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回山

    第四十章回山

    半月岭,静湖畔。

    小鱼儿还未等他们降到地面,便伸出两只手朝着卓千泽要抱抱:“小哥哥,小哥哥!”

    一路上的怪异气氛马上化为乌有。卓千泽一把抱起他小小软软的身子,原地转了三圈。换来银铃一般的笑声回荡在林间。

    “千泽,他是......”玥无暇看清孩子的容貌后似是颇有些吃惊。“为何长相与你酷似?”

    “与我酷似?”卓千泽放下小鱼儿,轻轻拉起他两边脸颊,亲昵地扭了扭,又揉了揉,仔细瞧了又瞧。“明明和你一模一样。是个小玥无暇!”

    闻言,玥无暇怔了下,面色渐渐凝重,旋即拔出长空,剑尖指向小鱼儿,顺势便要刺出。

    “小哥哥,救我!”小鱼儿惊呼一声,躲在玥无暇身后,吓得瑟瑟发抖。

    卓千泽立刻回身抱住小鱼儿质问道:“玥无暇,你干什么?对个孩子拔剑,你好意思?”

    “他能感知人心随意幻化,绝非善类!”

    “小鱼儿的确不是人,他是一条很大很大的鱼......”卓千泽原本就想把此事的原委告知于他,只是没想到刚一见面就刀剑相向。玥无暇这不问是非只斩妖兽的性子真该改一改了。

    “五方妖兽,烈焰沉鱼?”玥无暇的眼神沉了下来,目光中似有寒冰光,杀意又起。

    五方妖兽,祸国灭族,实是如警世恒言般的存在,已深入仙门子弟之心,根深蒂固久已。

    卓千泽连忙解释的道:“小鱼儿虽然是五方妖兽,可从来没害过人,那些在半月岭失踪的飞禽走兽可都是自己淹死在静湖里的。跟他也没有关系!”

    他可不敢告诉他,静湖其实是烈焰沉鱼的嘴巴,湖水夜间会发生易变。

    “他只是个孩子,也从未踏出半月岭一步,就算是五方妖兽之一,就不行是个好的妖兽了?”

    “宿命因果,天道注定,又哪是可以转变的?”

    听他提到“天道”二字,卓千泽难免想起白云城里的阿爹啊娘。以及一直以来拼命压下的尸气,父母是否也逃不过所谓的天道?

    “为何不可?”咬了咬下唇他把心一横道:“如若有一日,小鱼儿真如那假丧狗一般杀人为祸,我定然第一个不饶他。可现在,谁也别想动他半分!”

    “卓千泽!”

    “玥无暇!!!”

    一个横剑,一个握拳,皆不肯退让半步。

    “伯伯,你为何不喜欢小鱼儿?”

    小小的身体不知何时挪到玥无暇身畔,正扯着他的下衣襟摇来摇去,小脸上可怜兮兮地嘟着嘴儿。

    在玥无暇眼中,活脱脱就是个小卓千泽在向他撒娇。

    心下一软。

    可是......伯伯?为何他是小哥哥,他就是伯伯?

    卓千泽也被这称呼逗乐了,蹭蹭小鱼儿的鼻子。“小鱼儿呀小鱼儿,你是闲皓月君长的太老吗?不过说的也是,常年板着张脸,也不爱说话不爱笑,还总是拔剑吓唬小孩子,肯定老的快!”

    小鱼儿嘻嘻一笑,一手握住一人,对玥无暇道:“伯伯,小鱼儿不知道什么是五方妖兽,也不知道什么是祸国灭族,不过你是小哥哥最喜欢的人,那小鱼儿就喜欢你!”

    说完,他将二人的手叠放在一起。

    最喜欢的人?玥无暇是他最喜欢的人?

    卓千泽刚碰触到玥无暇的手就像触电一般,立刻抽回。

    干咳了几声道:“傻孩子,你伯伯最重视的人当然是日后的妻子,怎么会是我?”

    小鱼儿还想说什么,卓千泽却飞快捂住了他的嘴。

    “闭嘴!”

    长空终是回鞘。

    小鱼儿一脸疑惑地瞧瞧玥无暇又瞧瞧卓千泽,显然是不知为何要慎言?

    瞧他一脸迷糊可爱的模样,玥无暇也禁不住捏了捏那张酷似卓千泽的脸蛋。

    他小时候,是不是也一般伶俐过人?

    两大一小便坐在静湖旁吹着微风,卓千泽和小鱼儿时不时哈哈哈大笑出声。瞧玥无暇再无杀气,小鱼儿放肆地躺到他膝上,嬉闹片刻后带着笑意睡着了。

    玥无暇僵了一下,却并未推开。

    卓千泽有丝意外,但随即心下释然。多好的孩子,谁会不喜欢?

    二人对望一眼,卓千泽笑了,玥无暇面无表情,目光却也柔和起来。

    谁也没说再说话,遥望静湖,就这样坐了一个下午。

    接下来的几日,无论有无玥无暇,卓千泽都会来半月岭陪小鱼儿,许是觉察到即将分别,他缠得他越发紧了。

    好说歹说,外加送上只烤全猪,又跟小鱼儿定好一月后再来相见,他这才松开了他的手。

    “小哥哥,你答应了小鱼儿,就一定要守诺哦,我一定会等你的。”他哭的稀里哗啦,抽咽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卓千泽心生不忍,却又毫无办法带他出半月岭,只能暗自发誓,定要找寻到带小鱼儿出岭的办法。

    临别时,他御剑离去,不敢回头看他。直到飞离半月岭,才又回望了一眼那片树林,那个早已淹没在绿意中的小小身影。

    回到桃花源,团子君等人已然等候多时。拜别陆家众人,卓千泽却隐约觉得陆离脸色不大好看且有些古怪,但也并未深想。反倒是陆子铭几番欲言又止的模样,叫他很是奇怪。

    “男子汉大丈夫,有事何不直说?”卓千泽道。

    陆子铭扫了一眼正瞧着他的们的皓月君,连忙摆手又摇头:“没有,绝对没有,一丁点儿也没有!”

    皓月君这才收回了目光,大步离去,身后跟着依依不舍的陆瑶和心情愉悦的玥泽。

    不受陆家待见的长古煜也来送行,依旧笑吟吟的模样。趁着其他人都御剑飞上半空,拉住卓千泽的手腕道:“美人兄,你我初次相见。我本不应该随意提点,不过实在不忍心看你今后追悔莫及。”

    “......”卓千泽挑挑眉,不知他这是从何说起。

    “小心亲近之人!”

    盘腿坐于长剑清文之上,卓千泽一手握着剑柄催动灵力,姿态与众不懂地疾行着,回想长古煜的话。

    亲近之人......

    亲近之人?

    何事会让他追悔莫及?

    去!管他的!船到桥头自然直。今日哪想明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