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嫡子

    第五十三章嫡子

    两日后,玥忧隐实乃皓月君玥无暇的生父一事已是街知巷闻。

    一则,玥无暇乃是仙门子弟中新一辈的杰出之士,二则,玥忧隐德高望重最是守礼不过,突然间爆出这么一档子事,还真令天下人叹为观止。然而,玥忧隐是何许人也?当下承认了玥无暇嫡子的身份,可对其中缘由,因果只字不提。

    玥无暇从嫡传弟子,一下子成了玥氏名正言顺的至亲嫡子,身份登时水涨船高。许多双眼睛都盯着大师兄玥非尘,暗自期待他和玥无暇能因掌门继承之位争个你死我活,然而正主儿们似乎毫不在意。

    玥非尘仍旧闭门修炼辟谷大法,精炼灵气。

    玥无暇手中端着碗滋补的乌鸡汤,端坐在卓千泽对面。

    “喝吧!”

    “......”卓千泽甚为不解二师兄的举动。七早八早跑来这里不是为了倾吐找到亲人的感触,而是为了叫他喝一碗汤。

    “你脸色稍显苍白,应喝些补血的炖汤。”

    “大师兄说你精神不济,可没说过我,你还是自己补补吧!”卓千泽将炖盅推回。“你有话对我说?”

    “没有!”玥无暇见他不喝,伸手盛了一汤匙喂到他嘴边:“喝!”

    凡是皓月君认定的事,定然相当的执着。

    卓千泽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只得张嘴接下。

    “对陆瑶和玥泽你也如此?二师兄好体贴啊。”不受控制问出一句,话刚出口,卓千泽便后悔了。

    怎么听怎么透露着一股子酸味。

    太过露骨......

    “她们是我何人?”玥无暇手上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又垂下长睫,盛了一勺,继续喂给他:“我又为何要给她们送汤。”

    卓千泽盯着他,心头一阵激荡,忍不住脱口而出:“那我又是你什么人?”

    “你?”玥无暇浅浅淡笑道:“你是我最重要的......”

    心上人!

    双唇张了又合,无论如何还是说不出那句话。

    心痛莫名。

    “你是我最重要的——小师弟!”

    只是......师弟?

    他到底在期待什么?不是早就知道玥无暇心里的想法吗?堂堂仙门嫡子,怎么会喜欢男人?

    卓千泽像升到了云端又猛然从天际跌落,心下寂寂然。

    终于认清自己。原来,自己喜欢的从来都不是玥泽,而是他!

    所以才会因他而生妒,因他而浮躁,又因他而动情,想要更贴近一些。

    抢下玥无暇手中的炖汤,卓千泽双手端起,一饮而尽。

    “那就多谢二师兄了!”

    “......”玥无暇。

    “你和师傅......”卓千泽掂量了许久,稍有踌躇,不知当不当问。

    玥无暇到是相当坦然道:“既然他是我父,不管因何,我都应当敬重遵从。而二十年来,虽无父名,但他亦是教导着我,也没有什么好不平的。”

    答案早在卓千泽意料之中,以玥无暇的性子来看,或许因为缺少一魄,世上事少有能令他在意的,更别提挂在心上。可能知道身世初时稍有感触,但毕竟对师傅玥忧隐早就心怀遵从敬意,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师傅改称父亲,师母改称母亲罢了!

    至于旁人眼中的嫡子,家族传人,他从未曾看在眼里!

    “嗯,你不气就好。”卓千泽点点头:“不过最近好像没见到玥泽。”

    “不可直呼长辈名讳!”玥无暇一本正经地训诫。

    “......好好,那咱们的师姑她老人家去哪里儿了?”卓千泽也很是无语。

    “师......父亲说在藏书阁为她寻得一套淬炼草木灵力的心法,师姑若能习得此术,益处甚大。”玥无暇道。

    “所以?”

    “她暂时闭关,恐要月余后才会出关。”

    “就她那性子,还能闭关?”卓千泽有些意外。嘴巴馋、少了玥无暇又不能活,每日本尊如何如何,本尊又如何如何,一刻钟都静不下的人,真的很难想象她能冥想个几天几夜。“可她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总归是在空洞山中,你也不必担心!”

    “嗯!”说的也是。

    三日后,因空洞山尚有些琐事需要处理,大师兄玥非尘和师傅玥忧隐暂留,其他子弟先行下山,以免耽搁论剑会的开幕礼。

    玥无暇带领数十人先行前往,一行人御剑途径一片山林,纷纷降下地面。

    “师兄,前几日有村民告知此处常有妖兽出没,虽然未曾伤人性命,但已咬伤好几个猎户,我等途径此地是否顺便清理一下?”一名女弟子询问道。

    玥无暇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低阶妖兽,法力低微,随手铲除想来也用不了多久。

    “那大家就分散行动,一炷香之后回到此处......”团子君见他点头,便开始有条不紊地布置。历练的多了,这点儿小场面早就驾轻就熟,信手拈来。

    卓千泽第一个冲进树林。动用灵力御剑后,激荡的灵力翻涌不止,并不听从主人驾驭回归灵脉,而是又开始四处乱串,急于找到宣泄的出口。

    除妖斩兽,正和他意!卓千泽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拔剑了。

    急奔了一会儿,在齐膝高的芦苇草丛中,一只枯尾狼妖,朝着卓千泽露出了狰狞的牙齿,唾液自暗红的长舌头上滴下,落在草丛里。

    枯尾狼妖,乃是变异狼妖中最好对付的一种,他们外形与狼妖无异,智力低下。只是尾巴像是枯萎的草木,干干瘪瘪,却能瞬间长长,如藤蔓一般绑住猎物,以此得名。枯尾狼妖胃口奇小,是以一般不会伤人性命,只咬下一块肉当作吃食。无甚灵力,只要不被他的枯尾绑住,即便是普通的,力气大的庄稼汉都能杀死。

    卓千泽拔出清闻,朝它走去。

    一剑杀了枯尾狼妖吗?

    右臂一挥,寒光闪,清闻在狼妖背部划开一道长长的血痕,并不致命,但也割裂了皮毛。猩红的鲜血一涌而出,连周围的空气都染上淡淡的血腥味。

    卓千泽深深吸了一口,酥麻感自头顶一直窜入脚心。体内四处乱窜的灵力减缓了速度。鲜血的味道缓解了烦躁不安,对血液隐隐产生了期待。

    更多一些吧......再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