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血雨腥风

    第五十八章血雨腥风

    卓千泽躺在内侧,躺在玥无暇身边,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

    喜欢的人就在身边,稍稍歪着头就能看见。长长的睫毛,吹弹可破的肌肤,甚至连细微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

    特别是红润的嘴唇......回想起他唇上的味道,和含上去啃舔的滋味,卓千泽略有几分口干舌燥。

    深深吸了口气,想起之前的几次心绪难平,不是因为怒火攻心就是因为对玥无暇动了欲念。

    莫非五方妖兽的黑珠与这两种情绪有关?

    唉,等论剑会结束,定要回白云城看看父母。近来异事频发,卓府可不要出了任何纰漏才是。

    “玥无暇,你睡了没?”卓千泽探过头,轻声道。

    回答他的只有窗外声声虫鸣,和静夜交相呼应着。

    夜已静,心难平,身躯更渐渐紧绷,渐渐火热。卓千泽难耐地蹭了蹭双腿,又瞧了瞧睡的正酣的二师兄,起身披上外衫,悄悄出了客栈,消失在夜色中......

    染着墨意的眸子缓缓睁开,玥无暇起身而坐。内衫松动,脖颈间露出一大截胜雪的肌肤也浑然不觉。长发披散在肩上,全然不似之前的整齐。

    对门而望,玥无暇坐了良久,几次都想随心而动,但终究还是躺回榻上,闭目合衣而眠。

    夜中疾行,卓千泽如鬼魅一般在街角巷间穿行,无事,更无去处,只是夜风一吹,给过烫的身躯散去些许热度。

    不能再和他睡在一起,除了情难自禁还彻夜无眠,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保持些距离为妙。卓千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转进一条狭长的小巷。小巷深处有几户人家,皆是大门紧闭。

    幽暗的街角处,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圆睁的瞳仁里,闪现的是惊恐和绝望。

    一只溶入夜色的黑猫,拖着两条血肉模糊的后腿,趴在地上,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血......卓千泽心中猛然一跳。定睛看来,发现黑猫的两条后腿上分别插着一只青竹子削成的飞镖,穿透黑猫,将它钉在地上。

    恐怕是哪个淘气的孩子干下的。

    卓千泽动手拔掉两只竹镖,又丢了个低阶止血术,尽量不去看伤口处涌出的鲜血。

    “快躲起来养伤吧,下次跑快点儿,莫再叫人逮住!”目送黑猫消失在黑夜中,卓千泽爬到树上,又吹了一会儿风,等心绪平静了,才重返客栈。

    屋内,玥无暇还在睡着,如玉的容颜润上一层淡淡的红晕,甚是好看。

    卓千泽不禁微微一笑。

    退下外衫时瞧见衣衫下摆处沾染上了一滩鲜红色,应是在黑猫身上不慎沾染上的,未免血腥味又作祟,卓千泽将外衫扔出窗外,捏了个法术在半空中飞快燃尽衣衫。

    少年渐入梦,身侧的玥无暇一动未动,只有小指在锦被上弯了弯。

    紫金山坐落在四国最为强盛的冕月国四都中心,山峰高耸入云,戊戌道人就住在云端之颠。半山腰为信徒大众建了一座戊戌道观,供信徒参拜。常年香火鼎盛,各国人士不远万里前来朝拜。

    玥无暇和卓千泽来到山脚下时,玥忧隐等人还正赶来,想来村民横死之事比较棘手,超出想象。

    难得来到冕月国,卓千泽拉着玥无暇在集市上逛了又逛,买了许多特产给阿爹啊娘、玥氏师兄弟和玥泽。

    一路上,玥无暇看似心事重重,好几次欲言又止,神色复杂。卓千泽只当他担心师傅,也安慰了几句。

    自小鱼儿事件之后,卓千泽难得心情大好,第一次来到冕月国看什么都新鲜有趣,殊不知他和玥无暇二人,早就引得一干妙龄少女觊觎窥探。

    冕月国民风开放,有大胆者,当街拦住二人的去路。“二位公子是外地来的吧,不知小女子是否有这个荣幸,结识一下二位公子?”

    “让我们伴着公子们一同游历下冕月国都的山山水水可好?”

    “对呀,能和公子们同游,是我们的荣幸!”

    只一转眼,玥无暇、卓千泽被团团围在正中,寸步难行。虽是国都每每常有四国名士途经此处,但如卓千泽和玥无暇这般如画中走出来的人,还是极为难得一见的。

    一个如朝阳般灿烂明媚,一个如皎月般清冷高洁。

    令人怎不生了爱慕,亲近之心?

    这种场面,卓千泽也算是司空见惯了,他素来知道自己长相尚可,也容易讨女孩子欢心。可自从确定了心意后,卓千泽无论是在行为上或是在言辞上都收敛了很对,不再跟小姑娘们调笑。

    但,要是有熟门熟路的人能带着游览一番,可是能比他们乱逛一气省下不少时间和力气。

    是以,卓千泽还颇为心动。见玥无暇一如既往冷着张脸,卓千泽便想答应,一开口,却被身后的玥无暇捂住了嘴吧。

    “嗯……嗯嗯!”

    “内子身体略有不适,多谢好意!”玥无暇一本正经地道,在众女子惊呆的目光中牵起卓千泽的手,快步走出人群。

    十指紧扣......

    修仙之人有个把鼎炉,结个道侣倒也寻常,可同为男子,结为夫妻的还真没听说过。

    不过,真是甚为般配!

    卓千泽神色恍惚了下......内子?是什么鬼?!

    任他牵着跑了许久,卓千泽还在琢磨这个“内子”二字,玥无暇是怎么说出口的。越想心里越美,刚想撩一撩,却又飞快按住了自己的冲动。

    不是早就想好了吗?等他有能力护住身边的人,找出幕后黑手后再跟他说。

    说喜欢他,爱他!

    时机还未到!

    “玥无暇,你学坏了。张嘴闭嘴说个谎话脸眼睛都不眨一下!”卓千泽放开了玥无暇的手,掐着腰道:“就算你不想招惹姑娘,直说就好,何必拉我当挡箭牌?”

    “你太坏了!这可要不得!”他赶紧又补上一句。

    “我不是说谎!我是真心想......”

    “啊,都这个时辰了,师傅他们肯定到了,快回去吧!”急急打断玥无暇将出口的话,头也不敢回,卓千泽大步离去。

    玥无暇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轻叹了口气,缓缓跟上。

    彩蝶在花瓣上不断沾染,却终又不肯停留......想要抓住剪断它的翅膀留在身边,却又担心它不愿,想它能随性而活,耀眼地飞在晴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