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解决的办法

    来到别墅后方,白茹雪透过窗户向屋内看去,卧室里的场景简直让她又羞又气!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菲羽,此时正光着身子跪趴在另一个女孩身上,她俩身边围着一圈老男人,其中一人赫然将自己的中年鸡巴塞进了菲羽娇嫩的湿润肉穴奋力抽插!

    另一名女孩躺在菲羽身下,手里抓着两根肉棒下意识撸动,而一个老男人像蛤蟆一样趴着,屁股就蹲在她俊俏的脸上,他耸动腰部,长满杂乱阴毛的性器在她小嘴里进进出出,阴囊不停拍打在女孩的脸蛋上。

    一群肮脏玩具!你们……你们竟敢!

    盯着屋里的男人们,白茹雪怒火中烧!挺拔的胸脯跟着主人微微颤抖,她咬紧下唇,向前走了一步,抬起小拳头就要破窗而入!

    “等等!”

    趴在窗台偷看的莉娅赶紧叼住白茹雪的袖口:“冷静小雪——记住!魅魔要时刻保持优雅!不可以像你这样失态!”

    “菲羽是我的好朋友!”

    白茹雪又气又怒地看向莉娅:“我不能让别人欺负她!”

    “诶呀,哪里欺负了,仔细观察嘛——诺,你瞧。”

    莉娅饶有兴趣地看向屋内。

    “……”

    强压怒气,白茹雪循着莉娅的视线看去。

    卧室中,菲羽和另一个女孩已经换了姿势。

    她们躺在床上,屁股和腰部被高高抬起,大腿压住柔软的胸部,膝盖则碰到肩膀——其动作幅度之大,甚至让两人的小穴和屁眼都直直朝向天花板。

    男人们拖动菲羽和另一名女孩,使两人翘起的大屁股和腰部靠在一起,饱满的臀肉相互挤压,呈现出饼状的厚实感。

    风格迥异的肉穴和屁穴,像淫荡的花朵一样朝天空绽放,两个男人抬起毛腿坐在两个女孩或白皙或健美的屁股上,顺势将鸡巴塞进阴道,他们背靠着背,抓住两女的脚踝,像抓着方向盘一样,开始生龙活虎地肏二女的穴。

    然而,被人如此下流地玩弄,菲羽满脸绯红,表情却并不难过——甚至,她看上去颇为享受!

    手里抓住两根鸡巴轻轻撸动,菲羽笑着说了句什么,另外两个男人立刻把屁股坐在她和另一位女孩脸上,肉棒顶在她们嘴边,二人没有犹豫,张开小嘴把鸡巴含进了嘴里。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看动作不难猜想——菲羽主动要帮男人们吃鸡巴……

    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

    不……不会吧?菲羽怎么可能……主动给男人口交?还任他们摆出这么下流的姿势……

    白茹雪傻傻地看着,真空的百褶裙里,淫液缓缓从肉缝里渗了出来……

    “看到了吧?你的朋友似乎和你一样,都是喜欢玩乱交的性格哟~”

    耸耸小鼻子,莉娅妩媚一笑,猫瞳满是深意地看向白茹雪两腿间:“你又湿了小雪……怎么样?反正是你朋友,要不要进去加入他们?有了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这群男人绝对撑不了几个回合……”

    “!”

    莉娅的话似乎惊动了看得入迷的白茹雪,她慌张地看了一眼莉娅,又看了看别墅里的菲羽,缓缓退了两步后,突然转身就跑!

    不……不信!不信不信不信!

    菲羽不是和自己一样的自慰狂!她只是个普普通通,性格直爽的女孩子!

    一定……明天一定!自己要问个明白!她一定遇到了不好的事!

    夜风吹过脸庞,白茹雪奔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身后传来了莉娅焦急的呼喊:“啊喂——等等……等等姐姐啊!”

    “……”

    低头放缓脚步,莉娅赶紧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灵活地窜到白茹雪肩膀上:“呼……呼……唉,我的妹妹,姐姐比不得从前啦——现在我只是一只会说话的猫罢了,实在跟不上你的速度啊……”

    看着莉娅蹲在自己肩膀大口喘息,白茹雪有些心疼,她温柔地为其理了理毛发:“抱歉莉娅姐……我……我只是……”

    “我理解……”

    微微眯眼,惬意地享受着白茹雪的抚摸,莉娅轻声打断她的话:“突然看到自己的朋友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难免会感到不知所措嘛——有时候,逃跑并不可耻哦~”

    “不!我不逃!”

    白茹雪坚定地看向莉娅:“菲羽和那个女孩一定是被强迫的!我会调查清楚,然后……”

    歪歪头,她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然后,我会用魅魔的办法解决他们……”

    “不错嘛!很有精神!”

