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枚黑珠

    第四十九章第二枚黑珠

    回答他的再也不是那个清脆而又甜美的声音,而是燃尽湖水渐渐熄灭的点点星火。

    卓千泽望着在空中浮现的两颗黑白分明的珠子,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孩子。

    ——我是小鱼儿,就住这里。

    ——小哥哥,大海很大吗?

    ——小鱼儿好想去,想去看看小哥哥说的鲛人、小蟹,想在海里游来游去......

    那抹小小的身影再也不会回来了。

    黑色珠子像是有了意识,飞射入卓千泽左臂。眼前一黑,卓千泽晕倒在玥无暇的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是承前启后的分割线

    空洞山

    玥非尘胸口突如遭重击,嘴角儿缓缓溢出一丝鲜血。

    如预期般,左臂若隐若现三次后,齐肩消失。

    玥非尘不见半点慌乱,只是叹息了一声。旋即以念力驱动一枝梅花,化为消失的左臂,重新接回左臂。

    至此后,大师兄玥非尘双臂看似如初,但皆为虚无,不可碰触。

    第二枚黑珠回位!被封印的魔气之主真要出世了吗?

    卓千泽......你会如何选择?但不管他如何选择,相信自己永远都是约束他的最后一个屏障。

    一道感情的屏障!

    半月岭事件后,卓千泽昏睡三天三夜,玥无暇就在榻前衣不解带守护了三天三夜。

    直到他转醒,玥无暇却并未留下,回了月影轩。

    卓千泽左臂阻断的灵脉被烈焰沉鱼的黑珠修复,与右臂灵脉连通,上半身灵力充沛,运行无阻,但双腿灵脉还是断裂不全。

    接连几日,他都异常沉默,完全不似之前。往日挂在脸上的笑容不见半分,且整个人看上去都阴郁非常。任凭陆子铭、团子君怎么挑逗,撩拨都懒得理睬。

    陆离因半月岭后序一事,应邀请前往空洞山小住几日。

    清思阁中,玥忧隐与陆离相对而坐。接过玥忧隐递来的一杯香茗,陆离品了一口。

    香如兰桂,味如甘霖。

    然而,香茗虽是上上品,却也无法解开陆离心中的担忧。

    “半月岭时,我观千泽右臂似乎有恙,不知忧隐兄可有察觉什么?”

    玥忧隐叹了口气道:“不瞒陆兄,千泽的右臂灵脉是因为丧狗的黑珠才得以修复。之前并未发现有何异样。可前几日在半月岭中,自他右臂涌出的灵力竟与五方妖兽烈焰沉鱼的妖气相互呼应。”

    “不光如此,我是怕千泽受了烈焰沉鱼的妖气影响迷了心性!”陆离继续道:“这几日你也瞧见了?千泽很是反常,怪异之处颇多,从他如此袒护烈焰沉鱼我便觉得不妥。”

    “......”玥忧隐。

    “今日一言,并非要兴师问罪,只是望你多多留意,毕竟仙门子弟坠入魔道的大有人在,稍微一个把持不住,悔之晚矣,是仙是魔终究只一线之隔罢了!”

    “......”玥忧隐。

    “千泽这孩子我自小儿看着长大,一直非常欣赏他的不拘小节和狭义心肠,万万不想看他......”话出一半,化为一声叹息。

    “陆兄,我明白你的意思。千泽是我的徒弟,我自然要好好教导。他本性纯良,一时被惑,也不算大事。如今烈焰沉鱼妖力已散,相信不出几日,他自然也能无事。”玥忧隐道。

    “可烈焰沉鱼的黑珠......”

    “五方妖兽黑珠乃是天下修复灵脉的不二之选,并不会引人入魔。”

    “嗯。”陆离点点头,饮下茗茶,不再多言此事。

    “我准备带着无暇、千泽他们前往紫金山参加戊戌道长举办的论剑会,让千泽散散心,也好解解心中郁结。”玥忧隐道。

    “非尘不一同前往?”陆离挑挑眉,这位玥氏大弟子最近似乎过于安静了些。

    “非尘说要开始修炼辟谷术,我已应许。”

    “为何如此突然?”陆离倒是有些诧异。修仙之人辟谷倒不是什么怪事,但口腹之欲人皆有之,一般都是上了年纪还未曾修成金丹的修士才会为了灵力更加精纯而选择辟谷。

    玥非尘根骨极佳,又早早修炼成丹,按理来说,绝无此必要。

    “我亦不知,应是想进一步精进仙术。”

    早课过后,教导完课业的大师兄玥非尘独自一人返回净音堂,自从他对外宣布辟谷之后,除了例行授课之外,一直独自在净音堂,鲜少外出。

    双臂虚化,若是不想被人察觉有异,就要远离众人视线。

    玥非尘以念力推开房门,赫然瞧见长古煜端坐在案前,把玩着插在花瓶中的梅花枝。

    玥非尘愣了一下,又以念力将房门关闭,紧接着设下一层结界隔绝视听。

    “非尘身上的梅花香气越发的沁人心脾了,只是不知你为何突然辟谷?”长古煜笑了笑,眼底除了些许戏谑之情外,还有些别的什么一闪而过。

    “长古常川,堂堂一派开山宗师,扮成自家小辈,骗吃骗喝,你也是越发出息了!”玥非尘不答反问。“不待在你的灵奇岛上,跑到空洞山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瞧着你那千泽师弟甚为有趣,就跟着来看看罢了!”他顿了顿话锋一转,笑意凝结在了眼底:“也是来看看,到底你这个封印天下魔气的乾坤凌到底能不能压制住魔气之主!”

    “......”玥非尘一时竟无言以对。

    “五方妖兽皆已出世,2颗黑珠已然归位。别人不知,以为那是修复灵脉的药引,难道你还不清楚吗?黑珠分明是唤醒魔气之主的机关。只要五颗集齐其中三颗,天下魔气便只靠你一人禁锢。难道你真想有一天被魔气爆体而亡吗?”

    玥非尘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边。

    “天道既然选我,把我和卓千泽的性命绑在一块儿,那便自有他的道理。乾坤凌是为天道而生,那我玥非尘,定然也是为了卓千泽而生的!”

    长古长川怒极反笑:“好好,你是为了天道而生,为了你师弟而活,那我呢?我思慕了你近百年又算是什么!玥非尘!你摸摸你的心......哦,不,你摸不到了,你的双手因为你的好师弟消失了,接下来呢?是不是你的身体?还是你整个人!!!”

    “......”玥非尘垂下眼帘默不作声,面对故人竟又些拘谨。

    “怎地不敢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