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杀戮或情x

    第五十二章杀戮或情x

    卓千泽把自己关在月影轩洞天阁里整整三天,来自双臂的灵气翻涌,令他有些苦不堪言。

    原本阻断在右肩处的灵力,突然像开了闸的洪水,不断在上半身肆意翻滚,席卷,并不被意识控制引导。就像是身躯突然挤进不属于自己的灵力,根本无法使用。

    卓千泽在榻上打坐,试着引导灵力入脉络,却每每于最后一刻功亏一篑,导致灵力无法控制反噬己身。

    喉头一甜,喷出一口血后,这才觉得似火烧的胸口好受了许多。

    心头血,血腥且粘腻。

    这一刻,血腥味却令他觉得甚是香甜好闻,卓千泽舔了舔唇上的鲜血,一种奇妙的快感袭上心头,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血液,竟能令他兴奋莫名!

    天眉头微皱,擦拭干净唇边及地上的血迹,感到阵阵心惊。

    半点儿都未曾察觉自己的眼底已遍布血丝。

    为何?

    为何会对血腥产生渴望?甚是......还想要的更多?想闻一闻,摸一摸,要是能够全身都浸泡在其中......

    卓千泽不敢再想,立刻默念了一段清心咒,压下心头的邪念。

    旋即闭目凝神。

    进入冥想的空间,黑暗中五感皆静。不知打哪儿飘来一股,淡淡的青竹子气息,若有似无环绕鼻间,卓千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令熟悉的气息沁入心脾。

    玥无暇,是玥无暇的味道。

    思及玥无暇三识全失的那段日子,他们每时每刻贴在一处抱在一起,他身上的味道自己自然是熟悉不过。

    几日的耳鬓厮磨,他柔软的唇,和强势的吻仿若历历在目。忆及这些,卓千泽全身都火热起来。

    想见他......现在就要!顾不得细想其他,趁着夜色正浓,卓千泽潜入月影轩。

    夜已深,月影轩早已熄了烛火,只有殿前的两盏长明灯在静夜中闪着微光。疾行到此,卓千泽定住了脚步。

    他......定然是睡了,定是只着内衫,双手交叉在胸前,平卧而眠。也定是面容祥和,发丝整齐的。定然不会再环抱住自己的腰身,强揽入怀。

    为何如此渴望他的怀抱?卓千泽放轻脚步,踱到榻前,凝视玥无暇如雕如刻的面庞。

    是何时?伴在身侧的师兄,让他如此心动?

    视线滑落至玥无暇的唇角儿,卓千泽再也挪不开眼,曾经的碰触感和眼中所见,在这一刻交错融汇,他仿佛看见另一个自己正卧在床头,抱着玥无暇疯狂地嗅着他的气味,激烈地吻着......

    狂乱的气息,如鼓的心跳,入骨的痴迷,探入衣襟的手......

    甚至,想要的更多!

    不受控制地靠近,想要亲吻他的念头,如火焰一般燃起。卓千泽气息纷乱,终是俯身朝着床榻上的人探出了手......

    寒光乍现,卓千泽飞快退后一步,凛冽的剑峰划破了他左边脸颊,一滴血滴流唇角儿,他只是抿了抿嘴,血腥的滋味便充斥了所有的感官。

    亦如玥无暇的味道。

    浓醇悠远,缠绵而诱人。

    “千泽?”自榻上一跃而起的玥无暇看清来人后,收回了长空,宝剑入鞘后消失在掌心。

    “无暇。”卓千泽微微一笑,笑容多了些邪魅。

    在玥无暇眼中却多了几分引诱。

    “这个时辰,怎会来月影轩?”玥无暇沉声道,声音尚且有些许慵懒和嘶哑。

    强迫自己不去看他松动的衣襟,和微微敞露在外的大片莹白肌肤,卓千泽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无事,只是睡不着又觉得无聊,所以才四处走走,一不小心就走到你这里了。”

    “......”玥无暇。

    “怎么?二师兄不欢迎我?”卓千泽近前一步,几乎贴上了他。

    玥无暇比卓千泽略高出几分,他微微向前一倾,呼吸吐纳间,气息喷在卓千泽的眼角眉梢儿,似是千万只小虫爬上他的心他的肝儿,撩起阵阵酥麻。

    卓千泽几欲把持不住,封上他那片薄唇……

    贴近的玥无暇,又退了开,左手自卓千泽发梢拿下片松叶,放在他手心。

    “天色已晚,回去睡吧!”