    喵爪用力拍了拍白茹雪的肩膀,莉娅显得很是振奋:“没错!就是这样!我们魅魔是最优雅,最迷人的魔物!不管遇到什么人和事,都要笑得从容!”

    “哈……不过,还得等明天先问问菲羽了——我实在没勇气就那样走进去……”

    其实,白茹雪是在担心,万一走进去后,菲羽笑着对自己说,她是真心喜欢被男人们玩弄,那该怎么办……

    “没关系!勇气也是可以培养的!现在……让我们回家吃小鱼干喽!”

    ……

    另一边,菲羽和林裳美依然在和男人疯狂交媾,她们几乎被用遍了各种姿势!两人外阴红肿,子宫填满了精液,连小腹都微微隆起。

    菲羽更是高潮了无数次,身体敏感到被碰一下几乎就要高潮。

    不知道被肏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菲羽疲倦地合上双眼时,阴道里还在传来被摩擦的快感……

    第二天。

    阳光明媚。

    清晨,振振有节奏的“啪啪”声将菲羽吵醒。

    迷迷糊糊醒来,她发现张总正在自己腿间卖力动作着,阴道里传来似有似无的快感,而妈妈也躺在身边,被小张肏得娇喘不止,其他大叔们,似乎都已经回去了……

    还在干我——原来昨天不是梦啊……

    菲羽暗叹口气:昨天玩得太疯了……自己简直都不像自己了——做爱居然也有那么多玩法……

    阴道再次湿润起来,菲羽轻轻呻吟,慢慢有了快感,开始迎合着张总的抽插。

    在母女俩体内各自射了一发,四人这才去洗澡,洗浴期间,几个人自然又少不了一番大战。

    洗干净身体,发泄完欲望,又排出子宫里存积的精液,菲羽和妈妈这才穿上衣服,让张总开车送其上学。

    相互道别,约定下次在讨论新玩法后,张总调转车头,送林裳美回家。

    ……

    走在宽广的操场上,菲羽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昨晚居然主动让一群大叔玩弄自己!而且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一年……

    天……还是杀了自己吧……

    快感已然消退,理智重新盘踞在脑海,带给菲羽深深的负罪感:怎么就放纵自己了呢……明明是被强迫的,明明当着妈妈的面,明明被一群陌生大叔上,居然还不要脸的高潮了那么多次……

    红着脸蛋,菲羽每走一步,被肏弄了整晚的红肿肉穴便一阵刺痛——不止是外阴,她明显能感到阴道肉壁也肿了起来,有种“鼓鼓囊囊”的感觉……

    该死……下面都被那群混蛋插肿了!今天的体育课可怎么办……

    犯愁间,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甜美的声音:“菲羽!等等我们嘛!”

    “!”

    微微一惊,菲羽转过身,发现白茹雪和江可沛正结伴向自己走来。

    “啊哈哈,是小雪啊,你的病好了吗?今天和沛沛一起来的?”

    挠挠头,菲羽打着哈哈。

    “嗯!”

    白茹雪甜甜微笑,就像无垠草原中的一缕微风般纯瑕。

    “在路上碰到沛沛了——昨天菲羽有心事吗?你给我打过电话后,我很担心,所以去你家找你,但是你爸爸说你没有回家,他也不知道你去了那里……”

    顿了顿,白茹雪弯起大眼睛,笑得更加温柔:“不要紧吧……菲羽?”

    “没……没事啊。”

    叁人结伴向教室走去,菲羽把背包甩在肩上用手指勾住:“昨天出去嗨了一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没和我爸爸说。”

    推了推厚重的眼镜,江可沛望向菲羽:“出去玩?玩什么?为什么不叫上我?说起来……昨天你情绪就显得很反常,回家的时候也找借口推脱,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微微低头,娇小少女的镜片闪过一丝光泽:“我说肥鱼啊……你是不是有了男朋友?他是不是对你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和小雪啊……”

    “没没没有男朋友啦!”

    菲羽赶紧红着脸解释:“就算有男友,他也不敢对我不好啊!我不揍死他丫的!真的!真的只是出去玩罢了……”

    “好啦沛沛,不要戏弄菲羽了。”

    白茹雪娴静微笑:“她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谁还没个自己的小秘密呢?我也有哦,沛沛也有吧?不愿告诉任何人的小秘密……”

    “……”

    顿了几秒,鼻子里轻轻嗯一声,江可沛低下头不再言语。

    ……

    回到教室,男生们见了白茹雪,立刻激动地不能自已,连女生们也站了起来——没办法,白茹雪可是全班的班宠,温柔可爱学习好,待人真诚,人气相当高!再加上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这让她男女通吃……

    “喔哦哦!白同学!你的病不要禁了吧?”

