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又见玥非尘

    第四十一章又见玥非尘

    一路嬉闹,傍晚时分,一行人抵达空洞山。

    这一路上,卓千泽古怪的姿态被笑了个彻底,解释清楚原委后,团子君等人又啧啧叹奇。约好了闲暇时要领教一下他灵力充沛的右臂。

    进了山门,大师兄玥非尘早就等候多时。

    卓千泽飞一般扑向他,却被不着痕迹地避开。

    他不满意地崛起嘴。“师兄,你学坏了!以前从来都是不躲的。”

    “出去历练一番,还是毛毛躁躁,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玥非尘背负双手,如玉的脸庞上挂着笑意。

    “我在大师兄面前,可不永远都是个孩子!”卓千泽回以一笑。

    玥非尘无奈地摇摇头道:“你呀......快走吧,师傅正等着呢!”

    卓千泽、玥无暇、团子君,玥明知等人在正殿拜见了玥忧隐之后,说起了此次历练的趣闻、奇事。说到半月岭,当然也便提起静湖的古怪。

    卓千泽借故岔开话题,事关五方妖兽,知道小鱼儿存在的人当然越少越好。

    现下大家只是奇怪半月岭的湖水有异,并不知锁在地心的烈焰沉鱼。

    玥明知偏偏不识趣,非说什么卓千泽溺水后如何如何凶险,湖水如何如何诡异。最后还是玥无暇及时将桃花源家主陆离的亲笔信呈上,又提及长古家到访桃源的种种,才算揭过此事。

    卓千泽悄悄对玥无暇竖了竖大拇指。

    此次历练经玥忧隐点评一番后,众子弟皆告退,只留下卓千泽和大师兄玥非尘。

    玥非尘以左手将熏香点燃,又为玥忧隐倒了杯茶。师傅独臂,日常琐事,玥非尘都会照顾一二。

    “千泽,你的右臂......”

    “师兄,我的右臂灵脉被一颗黑色的珠子修复了......”他将白云城内假丧狗画皮一事缓缓道来。

    听闻始末,玥忧隐分出一丝灵识探入卓千泽指尖,灵力寻脉络游走,果然畅通无阻,直到手臂上段突遇阻碍,无法前行。

    师傅略微思索,掐指算了算道:“你右臂上的灵脉的确被修复了。倘若真如你所言,遇到的是承载五方妖兽丧狗力量的灵珠,那恐怕想要修复身体其他部位的灵脉,也非五方妖兽句不可。”

    “......”卓千泽皱眉。“可是师傅,五方妖兽据说各个法力无边,白云城碰上的那个根本就是自我毁灭,才机缘巧合下拿到灵珠,其余四个我上哪里去找?又怎么打得过?”

    他暗暗心惊,难道小鱼儿体内也藏着这样一颗珠子?

    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此事!!他虽是烈焰沉鱼,但似并无任何灵力。

    只是孩童稚子。

    “此等事物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也不必为此挂心。”玥非尘走到身边,以左手拍拍卓千泽的肩膀,顺势将他缠在脑后的抹额尾捋顺。“即便灵力不显,你始终是空洞山上最快意洒脱的卓千泽。实不必为了修复灵脉而涉险。”

    卓千泽连连点头。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师傅,此次归家,有一表妹与我一同回山,她家遭横祸,无父无母,恳请师傅准许她拜入门下。”

    玥忧隐面有难色,知他无意再收弟子玥非尘道:“师傅早已不再收徒,不如就拜在我门下,只是辈份有些混乱。”

    这样一来,卓千泽的表妹,到成了他的小师侄。

    “无妨,拜在师兄门下也是好的。”他心下一喜,只想给玥泽安排个身份留在空洞山,哪管她是拜在谁门下?

    “既然这样,你唤她来拿腰牌,择日再行拜师礼。”

    卓千泽心中明了,这是正式承认玥泽的身份,令她可以自由出入空洞山了。

    “多谢大师兄。”卓千泽又想扑上去,玥非尘连忙摇摇手。

    玥泽早就候在殿外,在卓千泽千般交代万般叮嘱下,客客气气朝着玥忧隐施礼。

    玥忧隐见她进来后,整个人竟然微微颤头了一下,目光一直盯着玥泽的秀美容颜,神色有异。

    玥非尘清咳一声,玥忧隐这才闭上双目,再睁眼时一切如常,眼中再无任何波澜。

    玥非尘刚想掏出腰牌,这头师傅玥忧隐开了口。

    “你不是千泽的表妹,而是草木灵所化,可对?”

    “......”卓千泽暗骂玥泽,早就叫她要小心掩住气息,现在被师傅发现可怎生是好?

    玥氏门下从未收过精灵山怪一流。拜师一事搞砸了,看他非把她再种回碧波潭旁不可!

    玥非尘似是有些意外,要去掏令牌的手又缩回来。

    “不错,本尊确实是草木灵所化。”玥泽有些惊讶,但也不屑于隐瞒。“不知师傅可否收本尊入门?如若不想收本尊为徒也可,只要能让本尊留在空洞山,扫扫地泡泡茶,本尊都能胜任!”

    其实她想说的是只要留在玥无暇身边,干什么都行吧!卓千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早已不再收徒弟......”玥忧隐话锋一转。“......不过你与我师颇有渊源,今日便代我故去的师尊纯阳道人收你为徒。”

    “......”玥非尘。

    “......”卓千泽。

    “......”玥泽。

    三人皆目瞪口呆,卓千泽还揉了揉耳朵。

    没听错吧!师傅的师傅的徒弟,那不成了......

    “千泽、非尘,过来见过师姑。”

    拜礼、敬茶,直到赐腰牌,卓千泽还迷迷糊糊不敢置信自己平白矮了玥泽一辈。玥非尘到是很快接受,恭恭敬敬地尊称玥泽一声师姑。

    玥泽不觉如何,接过腰牌甜甜地朝着玥忧隐唤了声师兄。玥忧隐30上下年纪结丹,沉稳厚重,风度翩翩,她自然也叫得出口。

    “大侄子乖!”顺手又拍拍卓千泽的头,满意地看他脸黑了一半。

    拜别师傅,卓千泽、玥泽出了正殿。

    玥无暇候在一殿下。

    玥泽立刻化身为一只蝴蝶,轻轻飘飘飞向玥无暇。

    “无暇个哥哥......”

    卓千泽几乎是立即扑了上去,横在他两中间。

    因用力过猛,撞到玥无暇的胸口。

    “不好意思呀,力气大了些。”卓千泽伸出手,连忙摸摸又揉了揉。

    手......被玥无暇一把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