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意

    第四十七章心意

    “等等,千泽!”

    玥忧隐拦在他面前。

    “师傅,为何拦我?”卓千泽的脸部瞬间冻结成寒冰,抱着小鱼儿竟没有半分退让之意。

    玥无暇凝眉望着他的背影,神色复杂。

    卓千泽何时用过这样生硬的语气和师傅、师兄说过话?他一向都是最为尊师重道的。

    陆离自众人中走出,站在玥忧隐身侧解释道:“千泽,想来这名孩童便是烈焰沉鱼所化,他是绝对不能出半月岭一步的,只要他踏出此地,静湖水顷刻便会泛滥,涌向四周。如你所见,一切将会化为乌有,连桃花源都难逃一劫。”

    闻言,卓千泽要紧的牙关蹦出几个字。

    “可......他只是个想去看看外面的孩子!”

    “千泽,他不是孩子!他是五方妖兽烈焰沉鱼!”玥忧隐厉声道:“他能感知你心头所好,变幻模样,你若是再这般被他所惑,是要酿成大祸的!”

    陆子铭站在最后,插不上嘴,只有干着急的份。他拼命朝卓千泽使眼色。

    当众忤逆师长,可是重罪!不如先听从师令,再从长计议。

    卓千泽又何尝不了解此中厉害?如若真如陆离所言,小鱼儿离开此地必造成生灵涂炭,死伤无数......

    左思右想,有了些许犹豫。

    怀中的小鱼儿有所察觉,搂紧卓千泽的脖颈,不安地在他怀中低喃。“小哥哥......小哥哥......”

    “小鱼儿,你乖!我们不出去了,小哥哥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跟你一起留下,好吗?”

    既然小鱼儿不能出去,他就留下来陪他。

    小鱼儿歪着脑袋想了想,狠狠地点了点头:“嗯,小鱼儿哪儿也不去,就呆在小哥哥身边。”

    “千泽......”玥无暇忍不住开了口,却不知如何说下去。他不能阻止,也没有权利阻止卓千泽的决定。

    万般无奈皆因他而起。

    卓千泽回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玥无暇,嘴角儿弯了弯。太多太多的话,太多太多的纷乱情绪无法明白地表达,最终只化为一个回眸,一抹惊鸿的笑。

    终是相信,他会明白。

    “美人兄,你把此事想的太过于简单了。”长古煜道:“大家且看这静湖水。”

    巨大的水碗并未因小鱼儿的出现而减缓倾斜的角度,反而是湖水越漏越多,魔变的土地也不断延伸,湖水转眼间便要流出半月岭。

    可以想象,如若静湖继续倾斜,湖水翻涌而出,后果不堪设想。

    “烈焰沉鱼自地心而出,导致静湖离心,要想阻止祸事,可不单单只是把他留在半月岭就能了结的。”长古煜继续道。

    “那要如何?”玥忧隐思索片刻后问道。

    “简单,将烈焰沉鱼的身体灵识锁入地心,稳定静湖,永生永世不得出土。”

    “......”玥忧隐。

    “......”陆离。

    “......”众人互望,又不约而同看向卓千泽怀中的稚子。

    他整个人缩成个小团儿,小小的脸庞上的斑驳血迹遮掩着本来的容颜,但即便是这样,所有的人还是因烈焰沉鱼的幻化之力,或多或少在他的脸庞上看到了自己最在乎的人的身影。

    小鱼儿的断腿悬在半空,腿骨将断不断,滴了一地的血。可以想象,他断尾之时是何等的惨烈。

    确是不忍,然宿命难改!

    “千泽......”玥忧隐率先表态:“你是仙门子弟,当知何者为重何者为轻!”

    玥忧隐朝他伸出独臂,坦然道:“把烈焰沉鱼交给为师!”

    卓千泽向后退一步,眉心紧紧纠结,下唇已被自己咬破而不自知。

    他何尝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但要他将小鱼儿交出,任由他被永远锁回暗无天日的地心,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小哥哥,小鱼儿不回去,小鱼儿只想和你在一起。”童声呜咽,竟还有几分小心翼翼地不确定。

    卓千泽怜惜大盛。

    天下人与他何干?他又认识几个?管他们毁不毁家园,断不断生路?

    自右臂灵脉中运行的灵力不觉受妖气牵引,卓千泽心魔渐生。

    对!什么大义,惩恶扬善又算什么?即便生灵涂炭,腐尸如山,也不及小鱼儿一人重要。

    他才是全身心依赖自己的人!

    卓千泽又退一步,灵剑清文似是感染到主人的杀气渐盛,在剑鞘里轻轻抖动低鸣。

    双眸染上一层红雾,嘴角扯动几下,浮现的再也不是明朗的笑意,而是沾染上了些许邪气讥讽和嘲弄。

    “万万不能!”

    玥忧隐勃然大怒,厉声训斥:“卓千泽!你要为了个灭天妖兽而目无尊长,罔顾人伦吗?”

    “是又如何?”

    不断升腾的红色妖雾遮住了空中的日光,正气衰竭,邪气滋长,以静湖为中心,前后左右二十米的范围内迅速升起一层半圆形蓝色气罩。

    “不好,静湖即刻就要泛滥,除了湖水,其余之物都别想离开气罩的范围”长古煜脸色大变:“快,在气罩尚未合拢之前大家速速御剑飞升离开此地。”

    果然,四周的气罩跃升越快,众人不及多言,御剑而起。

    玥忧隐、陆离、玥泽、陆子铭、陆瑶和长古煜纷纷自缺口处飞出。

    玥无暇催动灵剑刚要升空,却见卓千泽还是一动不动。

    “千泽!”

    “......”卓千泽不语,只是默默望着他。

    诸多情绪参杂,更多了点儿连卓千泽自己都理不清道不明的情思。

    玥无暇叹了口气,收回长空,站到他身边:“我陪你!”

    承认吧!玥无暇!你爱他,你舍不得他。也许是因救命之恩,也许是因儿时相伴,又也许是因他眼中藏不住的日月星辰,每时每刻如此耀眼,渐渐缠绕住他的心。让他迷惘、无助,一时失落又一时欣喜。尝遍各种五味杂陈的情感,渐渐不能自拔。

    想看着他,伴着他。想拥着他护着他。

    更想......亲吻他,禁锢他,藏起他!!

    穷其半生,情已入障......

    “千泽......我......我......”心中一烫,玥无暇竟有几分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