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玥忧隐的要挟

    第七十章来自玥忧隐的要挟

    卓千泽悠悠转醒之时已是日落西山。

    玥无暇还睡着,在他嘴角儿印下一吻后,卓千泽着衣下榻,放轻动作,小心翼翼不去惊扰了他。

    嗯......二师兄体力果然过人,但相较于自己应还是略有不及的,不然也不会尚在沉睡。

    不过,白日宣淫还是要不得的,需要控制一二才是。

    在玥无暇的结界外头又加了一层结界,双层保护下,相信玥无暇能睡个好觉。

    卓千泽整理衣衫,步出洞天阁,想了个说辞用以搪塞师兄弟。如若有人问起二师兄为何久未现身,他也要有个说辞才是。

    途径师傅的住处,卓千泽略有迟疑。玥忧隐相较于他,自小教诲之恩,乃是等同于父亲一般的存在。在紫金山上,师傅的一个迟疑,令他无法释怀......他是否应该去解释一下?

    正自踌躇不定间,玥忧隐从殿内而出。卓千泽下意识作祟,闪到树后。

    只见玥忧隐左右观望了一下,挥一挥手将结界布下。

    师傅......是在干什么?卓千泽躲在树后暗道。

    玥忧隐双眸紧闭,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周身溢出的金色灵力,一个黑紫色的气流洞正成漩涡状旋转开来。玥忧隐步入其中消失在未知的空间里......

    为何?师傅的灵力是金黄色的?水系一脉,灵力都是蓝色的才对,或因灵力充沛与否呈现深浅不同,但绝不会有别样色彩。

    紫黑色的气流洞又是......

    卓千泽走到尚未消失的紫洞前,稍犹豫下还是跨步进了洞口。如他未曾记错,他和玥无暇之前在后山掉入尸洞前,就曾出现过。

    师傅......他......

    眼前一黑,场景瞬移。身侧阴风阵阵,卓千泽稳住心神后,定睛一看,心头大惊。

    四周的石壁上,成百上千颗头颅皆睁着一双双诡异的金眸盯着他,凝在众多面孔上的痛苦惊恐之色,并未因时光的流逝而减少半分。

    果然,身陷尸体洞。

    只是这一次在身侧,少了玥无暇。

    第二次置身于此,倒比第一次谨慎了许多。卓千泽唤出清闻,靠近墙壁但又保持隔着适当距离,摸索着向前,以确保自己不会被嵌在上面的头颅攻击。

    一边走一边细心倾听。不远处应有一汪潭水,潭水中还有一条金眸巨蟒。

    师傅怎会来此?

    转过迂回处不远,便是深潭,前端半空中交错的藤蔓上不断流过刺眼的绿光。

    一个人!一名女子,被藤蔓紧紧缠绕其中,双手绑缚,成大字型吊在半空中。她双目紧闭,长睫垂下,脸上惨白毫无血色。长长的黑发枯干又杂乱地披散着。一动不动,不似活人。

    她全身上下的生气、灵力,都随着自身的脉络流转至双手心之中的一条金色锁链上。

    玥泽!被藤蔓锁住的是玥泽!她不是在闭关吗?!!!

    卓千泽冲上前朝着藤蔓挥剑斩去。

    “砰”的一声被一道看不见的结界强力反弹回来。

    原本平静的潭水瞬时起了波澜,潭水的中心缓缓升起一只巨大的蛇头,双瞳金黄,朝着卓千泽嘶嘶吐信。

    虽早有心理准备,看见庞然大物,卓千泽还是难免心惊,持剑以对。腰际之上因着两枚妖兽黑珠修复的灵力不受控制地流动起来。

    灵力有异,催动后魔气升腾,又令人迷失心性,卓千泽有几分惧怕,从未尝试全力激发。

    罢了!今日就试试!在此洞中无人闯入,也不怕失手伤及无辜。能救下玥泽当然是好,救不下还是要伺机而逃,再做打算!

    玥无暇还在等着他......

    巨蛇紧盯着他,却并未立刻攻击。反而游到岸边。

    一阵金光闪现,光芒中,蛇身化人。眼中竖起呈一线的瞳仁,转成黑眸后,师傅玥忧隐踩着满地摇曳的彼岸花,朝卓千泽走来。

    “千泽怎会来到此处?”玥忧隐浅笑着:“哦,对了,是为师有意引你来此的。”

    “师傅......你......”卓千泽惊愕地连话都说不完整。师傅在他心中自来都是高耸如山的存在。在眼前崩塌焚毁的不仅仅是一个玥忧隐,还是卓千泽铭刻在心中的信念。

    “千泽无需惊讶,有些事情是到了你需要明了的时候了。”玥忧隐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主宰着这副皮囊的金瞳蛇。当然,你也许不会陌生。我也是五方妖兽之一。”

    他转身走到藤蔓处,仰望玥泽双手中流光溢彩的锁链,眼中尽是贪婪。

    “二十年前,我占据了这具身躯,并逐步吞噬了玥忧隐本体的魂魄,明明和他完全同化,可玥忧隐还有一丝执念,令我总是无法吞噬,这样一来,我和这副身体就不能完全契合。”

    “玥忧隐的执念也很是可笑,到意识消散的那一刻还记挂着被他杀死的妻子。这丝执念甚是顽固,我试了各种方法都无法消除。最终只能满足这个执念才能让它消散。只要我完完全全拥有了这副躯体,便可施展吞噬之力,吞噬四国,天下为主也不在话下。所以,你的师娘卓婷必须要复活才行!”他笑的越发狰狞。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退去了刻意的隐藏和掩饰,再也找不到玥忧隐往日的影子:“我偷窥天机,知晓只有魔气之主的魔血换给卓婷后,她才能复生。在白云城中我找到了你。”

    “......”卓千泽脸色惨白,双眸通红,握着清闻的手紧了又紧,手指骨节处泛白。

    玥忧隐又道:“魔气之主降世很好辨认,他的额头自打出生便会伴生出一条抹额。这条抹额即保护着魔气之主,又能压制魔气之主的魔气。”

    魔气之主?卓千泽摸摸额头上的抹额。

    “当我找到你时,抹额已经化身为人,在暗中保护着你。我只能将你收入玥氏。果不其然,第二日,非尘便上了空洞山,跪在我面前。”

    “大师兄......”

    “没错!玥非尘就是你的伴生抹额所化。他的宿命就是压制绑缚你的魔气,所以自幼你的灵脉才会破裂难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