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同榻

    第五十五章同榻

    下山历练,除魔卫道,常有露宿在外,紫金山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总需要几日才能抵达。大家结伴后即刻回房整理行囊,只剩玥无暇和卓千泽还立在当场。

    和卓千泽同房……玥无暇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根通红,幸好发丝遮住,无人看到。

    “怎么还不休息?明日还要赶路。”玥非尘轻声道。

    沉默半响,二人转身上楼。

    “......”玥非尘瞧着两人背影对玥忧隐道:“为何我觉得他们二人有些奇怪?莫不是闹别扭了?”

    “少年人大抵都是如此,特别是无暇的性子,恐怕也只有千泽能受得了。”

    “师傅说的是。”

    玥无暇、卓千泽二人跟着店小二一前一后来到二楼最里头的一间房。

    卧房陈设简单,到也干净。

    小二走时关上房门。

    房内顿时安静的不像样子。周遭流淌着若有似无的旖旎气息。

    卓千泽清了清嗓子,心一横,三步两步趴到床榻上滚了滚。

    “真舒服,躺着就不想起来!”

    玥无暇看着他娇笑的脸,也勾了勾嘴角儿道:“先去沐浴,虽用了除尘咒,但也还是洗洗得好。”

    他的一身血迹,实在是令玥无暇印象过于深刻。

    “你是怕我睡在你身旁熏到你?是也不是?”卓千泽一手支着脑袋,侧卧着仰头望他。

    少年眸中满溢的闪烁着的星辰,几乎逼得玥无暇睁不开眼。

    口干舌燥......皓月君咽了口口水,喉结跟着一动。

    “怎么?还是说无暇想跟我一同沐浴?”卓千泽尽力想让自己看起来跟往常一般,能任意和玥无暇调笑,而实则紧张的手心儿直冒冷汗。

    玥无暇一怔,脑海中不免浮现起暧昧画面。

    巨大的浴桶内,二人皆是□□着泡在水中,你碰着我,我贴着你。被水润泽过的肌肤和红唇,登时令玥无暇全身紧绷,不敢再看卓千泽一眼。

    “不可胡闹!我去叫小二准备。”丢下这句话,玥无暇几乎是落荒而逃。即便身姿依然端正,但心已大乱。

    卓千泽吐了口气,瘫在床榻上。

    玥无暇呀玥无暇,该拿他怎么办?或许,等他有了保护人的能力,只要等他能确保身边的人都好好的。

    就跟他说......我喜欢你!

    卓千泽喜欢玥无暇!

    你呢?

    是否也一样?

    晚膳后,卓千泽跟团子君有一搭没一搭地调侃了一会儿,扭捏了半天才回房。

    浴桶和热水早已备好,尚且散发着热气。卓千泽脸上一热,偷偷探头瞄向屏风后的玥无暇。

    烛光下,玥无暇正坐在榻前翻看着一本书,面无表情神色如常。淡黄色的烛光为他罩上一层光晕,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少几分冰冷,多几分柔和。

    真好看!

    卓千泽忍不住又偷瞄了几眼。

    “快去沐浴!”玥无暇道。

    “哦,我现在脱衣服了!你可别偷看!”卓千泽飞快地退下衣衫,钻入水中。

    温热的水温柔地将他全身包裹,卓千泽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双臂搭在浴桶上,瘫软着吐了口气。

    真舒服,果然冷天还是要泡泡澡。

    泡了一会儿,卓千泽隔着屏风的缝隙,忍不住又开始偷瞄玥无暇。

    玥无暇一直正襟危坐,纹丝未动,视线也一直盯着手中的书,好像能从书中看出什么惊天秘密。

    可过了好一会儿,书页未曾翻过,仔细一瞧连书也是反的。

    卓千泽心中大乐......玥无暇一本正经心不在焉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无暇......”他轻声唤道。

    “何事?”玥无暇状似平静地回答道。身体却僵硬了几分,特别是拿着书的手指,轻颤了下。

    水声潺潺,声声入耳皆是折磨。

    “无事,只不过自己一个人洗太无聊,也太过安静了。要不然你......也一同洗洗?”卓千泽刚说出口,马上自扇了个嘴巴,立刻又改口道:“或者你给我念念书,反正别这么安静就行!”

    太过安静,他容易想入非非!

    玥无暇顿了顿,开口念时,才发现书是反的。快速翻转过来,有条不紊地读着......

    “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吴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大荒东南隅有,名皮母地丘。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

    良久,不闻水声,玥无暇放下书,转身绕过屏风。

    卓千泽趴在浴桶边,闭目而眠,长长的睫毛垂下,不见闪亮的眼,别有一番沉静的味道。

    修长紧致的裸背勾勒出流畅刚毅的线条延伸进水中。眉梢眼角儿尚且挂着一滴滴晶莹的水珠,在烛火的照射下闪着微光。

    玥无暇喉头又是一紧,指尖儿接住他鼻尖儿滑落的水滴。鬼使神差以舌尖儿卷入了唇,沁入了心。

    疯狂的想要吻遍他每一寸肌肤,将他拆解入腹,尽兴品尝后再吐出来化成完整如初的少年。

    “千泽......”玥无暇轻唤他的名字,嗓音低沉,带着几分难耐的嘶哑湿意。

    少年并无回答,只是嘴角儿轻轻上扬,眉梢稍稍舒展,似是做着什么好梦。

    玥无暇摸了摸微凉的水,终是将卓千泽从浴桶中捞出来,横抱在怀中。

    卓千泽迷迷糊糊揽住他脖颈,脸颊埋入他胸膛,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蹭了蹭,又睡过去。

    玥无暇的视线尽量保持平行,不敢看他,更不敢看他未着寸缕的身体,单手抱好,扯过搭在屏风上的长衫将卓千泽浑身上下罩了个密不通风,只留出一张脸露在外。

    怀抱心头至宝,玥无暇坐在床榻上,凝望他的睡颜,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时辰。本想将他抱上床榻放好,却无论如何也不舍得放手,倚在榻上,就这样抱着他,贴近他。

    卓千泽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暗自叫苦连连。被抱出水中的那一刻他便醒了,万没想到玥无暇敢抱起未着寸缕的他,为了避免尴尬,觉得醒着还不如睡着,卓千泽便继续装睡。

    又以为放在床上就可顺势清醒,穿上衣衫。哪知道平日清冷的寒冰竟抱着自己不撒手,贴在背后的凸起烫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前有玥无暇紧盯得目光,后又抵着这么个不凡之物,卓千泽哪儿敢醒来?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装睡。

    玥无暇!你好歹给我穿上个内衫呀!光溜溜到底算怎么回事!

    不过......心头甚甜。

    玥无暇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