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把柄

    第三十八章把柄

    想不到啊想不到!仙门名士发起酒疯来,还真是不同凡响。

    上次一同饮酒,先醉倒不省人事的是他卓千泽。醒酒后还暗地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喜欢穿女子罗裙的癖好。然而,现在看来,若是玥无暇醉酒,强行扒掉自己的衣衫,给他换上女装,也不无可能啊!

    玥无暇又连番出手,将卓千泽外衫衣领拉开,继续撕扯他的内衫。

    动作间,不免碰到敏感部位。卓千泽一个激灵,连忙抓住他的双手。

    “玥无暇,你再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可要脑了!”

    “......”玥无暇歪了歪头,迷离的眸子似乎还在搞不清楚状况。

    卓千泽心跳如鼓,强稳住越发急促的呼吸,推开玥无暇。

    他和他,还从未曾如此接近过。

    玥无暇跌坐在地,目光有几分呆滞,拿着手中的罗裙怔怔地翻翻看看、看看又翻翻......

    翻看了半响,他突然踉跄着起身,解开腰带,退下外衫......

    “玥无暇,你......你......干什么?”

    卓千泽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知是该夺门而出还是该先把他给打晕为妙。

    “玥无暇呀玥无暇,你成何体统?师兄要是知道你这般模样,非罚你跪半个月祠堂不可!”

    那头,玥无暇也不理他,将外衫退下后,终是停了手,没将自己衣衫尽褪。

    卓千泽刚松了一口气,却又见他将红罗裙套在自己的身上。

    一丝不苟地束紧腰带,也不知打哪儿摸出一把白玉梳子,将长发撩到左肩,缓缓梳妆。

    如雕如刻的五官没有平日的清冷,不知为何在烛火的映衬下平添了几分柔情。墨染一般的眸子,透着醉意,透着迷离,又透着几分迷茫。

    此刻的玥无暇眼中空无一物,仿若世间万物都跟他毫无相关。

    手心一转,他将一只金凤钗反手插在了自己头上。

    卓千泽站在一旁,静静望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玥无暇,不知为何心情渐渐沉重。

    他......为何会这样?为情所困?

    玥无暇坐了好一会儿后,突然站起身,在卓千泽面前转了一圈。“你瞧!”

    裙摆飘逸舞动,甚为动人。而以男子之身穿女子之物,又多了些阳刚之气,少了些柔美,却不见突兀。

    此刻的玥无暇,既俊朗非常,又清丽脱俗。

    “我可美?”他问道。低沉的声线,少了几分寒意,磨平了些许棱角。

    “......”卓千泽未答。

    “你娶我可好?”玥无暇道。

    “......”

    卓千泽揉揉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娶......他?

    见卓千泽毫无反应,玥无暇拉拉他垂在肩上的抹额尾。“你娶我可好?玥无暇!二哥哥!”

    “我......我是玥无暇?”卓千泽指指自己,心下似乎有些明白了。“你以为我是你,然后想嫁给我?”

    “嗯!”玥无暇嘴角儿浅浅一弯,点点头。“你是玥无暇!就是你!”

    “那......你是谁?谁要嫁给玥无暇????”

    “......”玥无暇摇摇头。

    “乖!告诉我,谁要嫁给玥无暇?”卓千泽放低音量,想诱他说出那个名字。

    他太好奇了!到底是哪家闺秀能得皓月君如此青睐。

    “......”玥无暇还是摇头,不知想到什么,神色竟有些忧伤。

    卓千泽心下一软,不忍再问,只得顺着他说道。“好好,娶你,就娶你。”

    “洞房!”

    “啊?”

    卓千泽惊呼一声,被玥无暇按倒在地。“你......你要干什么?”

    玥无暇用一只手抓住他的一双手腕,交叠于头顶,整个身体凌驾于卓千泽上方。一条腿挤进他的□□,胸口贴在他前胸,将其禁锢身下。卓千泽不敢动用灵力,力气也比不过他,被压制了个彻底。

    玥无暇的脸缓缓压下去,越压越近,越压越近......

    他们从未如此接近,卓千泽像是能感觉到玥无暇扑通扑通,越来越快的心跳。

    微微起伏颤动,像是有种莫名的魔力,引得他的心跳也跟着不住加快。

    渐渐纷乱的气息交错在一起......

    那双墨染的眸子,眨都未曾眨过,直勾勾盯着卓千泽,用另外一只手轻轻触摸,描绘着他的五官轮廓。

    剑眉、大眼、挺鼻、薄唇,以指腹缓缓轻触,一遍又一遍......

    经玥无暇碰触过的肌肤,似是有电流经过,卓千泽轻打了个哆嗦,全身上下的血液不受控制地分成两股,分别朝着头部和小腹处涌去。

    卓千泽脸登时涨得通红,下意识夹紧双腿已作掩饰。

    这玥二哥哥也太会撩人了,实在是经受不住!

    “真美......很喜欢!”玥无暇卧在他耳边低语。富有磁性的声音柔柔地穿透了卓千泽的耳膜,在脑中不断回响。

    心,狂跳不止!!

    眼瞧着玥无暇的吻就要落下,卓千泽歪头避过。

    身上一沉,玥无暇突失去支撑,压在卓千泽身上。

    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昏睡过去。

    “呼......终于醉透了!”卓千泽赶紧挣脱束缚,将玥无暇从自己身上推开。

    静静平躺了好一会儿后,才抱起玥无暇,放入内屋里的床榻上。

    拔珠钗、解下头上束冠,又给玥无暇盖好被子。卓千泽坐在床榻边,静静地望着他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

    沉睡中的皓月君,少了丝仙气儿,看着不再高不可攀,倒似个邻家哥哥。

    “玥无暇呀玥无暇!怪不得那么多女修爱慕于你。怪不得陆瑶姐和玥泽都心悦你,你要是说上句情话,恐怕这世上真无人能扛得住。”他自言自语道。“不过,今日我可算抓住你皓月君的把柄了!”

    卓千泽邪魅一笑,计上心来。

    何不趁此机会,逗逗玥二哥哥?想想都十分有趣!

    退去被玥无暇拉到七零八落的外衫,仅着内衫的卓千泽爬上床榻,钻进被子,和玥无暇并肩而眠。

    许是今日太过刺激,辗转反侧许久,卓千泽才渐渐睡去。朦胧中,好似看到玥无暇起塌时的模样,只是云雾蒙蒙之中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冷漠如霜?还是惊恐万状?

    卓千泽带着几分笑意缓缓入眠......午夜梦回,突有几分寒意,他朝着身侧的暖热无声无息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