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怀疑

    第五十九章怀疑

    回到秋水洞天,已近晌午。

    秋水洞天乃是空洞山玥氏在冕月国的一处私宅,为门下子弟历练提供居所,宅子陈设简单,院子里种着几株海棠,花朵凋零,果实渐成。

    远远望去,海棠树旁的乘荫亭里,玥忧隐和玥非尘不时说着什么,神色凝重。

    “师傅、师兄!”

    “父亲、师兄!”

    “无暇,你和千泽一路上是否听到什么传闻?”玥非尘问道。

    也许是因辟谷的原因,卓千泽总是觉得大师兄越来越飘渺给人一种忽远忽近的错觉。

    不过,淡淡的梅花香萦绕在他身侧,甚是好闻。

    “未曾听闻。”玥无暇道。

    “师兄,昨日你们去小镇查村民横死之事,可有别的内情?”卓千泽听玥非尘口吻与往常有异,略略猜测了一下。

    “我们去镇上探查时,正好赶上出殡,但并非只有一幅棺椁,而是足足49个!”玥非尘道。

    “!!!”玥无暇。

    “死了49个?”卓千泽也是吓了一跳。“怎么死的?这么多横死之人,那小镇里岂不是要怨气冲天?”

    “死者都是清晨被发现死在自家床榻之上,死时面容祥和平静,不见狰狞。尸体上也并无伤口。死者大多是中年人、老人,并无孩童稚子,青壮年也不多。”玥忧隐道:“令人不解的是,小镇中并无一丝怨气。我们翻看过每一具尸首,魂魄俱全,不见摄魂夺魄之术,死状也并无怪异。”

    “在来此途中,听闻紫衫门有三个门徒昨夜被杀,杀人者手段十分残忍,将人活活剁碎,又不致死,倒挂在树木枝头,血液滴尽而亡。”玥忧隐又道。“不知......”

    将人活活剁碎......

    倒挂在枝头......

    血液滴尽而亡......

    玥无暇双眸微睁,转头盯着身侧的卓千泽。

    紫衫!!昨日与他险些结怨的不正穿着紫衫?

    自己曾亲见他虐杀枯尾巴妖狼,手法便是挂在树上放血致死。昨夜他独自外出,回来后又急于焚烧沾血的衣物......

    想到此处,玥无暇的眉头皱得更紧。

    卓千泽如此伶俐之人,怎会察觉不出玥无暇的心思?当下心头一痛。

    他怀疑他?觉得放血虐杀是他做下的?卓千泽眼神瞬时冰冷,回望他。

    视线交集,少了些暧昧多了些隔阂。

    “可有什么事发生?”玥非尘先察觉到二人之间气氛凝重。

    卓千泽收回与玥无暇对视的目光,自嘲地笑了笑:“能有什么事情?师兄多虑了。”又道:“只不过是昨日与几个穿着紫衫的仙门子弟争辩了几句,二师兄不会以为人是我杀的吧!”

    玥无暇不语,只觉卓千泽的一言一语都重重锤在他心上,一下又一下。身体每个部位都呼喊着要爱护他,要相信他。可理智却更相信自己亲见的。

    来回拉扯,终是种下祸根。

    “千泽吗?”玥非尘拍拍手,很肯定地道:“不会是千泽?绝无可能!”

    卓千泽心下大暖,心上被玥无暇鞭策出的伤痕,只被玥非尘的一句话便抚平了痛楚。大师兄问都不曾询问便相信自己。

    玥无暇呢?玥无暇呢?他能做到什么也不问,只是信他吗?

    “玥无暇!我卓千泽今日当着师傅和师兄的面对天发誓,那三个人之死与我无关,否则叫我神魂俱灭!”

    三指指天、指地、指心,致此誓成。

    玥无暇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誓言在天地共证下结成。

    ......

    “千泽......我”他顿了顿,一向不善言辞面无表情的玥无暇难得面上露出几分懊恼之色。

    终归还是有了一丝疑虑。

    “好了,我也相信此事与千泽无关。只是不知道此事是否和小镇上49条人命相关。”玥忧隐连忙给儿子解围。“49人死因不明,也无一点儿头绪线索,我给戊戌道长送去了消息,希望他能助我们一臂之力。在此整装一日,明日我们上山。”

    “是!”

    “是!!师傅!”

    卓千泽在宅子里逛了下,挑了间属意的厢房,和团子君住在一处,无论如何也不肯再与玥无暇同住。

    玥无暇默然已对,在房门外站了许久后才转身离去。

    屋内,卓千泽显得有点儿心不在焉。团子君叫了几次都不见他应声,最后还是趴在他耳边大喊了一声。

    “......哎呀,你干什么呀?喊得我耳朵要聋了!”卓千泽揉揉耳朵,怼了团子君一拳。“都是娶了媳妇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回头让小师妹好好教训你一顿!”

    提到新婚的妻子,团子君登时眉飞色舞,嘿嘿一笑道:“她才舍不得呢!”

    话匣子一但打开,就怎么也收不住,反正师妹哪儿哪儿都好,怎么怎么贤良,如何如何淑德。

    卓千泽翻了个白眼。这成了婚的男子怎么像是被夺舍了?里里外外奇奇怪怪的。

    “你呢?还喜欢玥泽?不得不说,辈分有差,劝你还是当断则断。”玥泽师姑对玥氏门人都是个很难接受的存在,幸好她一直在闭关,大家也都松了口气,无需每日朝个尚不熟识的姑娘家大礼参拜。

    卓千泽眸色一暗道:“你说,一个人不能给予我完全的信任,该怎么办?”

    玥无暇怀疑的眼神,他想,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忘了。

    “一个人?不相信你?”团子君道:“那要看看你是如何感受的。生气?还是不屑一顾?”

    “心痛,我的心很痛!”卓千泽还记得那刹那间的痛楚。

    “那一定是你喜欢的人了!千泽啊,情之一字,容不下半点嫌隙。有什么误会还需要尽快解开。”团子君一副过来人的神情侃侃而谈:“玥泽师姑性子......是比较随意。”

    “不是她。”卓千泽道。

    “那是谁?”团子君登时来了精神。“千泽移情别恋的速度真是令人望尘莫及啊,佩服佩服!”

    “......”卓千泽。

    “不知道是哪家闺秀?”团子君坏笑道:“能把你的心牢牢抓在手里,定然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卓千泽没有反驳。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倾国倾城和绝色二字,玥无暇当之无愧!

    卓千泽心头缠了一团乱麻,烦躁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