    “小雪!听说你感冒了!我为你熬了姜汤,请你务必收下!”

    “这是昨天的课程笔记!茹雪,我为你多抄了一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落下进度了,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问我哦!”

    “哈哈……”

    尴尬微笑,白茹雪不着痕迹地扫过各位男同学们的腿间,手忙脚乱地拿好男生们不由分说塞到自己怀里的物品,略显羞涩:“谢……谢谢各位……”

    有女生不满地拉开男生们:“你们呐!小雪才刚康复,你们围着她大叫,不利于病人恢复懂不懂?”

    “就是!来雪,我家不是卖珠宝的嘛,我让我妈订做了一条蓝宝石项链,送给你,它可以保佑你健康无忧哦。”

    “啊?”

    白茹雪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不不……楠楠,这太贵重了!戴上的话脖子会断掉的。”

    “哈哈!什么话?也没多少钱啦——诺,乖乖别动,我帮你戴上。”

    叫作楠楠的女生撩起白茹雪的发丝,双手提着项链,轻轻蹭过她滑嫩的皮肤……

    “(>﹏<)……”

    感受着对方的动作,白茹雪乖乖站好,动也不敢动,一脸紧张的小模样。

    其他男生们眼里满是羡慕,大脑不约而同地闪过一道想法——啊啊啊!小雪紧张的样子也好可爱!好嫉妒!我也想和小雪贴贴!要是自己也是女孩子就好了!这样能摸到白同学细腻的肌肤了……

    女孩子真好啊,可以光明正大的耍流氓,男生们还很吃这一套……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菲羽有些汗颜:小雪还真受欢迎啊……如果她也像自己一样被老男人们……这群家伙知道了还不得直接疯掉……

    甚至,就连老师进来时,都眼睛一亮:“哦?白同学来啦?怎么样?病好了吗?”

    “嗯……”

    白茹雪文静点头:“谢谢老师,已经好多了。”

    说罢,她低下头有些脸红:的确好多了,肉穴已经不怎么痛了……

    略显羞涩的模样让同学们再次心跳加速,纷纷交头接耳,还是老师干咳一声,宣布上课,才让教室安静下来。

    ……

    时间缓缓流逝,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不时回头讲解着,同学们大多盯着课本,不停在本子上写写记记,课堂氛围相当浓厚。

    “……”

    就连白茹雪也没有在课堂上自慰,她看看自己身边的憨小子同桌,又看了看一样是自己同桌,但离自己一个过道距离的菲羽。

    接着,她眉头微颦,咬咬小牙,像是决定了什么,随后身子一歪,重重摔倒在过道上。

    “砰!”

    正正倒在菲羽身边,白茹雪的胳膊用力摔在地上,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一时间,同学们纷纷站起来查看,老师也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白同学?你怎么了?”

    “唔……”

    白茹雪表情难受,捂紧小肚子:“老师……我……肚子痛……”

    生……理……期?!

    这位中年女老师扶了扶眼镜,赶紧招呼身强体壮的憨小子:“石……石同学!快!快背茹雪同学去医务室!”

    “啊?哦。”

    憨小子愣了愣,赶紧点点头,伸手去拉白茹雪。

    粗糙的大手握住白茹雪纤细的手腕,细腻柔滑的触感让憨小子有点脸红:“白……白同学,我背你去医务室吧……”

    其他男生差点嫉妒到翻白眼:不许乘人之危啊混蛋!别用你的脏手碰白同学!为什么!为什么坐在白茹雪身边的不是我?!

    勉强撑着地面坐起来,胳膊被人握在手里,白茹雪羞涩地看了憨小子一眼,随即低下头:“嗯……”

    看到这幅画面,男生们的眼里已经开始冒火了!就连女生们也向憨小子投来了不善的视线……

    “……”

    女老师默默推了推眼镜——她明显感受到了班上的奇妙气氛……

    菲羽再也看不下去,干脆站起身:“算了老师!我背小雪去吧!她好歹是个姑娘家,让男生背,会不好意思的。”

    班上顿时一阵交头接耳地赞成声,老师也点点头:“啊……那……那就有劳杨同学了,你也是女生,不要太过勉强。”

    “没关系!论力气我不会输给男生的。”

    点点头,菲羽利索地背起白茹雪,挂在菲羽身后,她浑圆的屁股因此格外凸出。

    轻轻颠了颠白茹雪,百褶裙微微飘动,露出一截白嫩肉感的大腿,看呆了班上所有人。

    如果菲羽动作再大些,同学们就会发现:白茹雪是没穿内裤的……

    “忍着点小雪!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嗯……”

    轻轻应了一声,白茹雪将头放在菲羽肩膀上,心里得意微笑:很顺利嘛——两人独处,看你还怎么躲开话题,菲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