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圈套

    第四十四章圈套

    半月岭

    距离一月之约已过了一日一夜,小鱼儿独坐在静湖畔,不住朝着天空中仰望。

    白云朵朵,浮在蔚蓝色的天空上,团团雪白煞是好看。

    也不知外面的天空是什么样子?蓝的?绿的?还是黄的......小鱼儿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迫切想要知道。

    可是,小哥哥......你为什么还不来?小鱼儿等了你好久好久了……

    黑亮的眸子里闪现出暗红的火苗,跳跃了一下又极快地平息。小鱼儿躺在草地上有些烦闷地滚来滚去。

    一阵清风扑面而来,淡淡金黄色的烟雾萦绕而至,如空谷回声般的幽冥之音在小鱼儿心底响起......

    他不会来了......

    他早忘记你了……

    没有人会记得烈焰沉鱼,你永远都别想出半月岭一步......

    他不会带你出去……他只是敷衍你罢了......

    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化成了千条万条丝线,将小鱼儿紧紧捆住,一点点不断慢慢收紧,绑的他透不过气来。

    “不会的,小哥哥不会食言,他马上就来了。”抱住头,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小鱼儿□□道。

    他不会来了,他不要你了......

    丝线越勒越紧,在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勒出道道血痕。而最令人无法忍受的,并不是身体的束缚,而是穿心的毒箭。

    “不会的......不会的......”小小的身躯不住颤抖,强忍着痛楚。“小哥哥会来的,他说过要带小鱼儿去看海......”

    不如,你去找他吧!只要扯断了锁在地心的鱼尾,你就能出去了……可以找到他,可以一直跟他一起......

    对呀,他可以扯断鱼尾,多简单!只要能见到他,什么都行!

    只要扯断鱼尾......

    小鱼儿慢慢停止了挣扎,丝线缓缓退去。

    小小的身躯站了起来,取代灿烂笑容的是一脸的诡异。

    眼眸中通红一片,燃烧着烈焰,黑白分明的双眼,再也不复见。

    打定主意,卓千泽挣扎着想要起身,每每又被按回榻上。实在没办法,只能横抱起玥无暇,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挪着步子靠近食案,抓了水壶,猛灌进嘴里......

    清凉甘甜的泉水入喉入腹,卓千泽这才觉得清醒了些,自己又活过来了。

    整天被一个大活人压着,不得不说,现在身上哪儿哪儿都疼,动一动都酸涩难忍,特别是他的腰......

    “玥无暇啊玥无暇,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卓千泽刮了刮怀中人的鼻梁。

    以身相许?

    心头鬼使神差地跳出这句话,卓千泽登时起了层鸡皮疙瘩。

    他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现下是该想这些的时候吗?

    遐想的对象该是玥无暇吗?!

    腾出只手倒了杯水,卓千泽喂到玥无暇干裂且凝着血痕的唇边:“喝水,再不喝点儿水,都要成人干了!”

    无奈,心性不全三识不分的玥无暇紧闭双唇,就是不肯就范。

    卓千泽试了几次都不得其法,终是横下心来,心头默念。

    我只是要喂他喝水,别的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要喂他喝水,别的什么都没有......

    含了口水,以指尖儿挑起玥无暇消瘦的下颚,嘴对嘴直接将水渡了过去。

    双唇相触,玥无暇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蛇瞳不住扩张又收缩,张嘴咽下了渡来的水。

    卓千泽大喜,觉得此法可行。周围无人,玥无暇醒来又不会记得这几天所发生的事,也就少了些顾忌。

    反复喂了几口,瞧他干裂的唇滋润了些许,卓千泽抱着玥无暇的双手略微松了松。

    最后一口水渡进他口中,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卓千泽鬼使神差地在他下唇舔了舔。

    温温、暖暖、绵绵又软软......

    抱在怀中,心头流过了丝丝暖意。

    “无暇,我......”还没出口的话,被怀中人,猛然吞了下去。

    玥无暇的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双唇紧紧追逐着那只轻轻沾染一下就想要逃走的蝶。

    卓千泽惊慌失措地想要闪躲,却被他一把拉回。

    被迫接受了这个吻......

    心跳如鼓,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翻涌咆哮,卓千泽全身都软,险些没将玥无暇摔在地上。

    玥无暇亲的专注,似是非常喜欢,不断靠近强攻。

    卓千泽气喘吁吁,几乎招架不住,只能任由了他。

    “千泽!!你们在干什么?”

    师傅?!!

    卓千泽大惊失色,又推不开玥无暇,急火攻心加上几日来的心力交瘁,双眼一黑,差点儿没晕厥过去。

    好在玥无暇察觉到生人气息,不再亲他,又在怀中缩作一团。

    “师傅......”卓千泽脸胀得通红,声音也跟着轻颤。

    和玥无暇拥吻,被师傅玥忧隐撞见,尤其是在玥无暇还人事不知的状况下。

    他都干了些什么?又如何跟玥忧隐交代?

    玥忧隐眼底飞快闪过些什么,在卓千泽慌乱之时,嘴角儿向上挑起个怪异的弧度,随后立即归回原位,又成了那个仙门名师。

    “千泽,你师兄他神智不清,你还要多加谅解才是!”玥忧隐顿了一顿道。因玥无暇不喜,他也不近前,就在门边负独臂而立。

    “呃......”卓千泽一愣。“师傅,刚才......刚才是我见二师兄几日未成饮水,又无论如何也不肯喝水,这才想了个馊主意,将水用嘴渡给他,不怪二师兄。”

    表面说得坦荡,内心无比尴尬。

    玥忧隐显然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

    “师傅,无暇的事有些头绪了吗?他这几日不吃不喝,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卓千泽道。

    玥忧隐摇摇头道:“我和非尘查了几日,还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头绪。我已修书一封给桃花源的陆家主,请他和他的女儿陆瑶能来空洞山一趟。希望玥氏的入梦术能帮助我们得知无暇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伯伯何时能到?”

    “快则明日清晨,慢则明日晌午。”

    卓千泽暗自祈祷,千万快把玥无暇治好,不然他真说不定要变成觊觎师兄美色的禽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