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静湖水

    第四十六章静湖水

    一行众人飞抵桃花源地界上空。

    遥望半月岭方向,果然升起橙红色妖气,一束一束直冲云霄,宛如燃烧着的火苗。

    小鱼儿,到底发生了何事!

    心心念念着那个孩子,卓千泽催动灵力坐在清文之上,一马当先朝着漫天妖气闯了进去。

    玥无暇亦是紧随其后。

    飞进妖气弥漫的地界,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惊......

    原本位于半月岭正中的静湖,已与大地剥离,升离地面约半人高,如同一个庞大的水碗,逐渐倾斜着。

    往日不兴波澜的水面随着倾斜角度,缓缓流出,洒向大地。碧水流动却无浪花,只莹莹透着红光。凡是沾染到的土地青草、花朵、树木植被,统统化为灰烬。

    原本湿润的沃土,经由静湖水的侵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结成细小的黑色晶体。

    “为什么会这样?”卓千泽看着脚下逐渐消失的绿意被诡异且闪着红光的晶体取代,不由惊呼出声。

    “静湖水并不是普通的湖水,而是五方妖兽烈焰沉鱼的□□。一旦外泄,所沾染之处皆化为灰烬,所侵蚀之土地皆化为细尘,百年不复见。此乃烈焰沉鱼为祸一国之所出也。”长古煜不知何时来到,加入众人剑阵:“一月不见,美人兄别来无恙?怎地略显憔悴?”

    只见他摇着纸扇,站在一方白色缎带之上,姿态甚是风骚的紧。

    卓千泽哪有心情瞧他,闻言只是更加忧心小鱼儿,他一个孩子,怎会引发如此巨变?

    他该多惊慌无助?

    紧咬下唇,眼前浮现出小鱼儿慌乱失措的脸庞,他在呼唤着他,他在等着他!

    卓千泽周身的气血受四溢的妖气牵引,缓缓翻涌,胸口隐隐发热。

    眉头紧皱,额头冒出一层薄汗,连头上抹额都隐隐闪着淡红光晕。

    “千泽!静心!”玥无暇最先察觉出卓千泽的异样,一把抓住他的右臂,丢了个静心咒。这才把他突然暴烈的心绪强压了下来。

    “小鱼儿不会有事的,这是他的地界,他定然无恙。”玥无暇道。

    卓千泽浅浅呼出口气,压下异样,反抓住玥无暇的手腕,颤声道:“我答应过他,一个月后要来看他,可我失约了......”

    长古煜微微一笑道:“美人兄是不是在找谁?”他顿了顿,视线自玥忧隐等人的脸上扫过后,又重新落回到卓千泽身上。“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孩子?是不是在找烈焰沉鱼?”

    众人相对而望,皆疑惑不已。卓千泽怎会和烈焰沉鱼扯上关系?还有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特别是陆离和玥忧隐,神色大变。

    玥泽悄无声息缩在众人身后,警惕地瞄着长古煜。那人身上的草木灵气,逼得她透不过气来。

    卓千泽甩开玥无暇的臂弯,御剑直冲到长古煜身前。“你知道他在何处?”

    长古煜收敛了笑容,伸出手指接住飘在卓千泽脑后的抹额尾理了理,顺手一指地面仅存的一块尚未沾染到静湖水的绿草地道:“瞧,他不是正朝着你爬来吗?”

    地面之上,小鱼儿幼小的身躯正在爬行着......弯曲的十指为了沉重的身体不断向前,深深地挖进泥土之中,指尖儿上暗红色的鲜血凝了又流,流了再凝。

    身后拖着一条长长且蜿蜒的血河......

    小鱼儿下身腿部膝盖以下的肢体残破不堪,双腿脚掌与膝盖只连着一层皮肉,森森腿骨上挂着点点碎肉,鲜血不断自膝处喷涌而出。在地上拖行时,碎肉散落一地。

    血河自静湖边一直蔓延而至,足以说明他爬了太久太久......

    卓千泽的泪瞬时涌出眼眶,再也顾及不了他人的目光,立刻飞身而下,将小鱼儿抱在怀中。

    “小鱼儿,小鱼儿......”他轻轻地碰触着,像是在呵护一朵转瞬即逝的云。又不敢摇动得太过用力,生怕碰疼了他。

    “爬......爬......爬出去......”小鱼儿木然念着。虽被卓千泽轻抱在怀中,他依旧全身僵直,双手凌空不断抓着什么,一双原本明亮天真的黑眸燃烧着两簇妖艳的火焰。

    下身的血河瞬间便将卓千泽的衣衫染透,粘稠猩红的液体像是岩浆一般烧炙着他的人他的心。

    卓千泽瞪大了眼,大力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要掉下眼泪。

    在小鱼儿面前,他不想、也不能落泪!

    “小鱼儿!小鱼儿!”他轻声唤在他耳边唤着。

    “爬......爬出去......”

    卓千泽自储物戒中掏出个肉包子:“是我,是你的小哥哥,我给你拿好吃的肉包子了。”

    “......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

    玥无暇静静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想要出言安慰,又不知应该要如何。

    在卓千泽不断的呼唤之下,小鱼儿眼中的两簇火焰渐渐熄灭,从梦萦中醒来。“小...哥哥?”

    “嗯!”卓千泽扯出个笑,将他沾着血迹,凝在脸上的碎发拨到一边。“小鱼儿疼不疼?告诉小哥哥,怎么了?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微颤的音调却不经意间流露出无限的哀伤。

    “小哥哥,你为什么失约了?为什么没来看小鱼儿?小鱼儿每天都在等你。天天等天天等,可是怎么样也等不到你......”

    稚子幼音如同一把穿心的利剑,把卓千泽自胸口扎了个对穿。剧痛穿心而过,延至四肢百骸。

    “对不起......对不起,是小哥哥不好,小哥哥失约了。”

    终是无法忍住,卓千泽抱着奄奄一息的小儿,流下两行热泪。

    玥无暇亦是红了眼眶,衣衫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卓千泽因何失约?为谁失约,他不是最清楚不过吗?

    终究都是为了自己!

    “有人说......只要小鱼儿断了鱼尾,就能离开这里,就能找到小哥哥了......”他天真的笑了,似是真的看到了外面的天空和海洋:“小鱼儿现在可以出去了,我们快去看大海吧!小哥哥快抱着小鱼儿去看大海!”

    “好!小哥哥现在就带你去!”轻轻抱起小鱼儿,卓千泽御剑欲起。

    “等等,千泽!”

    玥忧隐拦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