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情敌

    第三十五章情敌

    卓千泽一宿没睡......

    隔日两个眼眶发黑,满脸菜色,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但......还是不知如何取舍。

    卓千泽随手折下枝桃花,边行边摘花朵,口中念念有词。

    “玥无暇、玥泽、玥无暇、玥泽......玥泽?”

    旋即将秃枝扔掉,又伸手在桃树上折了一枝。

    “玥泽、玥无暇、玥泽......玥泽??”

    “大早上就辣手摧花?”玥明知从背后一把揪住卓千泽的抹额,用力一拉。

    卓千泽毫无防备之下,踉跄向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玥明知!!!!”他一跃而起,双臂勒住玥明知的脖子拳打脚踢了一顿。

    果然,嬉闹、拳脚相向,才是兄弟间的问候方式。

    桃花源陆氏家规之一,早膳需按辈分分殿用膳。是以陆瑶、陆子铭、玥无暇、玥泽、等人齐聚偏殿。

    卓千泽、团子君、玥明知来时,其他陆氏子弟两两入坐。只有靠近窗棂旁的食案并排坐着三个人,陆瑶坐在左侧,玥泽坐在右侧,将玥无暇夹在当中。

    对面,陆子铭一人孤零零独坐,一副尚未醒酒的模样。

    “铭弟最近酒瘾犯的不小啊,频频饮酒还不叫上为兄,你这样未免太有失妥当吧!”卓千泽靠着陆子铭坐下,详装不在意地扫了对面一眼。

    那头,玥无暇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将案上汤食小口饮用,分坐在侧的玥泽陆瑶也都极其斯文地小口用膳,不时隔空对视,以眼神杀死对方。

    陆子铭自刚才一直瞧着对面女人间的明争暗斗,不禁翻了个白眼,感叹她们实在是太傻太天真!

    自以为情敌就在眼前,其实连正主是谁都没搞清楚……

    “你以为我想饮酒?还不是被拉去坐陪!”陆子铭对卓千泽抱怨道。

    这都是因为谁呀!

    “谁拉你坐陪?”

    “不想说!”咬了口肉馅包子,陆子铭不再理他,埋头苦吃。

    卓千泽在陆子铭这儿碰了个钉子,也不在意。端起汤羹,视线又不受控制瞟向对面。

    玥泽正笑眯眯地望着玥无暇的侧颜,时不时在他耳边低喃着什么,温柔的几乎能掐出水来。

    怎么对上自己就成了女霸王?

    他抿嘴儿品了口汤,一抬头正对上玥无暇。

    他在看他!

    汤汁直接喷射而出,飞溅得到处都是。

    这厢,卓千泽以手掩嘴,干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那厢,玥无暇夹起个肉包,送到玥泽的食碟里。

    陆子铭怔住了!

    卓千泽怔住了!

    一干了解皓月君为人的少年也怔住了!暧昧的眼神在玥无暇和玥泽身上扫来扫去。

    想不到皓月君和这个表妹才是一对儿。陆瑶苦追这么多年,他何时让她碰触过衣角儿?

    玥泽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令皓月君主动示好!!

    恐怕,好事将近也!

    陆瑶脸色更加难看,强忍着没当场掀桌子,瞪了眼玥泽,拂袖而去。

    玥无暇挑起惊涛骇浪,自己却跟没事儿人一样,依旧端坐如松,墨染的眸子依旧淡淡地望着卓千泽。

    不言、不语、不问、不说。

    心头传来些许轻微的刺痛,像是细针轻刺,一下又一下。

    卓千泽皱了皱眉。心下有了决断。

    早膳用罢,邻近镇上传来异动,尊师命下山历练的团子君等人匆匆赶往。临行前交代卓千泽可以先一步回山,遭到他的严词拒绝。

    开玩笑,他还没搞清楚小鱼儿和半月岭有什么关联,怎能轻易离开?

    团子君无奈,只得将归期定为5日之后,并托玥无暇修书一封向玥忧隐禀明原委。

    送走团子君,卓千泽悄悄溜出桃花源,半路被长古煜撞个正着,寒暄两句后,卓千泽借故告辞,御剑前往桃花源,半路上还买了些肉丸、烤鸡、东坡肉。

    湖水甚为古怪。卓千泽也不敢再靠近,远远找了棵矮树。卧在树枝上静待小鱼儿。

    他若与这半月岭有关,必然马上能察觉自己的气息,前来相见,想来也不会等得太久。

    果然,不过半盏茶的光景,卓千泽腰上一沉,小玥无暇凭空出现在眼前,正骑在他的腰间,双手拄在他胸口上,顽皮地朝他吐舌头。

    “重!快下来!”他故意板着张脸,严肃地道。

    “不要!”小鱼儿非但不怕,反而笑得越发灿烂,整个人趴在他胸口上,不肯起来。

    那双同是墨染的眼眸,叫卓千泽心下一软。想起了永远不会露出此种神情的玥无暇。

    原本要推开他的手,转而环抱住小鱼儿,在背上拍了拍。

    “乖!哥哥给你带了肉丸,想吃吗?”

    怀中的小人儿立刻点头如捣蒜。双眸闪闪发光,满脸垂涎。

    真是只小馋猫!

    抱着小鱼儿行至湖畔,白日间,静湖依旧静宁如初,湖面如镜,不兴波澜。

    拿出诸多吃食,递给小鱼儿,果然见他如上次一般将东坡肉等物丢进湖心,然后一脸满足地拍拍肚子。

    “小鱼儿,为何你要把吃的扔到湖里?”卓千泽详装不解,仔细留意着他的反应。

    “不然呢?要怎么吃?”小鱼儿回答的相当自然,仿佛如此用餐乃是最正常不过。

    “放嘴巴里吃,就像这样。”卓千泽扔进嘴巴几颗红枣,大嚼出声。

    “湖水就是我的嘴巴呀!”小鱼儿眨眨眼,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哦……正确的说这里才是我的嘴巴......”

    只见他蹦蹦跳跳地捡起一根树枝,绕着湖边画了一条长长的曲线。“从这里到那里......靠近水边的这一圈才是我的嘴巴。静湖其实只是我的口水!”

    “......”卓千泽手里的红枣掉了一地。

    他看看小鱼儿,又看看不着边际的静湖。

    “你说,这么大的一片湖泊都是你的口水?河岸是你的嘴巴?”

    “嗯!”

    “......”

    “小哥哥,小鱼儿是一条鱼哦,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烈焰沉鱼。”他蹦回卓千泽身边,抱着他的腰摇来摆去。

    “我是一条好大好大的鱼,真身镶嵌在半月岭地心里,只有嘴巴张开露在地面,是不是很嚣张啊?”小鱼儿吐了吐舌头,期待的眼神似是在等着卓千泽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