望他早点进来。

    她用那两瓣阴唇裹着宋明洲的柱身,明知宋明洲故意不动,可是她没能把持住,拱来拱去,像是在摇小尾巴似的,就差直接喊他插进去了。

    “我要……”

    宋明洲没从她嘴里听见自己想听的,自然不会轻易让她如愿。

    陈晋渝伸手往后,去寻宋明洲那根硬得发烫的东西,还不忘娇声道:“痒痒的……”

    宋明洲反扣住她的手腕,“哪里痒?”

    陈晋渝抿着唇,身上难受心里也难受,那种矛盾感再一次袭来,可终究没能敌得过生理反应。

    “哪里都痒……”陈晋渝快哭了:“求你操我好不好……”

    宋明洲哪受得了她这么说话。

    下一刻,布满青筋的性器直直地插进蜜穴,小小的洞口被撑得满满的,周遭也已泛红,不留一丁点空隙。

    严丝合缝,甚至不堪重负。

    “呜……”陈晋渝呜咽出声,腿一下子也软了,被宋明洲提着腰固定住。

    陈晋渝是敏感体质,两人结合处的啪啪水声盖住了浴缸里的水声,淫液顺着她的大腿流到水面上,糜烂不堪。

    每被宋明洲插入一次,稀疏的阴毛就会沾一次水,温暖的水流一点点漫过她最脆弱的地带,全身泛起酥麻感。

    他怎么这么硬,次次都戳到她的点。

    陈晋渝呼吸渐渐急促。

    后入得太深了,小腹都有隆起的痕迹,她往下看了一眼。

    她从前不敢直视那里,偶然看了一眼便会匆匆移开视线,让她看着宋明洲是怎么干她的,陈晋渝做不到。

    她连宋明洲那玩意儿长什么样都没仔细看过。

    哪怕已经吃过很多次了。

    但是今天。

    陈晋渝喘着气,望着那根硬棒一点一点地没入自己的身体,平常小到只有一条缝的地界被开天辟地,硬生生容纳进来一个属于男人的东西。

    蛮横地霸占着她的地盘。

    还让她舍不得推开。

    想让它进得更快些,待得更久些。

    她拉着宋明洲的手,从后腰到前胸。

    最后停在那一颗通红的樱桃前。

    宋明洲一掌已经包裹不下了,但不妨碍他肆意揉弄。

    陈晋渝比身下的水还要软了:“唔…”

    “又变大了……”陈晋渝哑声道。

    宋明洲听在耳里,竟演变出一种对他包不住她的埋怨。

    他捂住了陈晋渝的嘴。

    并将两根手指塞了进去。

    “嗯……”陈晋渝含住他的手指,灵巧的小舌头缠绕上去,闭着眼睛吮吸。

    都被填满了。

    每当做爱时,陈晋渝就觉得自己变了个人。

    穿裙子都要过膝的一个人,此时脑海里想的却是,在空旷的教室或者在白天的野外,把裙子掀起,去迎合他的抽送。

    好淫荡……好像要……

    “啊——”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晋渝哭着叫了出来。

    同时也喷了一池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