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掌控

    第五十六章掌控

    玥非尘一睁开眼睛便很自然地靠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双手捧起那人的面庞以手指轻轻描绘着他的五官。

    再想用双手触摸到他可能已是奢望。

    长古常川睁开一对凤眼,将那只乱摸的手抓住,亲了亲修长的手指。三隐三显后,紧握在掌心的芊芊玉指只剩幻影,玥非尘的上半身实体消失不见。

    “......”玥非尘起身,念了段咒法,将衣物穿戴整齐。

    长古常川袒露着胸膛,静望着他,视线片刻不离。

    “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术,令我的手臂能短暂恢复正常?”玥非尘有些好奇。昨夜长古常川突然出现,施了个法术,自己虚化的上半身便恢复了正常,还来不及问明原委,便被他拉着胡天胡地,颠鸾倒凤。

    “这你不用管,总之我会尽我所能护着你!”长古常川英俊的脸上闪过几分坚毅。“谁让我看上的是一条破布!”

    尚记得百年前,一阵狂风刮过,一条白色缎带偶然缠在了一株小树的枝杆上。

    至此,缘定!善缘也好,孽缘也罢,总是难分难舍,情已入障。

    玥忧隐站在窗棂前看着窗外街边叫卖的小贩,颇有几分悠然自得地欣赏着人间的市井之风。

    长古常川推门而入时,玥忧隐并不意外。

    “怎样?可还满意?”玥忧隐背对着他道。

    “是什么法术?”长古常川问得直截了当。

    “此术名为封尸印,能人肉白骨,封住尸气,使死者与常人无异”玥忧隐继续道:“玥非尘现在这种情形肉身跟尸身没什么两样。他乃是乾坤凌所化,此法术最多也只能令他回复原状六个时辰,想要救他的性命还是不能,不过可以令他暂时行动日常。”

    “你是何时知道他是乾坤凌的?”长古常川眼中寒光一现,脊背发凉,对这位玥氏掌门人的真面目大为震惊。

    “从第一眼见到他抱着还是婴儿的卓千泽之时,我便知道,他就是卓千泽头上用来禁锢魔气之主的那条抹额!于是,我顺势收他二人为徒,养在身边。”

    “......你一直在打魔气之主的主意?”长古常川问道。

    “千泽的魔血能复活我的妻子,而想要玥非尘活着,卓千泽就得死!不是吗?”玥忧隐淡淡地说,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却让他整个人更显阴郁。“你想要保住玥非尘的命,就听我的,只要卓千泽死的那一刻,你用封尸印封住他的七窍玲珑心,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长古常川。

    “想想,至此之后,玥非尘就只是你一个人的,没有宿命,不存天道。或是日日抱在怀中或是领回灵奇岛相守,还不是你说的算?”玥忧隐也不急着让他回答,转过身继续凝望屋檐下的街角风情。

    玥非尘在长古常川心中的份量玥忧隐一清二楚,就算是为了心上人要他的命也不在话下,何况只是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卓千泽?

    “你要我做什么?”长古常川冷哼道,身为一派宗师,却也不得不低头。

    “很简单,只要你帮我控制住那株七彩炫兰就好。”玥忧隐道:“世间植被皆受控于你长古家,小小一株七彩炫兰自然也不在话下!”

    “玥忧隐,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此事了却后,别想再用玥非尘一次又一次的要挟我!”长古常川凤目大睁,眉峰含怒。

    上一次,为了玥非尘,他妖化百树取了卓府镖局一干人等的性命。往事历历在目,却又不得不被玥忧隐操控。身为长古一族尊长,也真是窝囊至极!

    “放心,我也盼着此事快快了结......”玥忧隐抬起头仰望一轮升起的朝阳,视线放的很远很远,迷离扑朔......

    “不会太久了......”

    卓千泽忍呀忍,忍了又忍,忍无可忍!

    还是忍忍忍!

    须知人有三急,最急不过尿急。然而,光溜溜一整晚被玥无暇抱在怀中的男子何其尴尬?

    偷偷仰望盘坐而眠的玥无暇,卓千泽真是不能再忍!只好微微动了动......

    抵着背后的物件立刻涨大,也跟着跳了跳。

    “......”卓千泽不敢再动,继续忍。

    好在片刻后,玥无暇转醒。双眸迷离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昨晚......

    他轻轻托起卓千泽的裸背,起身后,又轻轻放下,将被子拉至他脖颈处,这才整了整衣衫,快步踏出房门。

    隐隐约约听见他召唤小二,询问附近是否有可供沐浴的溪涧河流。

    听他走远,卓千泽一跃而起,抓起衣衫胡乱套上,冲进茅房。

    一刻也不能再等。

    放水后,卓千泽觉得人生最为痛快淋漓之事莫过于此。

    用过早膳,玥无暇还未回来,却碰上长古煜。

    因半月岭一事,卓千泽对他颇有微词,也就没了以往的热络。

    “千泽,无暇呢?”玥非尘环顾周围不见玥无暇。

    “不知道!”总不能说他大清早跑去泡冷水澡吧。

    “前方村落有村民横死,我等先去探探究竟。我发了传声蚁给无暇,也不见他回应,不如你在这里等他一起。我们先行一步去查探下情况,之后我们在紫金山脚下汇合,你意下如何?”

    “好,师兄!”卓千泽乖巧地点点头。沐浴可不就是要脱光光,传声蚁也有传不到的地方。

    “可长古家的长古煜怎么会和我们一起?”他瞄了一眼和团子君等人谈笑风生的家伙,狐疑地问。

    出现的也太频繁了点儿。

    “或许只是凑巧碰到,既然都是前往紫金山,一同前往也未曾不可。”玥非尘笑笑,眼底竟闪现几分华光。

    他将卓千泽脑后飘荡的抹额尾屡顺,意味深长地道:“千泽也不小了,要是心悦哪家姑娘,就请师傅帮你做主。不是修仙子弟也无妨,只要是千泽喜欢的,那就一定是最好的!”

    一席话令卓千泽心头暖洋洋地,想要如以往反手回抱住大师兄,却被他闪躲开。

    “都这般大了,不可随意撒娇,成何体统!”

    卓千泽吐了吐舌头,回以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