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玥无暇醉酒

    第三十七章玥无暇醉酒

    “......”卓千泽。

    “......”玥泽。

    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玥泽清了清嗓子,有些为难却不意外。“卓千泽,你知道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吧……你儿时在碧潭水畔脱光衣服,洗澡、摸鱼的样子本尊都历历在目……”

    卓千泽越听越不对劲儿,什么叫在她面前脱光洗澡?还历历在目?

    突觉下半身凉飕飕的,卓千泽低头扫了眼腰际。见衣衫整齐,这才放心。

    “虽说本尊羞花闭月,天人之姿,但凡是世间男子,无一不倾心折服。怎奈本尊把你当成兄弟、伙伴、侍从、美食提供者,却无半分男女之情。这世上也只有无暇哥哥乃是我心之所向!”玥泽说的坦荡荡,没有一分小女儿的娇羞之态。反倒是卓千泽越听越扭捏纠结起来。

    都是一起长大的,为何玥无暇就心之所向,而他就是个侍从、美食的提供者?

    “玥无暇好在哪里?”

    “他呀……”说起心上人,玥泽马上一脸痴迷,翻脸比翻书还快。“他自小就清冷独特,气质脱俗。即便被你拉着胡闹,也会温文尔雅地端坐在侧,从不喜形于色。”

    她顿了顿,接着说。

    “无暇哥哥灵力淳厚,从他为我设下的结界中就能透过灵力感知他纯净不染尘埃的心性。这样的一个人,要是能喜欢上谁,那定会是一辈子都喜欢的。”

    卓千泽暗自点点头,这点倒是有几分赞同。就玥无暇那一条路走到黑的执拗性子,喜欢上了谁,还真是甩都甩不掉,赶都赶不走!

    不过,玥无暇会说情话吗?不太可能吧!莫非是个行动派......

    “所以,你还是去喜欢别人吧!然而,世间再也无如本尊一般独特的女子,这是你的不幸......”

    玥泽一直喋喋不休,打断了卓千泽的胡思乱想。

    他捡起花束,自怀中掏出一把瓜子,塞到她手里,堵住玥泽的嘴。

    “你喜欢玥无暇是你的事,我追求你是我的事……算了,此事缓缓再提,我去找陆子铭了!”

    被拒绝到也不觉如何难过,只是在玥泽心里玥无暇就这么好?好到无人可及?

    想要分开他们似是没那么容易!

    一想到这儿,心绪又焦躁不宁。算了!还是找铭弟喝一杯吧。

    这夜,拎着几坛自镇上酒馆儿买回来的烈酒女儿红,卓千泽不约而至。

    “铭弟,看看我给你......”一进门正瞧见陆子铭正和玥无暇对饮。

    卓千泽千没想到,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玥无暇,更没想到他会和陆子铭喝酒。

    他们两个何时如此要好的?

    有陆瑶,有玥泽,还有一个陆子铭,玥二哥哥倒是不寂寞!

    “真巧呀,玥无暇。”卓千泽在陆子铭身边盘腿坐下。

    “......”玥无暇。

    几坛空了的桃花酿堆在案上,看样子他们已经喝了有一会儿了。

    “千泽兄,你来的正是时候,快陪你二师兄喝上几杯!”

    好好安慰下欲求不满的皓月君。

    当然,这话,陆子铭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卓千泽也不客气,打开女儿红给玥无暇和陆子铭斟满。这酒劲儿可不是桃花酿所能比的。

    三人对饮,你一杯我一杯,却无人说话,气氛怪异的很。

    最后,还是卓千泽受不住,先开口。

    “玥无暇,你到底对我有何不满?”

    “......”玥无暇抬头看了他一眼,眉心飞快地跳了一下,最终还是未再言语,低头喝酒。

    陆子铭心想,这是对卓千泽想说又不敢说了。

    “你喜欢陆瑶姐还是玥泽?”

    陆子铭一口酒喷射而出,连忙掏出锦帕捂住嘴巴。

    哎呀呀呀呀!真想替玥无暇回答,他喜欢的是你!

    两个傻子!!

    “就算都喜欢,也不必不理我吧。好,我是瞧玥泽有几分顺眼,不过咱们师兄弟公平竞争可好?”卓千泽举起酒盏先干为敬。“我还真看不得你们两个日日伴在一起。”

    “你要同我公平竞争?”玥无暇道。“还看不得我也玥泽伴在一起?”

    “没错!所以今日咱们就把话讲明,省得在你我心中总是有个疙瘩。”

    卓千泽脸上自带的笑容消失不见,难得一次一本正经对玥无暇说话。“你要怎样?”

    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陆子铭心道。这疙瘩怕是一时半会儿都理不清道不明,更别提解开。明明就是一团乱麻。再碰上两个死心眼儿的,只能越缠越乱。

    “不想怎样。”玥无暇道。

    “明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卓千泽试探着邀约,真想带玥无暇去看看小鱼儿,瞧瞧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儿。

    “不去!”

    “玥无暇!!!”

    “好了好了,别吵了,简单点儿......”气氛越来越凝重,陆子铭赶紧给他们各自满上一杯。“今天看谁千杯不醉就听谁的,不就行了?”

    于是乎,三人你一杯我一杯,拼起酒来。

    卓千泽纵横酒桌多年,若是不想喝醉,办法还是极多的。他抬头饮酒时,以另一只手掌掩住玥无暇、陆子铭的视线,偷偷将女儿红倒进储物戒中。

    就算不择手段,他也要把玥无暇灌醉。要是再能趁醉抓些他的把柄,就不怕他再视自己为无物了!

    最后一坛女儿红下肚,玥无暇这才醉倒,整个人伏在案上,脸颊泛起一层红润。陆子铭更不必再说,早就烂醉如泥。

    卓千泽把他送回房中后,又折返而回。

    夜色更浓,屋内烛光摇曳,马上便要燃尽。卓千泽找来新烛,将其重新点燃。

    一转身,瞧见玥无暇已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几坛桃花酿再掺上好几坛女儿红,玥无暇不会这么快就醒酒了吧!

    “玥无暇,你酒醒了?”卓千泽试探着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来晃。

    玥无暇也不去理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个镶嵌着蓝宝石的珠钗,踉跄着起身,插在了卓千泽的头上。

    “玥无暇,你发什么酒疯?”

    卓千泽满脸的莫名其妙。

    那头,玥无暇又从储物玉瓶里幻出一套女子红色罗裙。不由分说就往卓千泽身上套。

    “玥无暇!玥无暇!你别解我腰带,你别脱我衣服呀!”卓千泽的力气本就没玥无暇大,更别提醉酒的皓月君更加持了一股蛮力。

    怕动用灵力伤了玥无暇,又怕被玥无暇扒光衣服,拉来扯去,卓千泽哭笑不得。

    真是进也难来,退也难。

    想不到啊想不到!仙门名士发起酒疯来,还真是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