    “......”卓千泽愣了一下。

    “明日我会和大师兄一起去拜祭师母......”玥无暇又道:“千泽,你和我们一同前往?”

    “你希望我同去吗?”

    “自然,你我向来不是一起吗?”玥无暇顿了顿:“小鱼儿之事,的确是我的不是,但并不后悔。不奢求你的谅解,只希望你别再躲我就好。”

    躲你?不!我只想抱着你,压着你,亲你......卓千泽眼中火光一闪,又迅速隐去。

    不该、不可、亦不能!

    “好,明日同去!”卓千泽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去。他多一刻也不敢再停留,生怕一个控制不住,扑到玥无暇的怀里,撕裂他的衣衫。

    目送他离去,玥无暇呆坐了许久,一夜未眠,竟无法回神。

    第二日早课刚过,玥非尘、玥无暇和卓千泽一起前往祠堂拜祭师母。

    “无暇,昨夜可是没睡好?精神如此不济?”玥非尘问道。

    “并无。”

    玥非尘点点头,不再追问。他与他们之间刻意保持了段距离。若是搁在之前,以卓千泽跳脱的性子,早就该发现大师兄的异样之处。

    然而,卓千泽今日却显得格外沉默。玥非尘清楚原委,也没再多问。

    三人转过一条长廊,来到祠堂殿内。尚未入内便听到师傅玥忧隐的身音,轻唤依婷。

    王依婷便是师娘的大名。

    应是师傅在祭奠师娘,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或轻摇头或缓摆手,刚要退出,却听到玥忧隐投下一枚巨石。

    “我们的孩儿无暇,他一切都好,你不用惦念......”

    师傅的......孩儿?

    玥无暇?

    卓千泽、玥无暇皆大吃一惊。

    玥无暇鲜少有波动的脸上也是明眸大睁,整个人僵在当场。

    “......这么多年是你我二人愧对于他。我励志追随你修仙问道,无暇顾及于他,也就没认下他。不担父责,不受其名!”玥无暇对着神女像缓缓道来。

    言辞间是隐藏不住的深情......

    “他品行端正,根骨奇佳,玥氏控水术也略有所成,许多仙门女修都喜欢他,我观陆离的女儿陆瑶就不错,和无暇也匹配......”他扯出个笑,语调带着亲昵。“改日陆兄登门拜访,我带陆瑶来见见你,只要你喜欢,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可好?”

    玥无暇白玉般的面庞越来越僵硬,血色褪尽,长袖下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自小就知道,他是师傅捡来的孤儿,无父无母也无亲人。能被师傅接纳,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在空洞山长大,少了颠沛流离,寄人篱下之苦,他明白自己有多幸运!也一直把师兄、师傅当成自己的亲人一般尊敬。

    可今日......他听到了什么?!

    他是师傅的儿子?

    玥无暇紧咬牙关,脸色越发苍白。

    卓千泽无声地握住他的手。紧握的拳头被温暖所包围。

    玥无暇望向他,在卓千泽的双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和倒影眼中盈眶的湿意。

    “师傅!”玥非尘忍不住开了口。

    玥忧隐回身转望。

    玥非尘、玥无暇、卓千泽出现在玥忧隐的视线之内,父子二人终是对望......

    神色复杂。

    ※※※※※※※※※※※※※※※※※※※※

    猜猜看,标题里的x代表什么字?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