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暧昧

    第五十章暧昧

    “......”玥非尘垂下眼帘默不作声,面对故人竟有些拘谨。

    “不敢看我?有愧于我?”长古常川冷哼一声:“收起你那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表情吧,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你所谓的天道降任,不过就是一场笑话。卓千泽生来就是魔气的载体,身为魔气之主,怎么可能会因你而不动用魔气?”

    “不去尝试,怎知做不到?”玥非尘道。

    “那就用你的命去试?”长古常川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这几个字来。“你可知道?那也是我的命?!!”

    玥非尘薄薄的唇角儿勾起一弯,眼眸中飞快闪过些神彩,整个人都多了些灵动。

    多了一些......羞赧。

    “行了,此事不必再提。你我多年未见,想来再见一面也不容易,何必净说些不开心的事?”

    “你我之间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可说的吗?”长古常川苦笑。

    玥非尘只能默然以对,不是不知道长古常川的这份情思,而是注定无法回应。

    也是情深,也是缘浅。

    室内寂然......纠缠百年,终是无果。

    卓千泽在空洞山后山的竹林里呆坐了很久......自从昏睡中醒来,他便觉得天空的颜色暗淡无光,莫名压抑在胸口,总是透不过气来。

    心绪低沉,烦躁、只想独自一人。

    他知道,他不对劲儿,大大的不对劲儿,却不想知道为何会这样。

    何为正?何为邪?何为仙?何为妖?凭什么天道大笔一挥,就要无辜者承受为祸世间的宿命?

    谁问过他们?谁又在乎过他们的感受?

    丧狗如此,小鱼儿亦然。

    他们只不过是凡尘中的沧海一粟,却在出生之时被贴上了祸国妖兽的标示。

    何其不公?可又能如何?

    竹林小径翠绿处,一抹青影闪现,缓步朝卓千泽走来。

    玥无暇手握长空,身姿挺拔。然而,越是靠近心心念念的人,就越是踌躇不安。

    最终,还是保持了段距离,不敢再接近。

    “玥无暇,你是又想要从背后捅我一刀吗?”卓千泽扫了他一眼,勾出个讥讽的笑,而这抹笑意丝毫没达眼底。

    “......”玥无暇眉心一跳,心上跟着一紧,竟无言以对。

    握紧长空,只是看着他,看着他冰冷的容颜。

    “玥无暇啊玥无暇,你明知道我卓千泽防备谁都不会防备你!而你,你又做了什么?对得起我对你的信任吗?”卓千泽冷哼一声,凛冽的视线能冻死人。“小鱼儿你也是抱过的,他还那么小,你忍心逼死他?”

    卓千泽一跃而起,飞快揪住玥无暇的领口,迎面就是一拳。玥无暇不闪不避,硬生生接下。

    嘴角儿溢出一丝鲜血。

    “我不忍心!”他反握住卓千泽的拳头,贴在自己胸口。“但无论是谁,半分都不及你的性命重要!”

    无论是谁,半分都不及你的性命重要......

    无论是谁,半分都不及你的性命重要......

    手心贴近玥无暇的胸膛,似是能感觉得到他沉稳的心跳。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卓千泽的视线与玥无暇相接,便陷入那一对墨色深潭的漩涡中,被千条万缕情丝,不断缠绕着,包裹着,再也无法移开。

    如墨染一般的清眸中,星星点点燃着几簇光亮,那是如火般燃着的炙热,是无法再压抑而一朝迸发的......

    卓千泽眨了眨眼,想看个清楚明白,再睁开时。玥无暇眼底的众多情绪已消失无踪,归于平淡。

    玥无暇仍然是玥无暇,他的二师兄!再多的?似乎没有了……

    是看错了吧,他们同为男子,玥无暇身边又不缺众多的爱慕者,自己不也是喜欢玥泽吗?

    定然是看错了!卓千泽摇摇头,想甩开纠缠心头的纷乱无措。

    想多了!

    是想多了!!

    抽回被他握紧的手,稳住胸膛中急跳的心,却稳不住自己的身体。

    心头情绪一荡,气血翻涌欧,卓千泽眼前一阵模糊,本就尚是虚弱的身体一轻,瘫软倒下。

    下一秒,玥无暇已将他揽入怀中。急急喊了两声,见他幽幽转醒,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卓千泽,你真想和小鱼儿一同赴死?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身上的封尸印?是否受何人控制?你想没想过师傅、师兄?想没想过师门中的一干子弟?你......想没想过我?”玥无暇揽着他,一边源源不断地输入着灵力,一边寂然道:“难道你的眼里就只有小鱼儿是可怜的,他是无辜的,那这些关心你、爱护着你的人呢?就可以弃之不顾了?”

    躺在他怀中,卓千泽苍白的面色,因灵气的滋养恢复了些许红润,他仰望着玥无暇,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半个字。

    没错,他是想的不够周全。回想起来,自父母成尸,到神秘人引出的丧狗,再到小鱼儿魔化时脱口而出的那个诱使他挣脱地心的神秘声音......似乎都是冲着他来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有些怕了,确有些惧了。直觉感觉告诉他,这还只是个开始,他不想身边的人再有谁因他而出事!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小鱼儿也许还在半月岭无忧无虑地生活,他不知外面的世界,也不会生出妄想。

    同时修复左右臂的灵脉后,果然灵力大涨,可一旦动用,就隐隐觉得无法控制,看什么都碍眼,看什么都想毁去!

    虽尚能控制,但他怕,怕不经意间,又因为自己伤了谁。

    好想,就靠在玥无暇怀中......只是这样靠在一起就好。可他不能,发生这么多事后,他已不想、不能依赖任何人。

    坐直身子,卓千泽虽不舍,也还是离开了背后的温暖。

    保持距离,也是一种保护。

    玥无暇收回双臂,自怀中掏出一颗琉璃着淡淡红焰的白珠,郑重地交到他手中。

    “这是小鱼儿留下的记忆白珠,你收好。也许以后择一处滋养之地,他能复生也未可知。”

    卓千泽点点头。

    独自一人来到沧海,正是夕阳西下。坐在沙滩上,手心握着白珠,看着夕阳缓缓落入海中。

    小鱼儿,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大海,好美好美不是吗?

    对不起!小哥哥没能遵守约定。

    咱们再次约定,等你回来时,我们一起在海边看夕阳可好?

    以灵力催动记忆珠,光华四射后,就只看到一个景象......

    半月岭中,静湖波澜不兴,微风拂过青草,吹动花儿朵朵。

    突然有一天,一个手握清文剑的少年走来了,他带着微笑,走进了这个世界。

    小鱼儿,你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他问他。

    看到这里,卓千泽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原来,在小鱼儿的世界里,就只有一个他,永远就只有一个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