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助攻

    捏了捏太阳穴,秦依依轻揉了一下秦小林的头,没有吭声。

    秦家内,会议似乎还在持续……

    “爸,秦依依这次回来明显就是想要要钱嘛!现在还勾搭上了顾寒,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卷铺盖走人嘛!”

    秦如月似乎很清楚现在的处境,毕竟她母亲是张彩,说到底连后妈都够不上,毕竟连秦立业也不是亲爹。

    “闭嘴吧!你看看人家的女婿,你再看看你,什么玩意!”

    好在霍裘当时不在,秦如月正准备反驳的时候,坐在秦立业身旁的张彩,给秦如月使了一个眼色,这才闭上了嘴巴。

    “行了,这事儿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别难为小雪了,再怎么说,她快要结婚了不是?”

    张彩这个当妈的,忍不住开口为她辩解。

    不过秦立业似乎油盐不进,冷沧冷冷的打断,“你以为秦依依还是四年前那么好打发啊?要不是她傍上了顾寒,哼!”

    秦家争端不休,围绕着的中心似乎还是公司的利益问题。

    关于顾寒认子这件事,很快就被不少媒体给挖了出来,不仅如此,就连秦依依也跟着人肉了出来,别疯狂转发。

    一夜之间,a市都成了秦依依隐形的情敌。

    “妈妈,你上热搜了?”

    秦小华拿着平板,踮起脚将它放在厨房上头。

    秦依依将湿手擦了一下围裙,出国的这段时间,她全心投入的都是孩子身上,对于这个男人,似乎快要淡出自己的生活。

    要不是今天顾寒及时赶到,她今日真是要下不来台了。

    浏览了热搜的网页,秦依依的反应很是平淡,反手将平板扣在桌面,和三个小家伙儿吃着饭。

    次日。

    “老板,你看到了吗?”

    南淮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慌张,一路跟在顾寒的身后,虽说他是个顶尖黑客,但平日里对顾寒的形象管理还是很到位的。

    “恩。”顾寒倒是轻描淡写,对比一下南淮肿的厉害的眼睛,顾寒更是平静。

    他接过南淮的手机屏幕,上面呈现的是秦依依的照片,平日里一向冷沧冷着脸上,透出微笑。

    “依依!”

    ……

    秦家三个小正太从小聪慧,这一点基本上完美的遗传了顾寒的基因。

    “说吧!这短信怎么回事?”

    银行卡里的金额从来不会说谎,秦小林看着妈妈,神情果然不同。

    “妈妈,这事儿是我干的,和弟弟们无关。”

    “不,妈妈,是小华的错,你不要怪罪哥哥。”

    “妈妈,是小宝~”

    小宝一吭声,简直就甜到不要不要的,秦依依回国就是希望接掌秦氏不假,但是她更希望她的孩子,平安!”

    “说吧!妈妈不喜欢撒谎的孩子。”

    秦依依教育孩子的理念受西方的影响,对待小孩子也是平等的。

    秦小华拽了一下哥哥的手,似乎在等哥哥发话。

    “妈妈。”

    小孩子们一五一十的说完之后,一直沉默的秦依依缓缓的开口了。

    “这事儿不允许有第二回知道嘛!把钱还回去吧!”

    点了点头,秦依依确认钱的来源地址后,瞳孔放大了不少。“顾氏集团?”

    ……

    会议室内,顾寒一身黑衣黑裤的端坐在董事的位子上,一张俊美的脸上,浑身都散发着高雅的一气息。

    发言的是公关部门,当正讨论到网络谣言时,顾寒咳嗽了一声。“今天就到这儿吧!散会!”

    “怎么?你还有事儿?”

    顾寒盯了一下南淮,估计又是公司内网的事儿。

    “老板……”

    看着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顾寒大概已经猜出,刚才开会就心不在焉,“你要赔?”

    “啊?”这话让南淮彻底精神了,开什么玩笑,那么大一笔钱,就是把他卖了也还不起啊!

    “老大,内网那明显有被人为破坏过的痕迹啊!虽然我还不能查出对方是谁,但只要给我时间,我……”

    摆了摆手。

    “老板,楼下有个姓秦的小姐找您!”

    顾寒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一会儿要说点什么好呢?”秦依依低声的呢喃着。

    时隔四年,再一次回国,没想到再一次见面确是这个场面。

    微微蹙眉,顾寒看了一眼呢喃的女人。

    脸色有些古怪。

    秦依依挽了一下背包,搭配的时尚感,完全不像有三宝的妈妈。

    “秦小姐!”

    顾寒走到了她的身旁,打断了她的思考。

    瞬间,秦依依上扬起下颚,正好对上他那深邃的眸子。

    随后果断的站了起来。

    “顾先生,那天谢谢你。”

    感觉到秦依依的羞涩,顾寒微微侧目,不由得多问了一句:“你说哪天?”

    秦依依心虚着错了一下双目的交错,这时早先准备好的说词,此刻全都被四年前的记忆遮盖住了……

    顾寒看到眼前女人羞涩的反应,尽量忍住嘴角挽起的笑意。

    “如果秦小姐说的是在秦家的事儿,我想你真的是客气了。”

    被他这么一说,秦依依显然自然了不少,没错,要不是四年前她误睡了他,也没有今天的一切。

    “顾总,董事会等您。”南淮犹豫了好久,还是走过来提醒。

    点了点头。

    “那就不打扰了,顾总。”

    目送秦依依走出公司后,顾寒压倒似的正了正西装,强势的推开了推开了董事会的门,贵气桀骜的他和刚才大相径庭。

    自从顾寒出现之后,秦立业家就没有消停过。

    为了打听出顾寒和秦依依的关系,老爷子是没少动人动钱的,但是,秦立业实在想不到两家的势力对比,差距悬殊。

    “老爷,你想到办法了?”张彩坐到身边,笑着。

    “你去派人安排下,今晚我做东,务必要人请到顾总和秦依依。”

    “什么?”张彩诧异的看着,似乎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老爷,这恐怕不妥吧!”

    张彩的小九九立刻算着,她可不想再走秦依依母亲的老路,毕竟摇摇欲坠这个词,她年轻的时候就玩过了。

    “少废话,安排。”

    虽然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还是将消息放了出去。

    晚间……

    秦小林看了看周身的环境,圆桌上,秦如月正在给妈妈倒着香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