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白云城

    第六十七章白云城

    “记忆珠里储存的记忆定然是真实的。”

    “玥氏可不能再袒护下去,如此残忍的手段,和魔族有何区别?”

    “对对!一言不合就痛下杀手,实在是太过分了!”

    桃花源陆离挺身而出:“诸位,容我说一句......”

    桃花源陆氏擅长解梦命理,在仙门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他一出声,议论之声渐止。

    “......桃花源弟子和玥氏子弟一向勤于走动,卓千泽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性子纯良,是个有侠义心肠的好孩子,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此事!”

    “可记忆珠还不足以证明是他吗?堂堂桃花源,也要袒护凶徒?”紫衫门人据理力争。

    “......”记忆珠成像,铁证如山,陆离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了......”戊戌道人挥一挥浮尘道:“事情的始末我已知晓,这是玥氏和紫衫门的家务事,不知忧隐可能给出个信服的说法?”

    一直未曾表态的玥忧隐略微思量了一下:“玥氏定当彻查此事,如果真是千泽犯下的,定然不会姑息。”

    “父亲!”玥无暇还想说什么,被玥忧隐摇摇手打断。

    “可此事需要缓上一缓,给我些时间查明。”玥忧隐又道:“其实此次前来紫金山的途中,有一小镇发生村民横死异事,我与非尘前去查询,本想着轻易便能解决,可谁知到了镇上,才发觉远没有我等想象的简单。所以想请道长协助,缉拿真凶。”

    “哦?愿闻其详......”紫金山脚下严格来讲算是戊戌道观的管辖属地,出了这档子事,虽说村民找的是路过的玥氏门人,但于情于理,紫金山都不能推脱。

    “......可是”玥氏话题转的太快,紫衫门人还想再说什么。

    不是对卓千泽论罪吗?何故又说到小镇除妖?

    “好了,玥氏既然说会给你们一个交代,那就一定会秉公处理,无需多言!”戊戌道人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你瞧瞧我,我看看你,紫衫门人最终还是施礼退下,没再做争辩。得到戊戌道人的保证,想来回去也能跟师门交代了。

    几位家主倾听玥忧隐详述事情的始末。玥无暇拉着卓千泽落坐。本来胃口大开的卓千泽,现下难免心情低落,神情也没落了几分。

    玥无瑕斟了杯酒递到他面前:“千泽,不必在意人言,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玥无暇,那日我确实睡不着,出去走走。可就是走走,别的什么也没干!”卓千泽接过酒盏仰头饮下。

    “任何事你都无需跟我解释,你说什么,我便信什么。”玥无暇拉住他食案下的手,正色道。

    “可是师傅......”师傅并没如以往一般对他深信不疑,这让卓千泽很是介怀。

    “我们找个机会跟父亲解释清楚。”

    “嗯!”

    谈话间,殿下候着的道童又进殿上前,身后还跟着一个姑娘。

    “青鸾,你怎来了?”团子君又惊又喜!

    来者便是他新会不久的妻子玥氏女弟子青鸾。

    气喘吁吁的青鸾并不理会团子君,先朝戊戌道人行礼后转而拜倒在玥忧隐身前。

    “何事如此慌张?”

    青鸾向来稳重得体,从不失分寸,能让她慌乱至此,定然事出有因。

    “师傅,白云城出事了!”

    卓千泽拿酒盏的手颤抖了下,杯中酒洒了出来。

    连夜赶回白云城,御剑飞行2天1夜。城中惨景令众人心情沉重。平时繁华喧嚣、车水马龙的集市早已不见。白绫处处悬挂,将街市染上无尽悲意。各种棺椁横于街头,甚至有些来不及入棺的尸首堆在草垛上。

    幸存下来的人,不是表情麻木地在官兵的指挥下搬运尸体,就是呆坐在棺材旁为亲人流干了眼中之泪。

    满城白丧,留下无数幼儿稚子,和嗷嗷待乳死了双亲的婴孩。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受戊戌道人之命跟来协助的清须散人失声惊呼。

    “这般看来,丧命的百姓远不止百人......”

    玥忧隐独臂握剑,面色沉重,显是被眼前触目惊心的死尸惊住。百云城隶属楚秋国,乃是空洞山管辖的范围,玥氏难辞其咎。

    玥非尘先一步上前,查看了几具尚未入棺的尸身。

    面容平和安详,尸身上也未有明显的伤痕,连怨气都没有一丝一毫。

    和小镇上的49具尸体如出一辙!!!!!

    “师傅,不如找来城中管事之人询问。”玥非尘对玥忧隐道:“城中人死状和小镇上的一模一样!”

    玥氏子弟和一些别家门派自愿前来援助的仙门中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

    皆是不发一语。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不知道两地接连发生的事件可有关联。

    “千泽,百云城乃是你最为熟识的地方,可知我们应找谁询问?”玥忧隐沉声问道。

    卓千泽尚在震惊之中,呆立当场,一动不动。

    “千泽!”团子君推推卓千泽:“师傅问你话呢!”

    “啊?什么?”卓千泽这才如梦方醒。

    “父亲,城里之事可询问顾羲之......”玥无暇上去一步回话,正好挡在卓千泽身前:“他是楚秋国的宰相。”

    “速速寻来!”

    “是,父亲!”

    一炷香过后,顾羲之风尘仆仆赶来。与之前相见时不同,此时的顾羲之少了些飘逸俊朗,面上多了些许沧桑。

    楚秋国向来对空洞山玥氏推崇有加,顾羲之已为此事焦头烂额,得见玥氏诸人,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

    丧狗转世的顾羲之,被那死去的小白狗保护的极好,看不出半点儿妖气。

    “尊长,你们可来了!”他朝着玥忧隐施礼,又朝卓千泽和玥无暇等人点头示意:“千泽兄和无暇师兄别来无恙!”

    卓千泽和玥无暇回礼,再次相见,别样滋味涌上心头。

    “城中发生了何事?”玥忧隐问道。

    “三日前,百云城一切如常,可到了清晨,整整四百多人没有醒来……”他呜咽着说道“......不知为何,他们都睡死在自家床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