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父母之心

    第六十八章父母之心

    “三日前,百云城一切如常,可到了清晨,整整四百多人没有醒来……”他呜咽着说道“......不知为何,他们都睡死在自家床榻上!”

    “在此之前可有什么异事?死者都有哪些人?有何相同之处?”玥非尘问道。在小镇上的死者并无太多相似之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只是并无孩童。

    “有些幸存的百姓说曾在睡梦中见过一对绿色的眼睛......”顾羲之道:“死者有老有少,没有幼儿,可是似乎......”

    “似乎什么?”玥非尘道。

    “......似乎死者都是有儿有女的,城中有二十几对新婚夫妇,全都安然无恙。”

    “!!!!!”玥非尘。

    “一双绿色的眼睛......死者皆有儿女......”玥忧隐反复重复着这几句话。

    绿色的双眼?!!!被数千灵体追击的画面同时袭上卓千泽和玥无暇心头。

    卓千泽犹如当头棒喝,转身跑到尸堆旁细细观察每一个面孔,越是辨认,脸色越是苍白。

    一个一个、一堆一堆查看,半柱香的光景卓千泽的冷汗已经打湿了内衫。

    终于,在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后,卓千泽踉跄了一步,靠在了玥无暇的身上。

    这张脸,他记得很清楚,记得她被清闻穿过身体后,眼眸中消失的绿光,记得她被清闻穿过身体后,脸上每一丝痛苦的抽搐......

    “无暇......”他声音越发颤抖着,从未示弱过的倔强倨傲在这一刻统统崩塌:“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吗?为什么会这样?”

    “不是你,是我!千泽,冷静下来,这不是你我的错!”玥无暇不顾众人的目光,将颤抖不已的卓千泽抱在怀中,轻声安抚道:“记得吗?我们除掉的只是灵体,不是活人。即便是因你我而死,罪魁祸首也是控制他们的魔物,你无需自责!”

    “无暇,何事?”玥忧隐瞧他二人情绪不对,稍作思量后,大概也猜出了几分。

    玥无暇并未回答,只是抱紧卓千泽一味安抚。

    轻声细语,气氛暧昧。好在大敌当前,众人均是心事满满,并未深思玥无暇和卓千泽的举动是否不妥。

    卓千泽埋首于玥无暇颈肩,终于平静下来。深知自己越来越依赖于他,也越来越离不开玥无暇了。

    见他脸色稍微缓和了些,玥无暇这才答话:“之前我和千泽曾遇到过上千灵体袭击......”

    “由一对绿眸驱使?”玥非尘突然想起。

    “是。可如今看来我们所杀的可能并非是灵体......”玥无暇指了指堆积如山的尸体:“这些人和我们所遇到的可能是同一批人。千泽正是因为如此,才觉得是我们杀了他们。”

    事情越发诡异,一番思量后,留下几名弟子协助顾羲之处理城中事,其余人等回到空洞山,从长计议。

    卓千泽惦记着父母,但身侧仙门中人众多,要是被谁看出父母身上的封尸之术,反倒不美。

    只往卓府方向看了一眼,卓千泽跟着回了空洞山。

    大殿上,玥忧隐邀紫金山诸位共坐,马不停蹄商议应对之策。

    “灵体和真人?”玥忧隐道:“灵体和真人怎么可能相连?”

    “不,有可能!”清须道人斩钉截铁地道:“如果是五方妖兽之一的兽婴灵,就足以控制真人魂魄化为灵体为己所用。”

    “兽婴灵?”

    “没错,兽婴灵每隔百年降生于世,但天道注定它永远胎死腹中,所积攒的怨气会借由令它不能降生之人而发,控千万人的魂魄攻之,魂魄亡,肉身亦亡。”清须散人缓缓答道:“百年前的兽婴灵降世,我还是个四岁侄子,父母皆因其遇害。整整一国数万百姓死于它手,最后还是诸家仙门联手开启莲花阵法,才将兽婴灵封印。”

    “可天道为何会降下兽婴灵?”玥非尘很是不解。明知天道不可违,各门各派都紧遵法则,不敢有失。

    “我亦不知。”

    一旁静立着的卓千泽眉心皱了皱。不会的,父母虽是被他藏尸于世,但......天道不会知晓。

    “兽婴灵能用法术控制上万魂魄?这还真是前所未闻。”玥忧隐叹口气:“五方妖兽接连现世,难道真是天意?”

    “其实也无需太过忧心,别的妖兽在下不甚了解,不过兽婴灵我还是略知一二。”清须散人道:“兽婴灵用以控制魂魄的不是法力,而是天下众生皆存的父母之心。”

    “父母之心?”

    “不错!父母双亲对亲子的一颗痛爱之心。受控的魂魄在兽婴灵的误导下,会以为亲子身处险境,从而产生攻击,虽个体攻击力极低,但成千上万,也是极难应付的。特别是这种受控灵体一旦消散,那对应之人必死无疑。我等想要反击也会束手束脚,难以施展。”

    “那应当如何以对?”玥忧隐问道。

    “为今之计就是找出与兽婴灵结怨的人,静候兽婴灵再次出现,通知各家族高手前来助阵。”

    “只是不知结怨之人如何寻找?”

    “师傅......”卓千泽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我们之前曾受过兽婴灵的攻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跟兽婴灵结怨之人,可能是我或是玥无暇。”

    卓千泽回想了一下:“可我怎会和它结怨?我都没碰到过有孕的妇人......”

    “不,千泽!你还记得六年前,你从一对食心夫妻手中救下我吗?”玥无暇对他说。

    “无暇说的是南岭的那一对夫妻?”提起此事,玥非尘还记得。

    “嗯!”玥无暇。

    “还有此事?”玥忧隐。

    “是师傅,当年你还在闭关,故而不知。那对夫妇腹中胎儿无心,要食整百颗幼子之心才能降生。她们抓了无暇和陆子铭,幸而千泽闯入,救下他们。”玥非尘一边回忆一边说。

    “那对夫妇之后如何?”清须散人捋了捋纯白胡须。

    “我将她们交给南岭本家仙门处置,后续也未曾听闻。”

    “嗯......”清须散人顿了顿道:“只怕与兽婴灵结怨之人就是害他无法降生的卓千泽了!”

    卓千泽闻言,眉头皱的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