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耽搁

    第四十三章耽搁

    最是高冷雅正不过的玥无暇,被卓千泽抱了个满怀,双臂环住卓千泽的脖颈,伏在他颈间,瑟瑟发抖。

    卓千泽心头一颤,竟有些发闷。也无所顾忌,抱着他轻轻抚着他的背。

    一下又一下,轻声道:“无暇,无暇,不怕不怕,没事的没事的。”

    似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玥无暇在他怀中好半天才不再哆嗦,抬起头,左右观望,一双泛着金光的蛇瞳,却不见焦距。

    玥无暇......看不见?

    玥忧隐立刻伸手过来想触及脉络,怎奈玥无暇反抗剧烈,说什么也不肯让除了卓千泽之外的人碰触。

    “现下这种情形,定是邪祟入体。”玥忧隐无奈垂下了手。“我观他不言不语,又状似无法视物。眼中一对蛇瞳,恐怕是......”

    玥忧隐连连摇头。叹口气。

    卓千泽急了,一边安抚玥无暇一边道:“恐怕什么?”

    玥非尘答道:“恐怕他现在心智不全,三识不在。不能看、不能听、不能尝,而为能闻和触摸。”

    玥泽试着捏了个草木修复咒,还未等近前,玥无暇便拼命往卓千泽怀里钻。本就比他高大强壮,卓千泽经他这么一撞,退后两步,才稳住身子。

    “行了,没看他怕的紧吗?师姑你就别跟着捣乱了!”

    玥泽道:“为何他一个劲儿往你怀里钻?”

    “......”卓千泽心道。鬼才知道玥无暇是怎么了。

    “想来是因无暇和千泽自小一同相伴长大,千泽的气息、味道他最过熟悉。心智不全,便依照本能依赖上最亲近的人。”玥非尘道。

    味道、气息......

    依赖上最亲近的人......

    不知不觉中收紧了环抱住玥无暇的臂弯,卓千泽将他抱紧。

    他是他最亲近的人吗?所以才会依赖?这一刻,卓千泽竟然很想知道答案。

    亲耳听他说出。

    玥忧隐忧声道。“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出无暇因何会被邪气入体,蛇瞳从何而来 ,又如何破解。”

    卓千泽听闻蛇瞳二字,脑中一条金色巨蟒兀地一闪而过。

    “等等......”他细细回想了一番道:“师傅师兄,可曾记得之前我和玥无暇在后上遇险之事?”

    “你是说......后山尸洞?”玥非尘道。

    “没错,正是后来消失不见,遍寻不着的尸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守护着玉棺的巨蛇,就有这样一双泛着黄色光芒的瞳仁。”卓千泽道。“而且无暇此次在空洞山结界之内遭难,师傅所设下的结界并无半点儿警示。正如尸洞那次一样,邪气似乎能穿透玥氏结界,来去自如。”

    经他一提,玥非尘、玥忧隐忧心更慎。家门口出了这档子事儿,祸及本门子弟,偏偏又毫无头绪,着实棘手。

    “千泽,这几天恐怕要你寸步不离的照顾无暇。为师会尽快查清始末。”玥忧隐交代道。

    “......”卓千泽刚想一口答应,突想到和小鱼儿的一月之约,顿了一顿。“可是......”

    “无暇现下迷了心智,除了你又不准旁人碰触,也只有你能安抚他了。由你照顾,为师才能安心!”

    也只有如此了。

    卓千泽点点头。待众人鱼贯而出,又赶走师姑玥泽,一把横抱起玥无暇放在榻上。

    原想着得了空,驱动传声蚁给小鱼儿传个信,也免他白白傻等。卓千泽可是再也不想看到他的小脸上流满泪水了。

    谁知一放下玥无暇,他不但没老实躺好,反而一把拉下他,翻身了个身,死死扒在他身上。

    闭目嗅嗅他的长发,又在他的颈间厮磨良久,确认过味道,玥无暇才自躁动不安中平静下来。枕在他的肩上,聆听他的心跳......

    但凡卓千泽想要动上一动,他都蛮力压制,还要再抖上一抖,好一会儿才能平复。

    卓千泽暗自叫苦,别说给小鱼儿传信,连抓抓肩膀、伸伸腰腿也全然不能。

    哎......最近他与玥无暇是不是太过于亲近了?同榻入眠到是无妨,可次次又搂又抱,似乎......不太合适,太过放肆了!

    思及那个在桃花源时,一直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的春梦,卓千泽脸皮发烫。

    温热的身躯,独特的气息将他整个人罩在下方,避无可避。

    卓千泽凝望着他紧闭双目的侧颜,心神一荡,轻轻抬起头,在他鼻尖如蝴蝶沾花般亲了一下,又触电般立刻分开。

    玥无暇似有所感知,睁开蛇瞳,毫无焦距地左望望、又望望,茫然不知所措。

    完全不知已被他轻薄。

    卓千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到底在干什么?趁着玥无暇失了心智,肆意妄为吗?!

    真是下流无耻!卑鄙至极!

    明知道他喜欢陆瑶,喜欢玥泽,喜欢女子。

    他还......喜欢他的碰触!想要抱紧他,想要......

    门外传来声响,打断了卓千泽的自责。

    “师兄,大师兄交代送来些吃食和水。”同门师弟将饭菜和一壶水放在案上。

    卓千泽心头七上八下。见他对玥无暇趴在自己身上并未流露出怪异之色,也未瞧见自己身体某部位的怪异之处,这才安下心来。

    玥无暇吓得又是轻颤。

    卓千泽连忙一边安抚一边道:“你先出去吧,二师兄这里有我照顾。师傅是否想出法子了?”

    “似是未曾。”

    师弟转身关紧房门,屋内静悄悄地,卓千泽再也不敢乱动乱想,只抱着玥无暇闭目静心养神,直到身心俱静。

    转眼间,整整过去两日,二人均是滴水未进。之间玥非尘等人前来探视,因玥无暇排斥,始终不得近前。

    连番两日亲昵私缠,搞得卓千泽身心俱疲且又狼狈不堪,偏生又毫无办法。瞧着玥无暇原本红润的双唇开始龟裂脱皮,渗出鲜血,卓千泽很是心疼。

    几日不吃尚且无甚大碍,但滴水未尽可不行,得想点儿办法,给他喝点儿水才是。

    打定主意,卓千泽挣扎着想要起身,每每又被按回榻上。实在没办法,只能横抱起玥无暇,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挪着步子靠近食案,抓了水壶,猛灌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