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沉沦

    第七十一章沉沦

    “没错!玥非尘就是你的伴生抹额所化。他的宿命是压制绑缚你的魔气,有他的束缚自幼你的灵脉才会破裂难续。”玥忧隐转身看他:“你和他命运相连,只要你动用灵力,他必然受到反噬。”

    “不,我不信!还我师傅!”亲眼见证玥忧隐化蛇为人。卓千泽还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他手握清闻急催灵力,挽了个剑花儿直刺向玥忧隐。

    玥忧隐也不闪躲,只是挥手一挡,劲气前冲,轻而易举化解剑招。反手一掌打在卓千泽胸口上。

    剧痛袭来,卓千泽喉头一甜,嘴角儿溢出猩红的鲜血,再想提气,已是后力难续。

    “你把五方妖兽当猫儿狗儿了?虽说你是魔气之主,但你身上的灵脉尚未修复,魔血也尚未激发,怎可能是我的对手?”玥忧隐独臂隔空掐住他的脖颈,将卓千泽悬置半空。

    灵力如同白绫,死死缠住脖颈,越勒越紧。卓千泽太阳穴青筋爆出,一腔热血一拥而上,脸皮由白转红,又由红渐紫,双手双脚费力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清闻掉落在地。

    “千泽,你动用灵力只会伤到玥非尘。现在,玥泽也在我手上。”玥忧隐突地收回灵力。

    卓千泽重重跌倒在地,空气重新灌入气管,他双手按住胸口,咳嗽的几乎呕吐。

    “还有你的二师兄......玥无暇是这具身体的儿子。你不是心悦他吗?或者说,他身败名裂,杀了他你也无所谓吗?”玥忧隐笑道:“我所为的只是满足这具身体的最后一丝执念,杀谁,杀几个人?我都不在意。卓千泽,你可以选择告诉天下人,玥忧隐其实是金眸蛇附体,但你在乎的人一个都别想活!我会将他们的魂魄搅碎,永生永世都不的轮回。”

    “不......不会的......”他跌坐在地上抖个不停。

    大师兄、玥泽、玥无暇!!!

    “不敢相信吗?回去看看你的大师兄玥非尘你就该清楚了。因为你的灵脉修复,他双臂已经消失,没有实体。所以才会以辟谷来掩人耳目。你当他为何终日周身总有腊梅香气缠绕?那是他借来化形为臂膀插的梅花枝!”玥忧隐张张合合的嘴中突吐出黑褐色蛇信,黑眸也转成金瞳,声音越发尖锐刺耳:“......我在祠堂等着你......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你一念之差。”

    强烈的时空扭曲在卓千泽周围形成黑洞,将卓千泽和配剑清闻一同拉入其中,待他们消失不见后,玥忧隐转身朝吊在半空中的玥泽眉心间钉入一枚锁魂钉,本已毫无气息的人儿,突然剧烈挣扎起来,紧闭双目,神色痛楚,双手间的锁链像是一颗被催熟的果实,由金色转成橙红色。

    稍后,她不再挣扎,眉眼间的痛楚也在逐渐淡去,死气渐显……

    玥忧隐满意地吐着信子,消失在尸洞深处。

    卓千泽踏入大师兄玥非尘所居住的净音堂时,团子君、玥明知皆满面愁容围在床榻旁。

    “千泽......大师兄突然吐血昏倒了!”团子君拉住面无血色的卓千泽,红着眼眶道:“我们抱他回来,可他的手臂......他的手臂......”

    情急之下,谁也未曾留意到卓千泽的异样。

    拖着沉重的步子,他来到床榻前,伸出的手犹豫了好半天才缓缓抓住了昏迷不醒的玥非尘的手臂。

    五指透过幻影而过,抓住的尽是虚幻......

    “师兄为何会突然晕倒?”卓千泽背对着团子君和玥明知问道。

    “我们正在书房跟大师兄禀告百云城尸体的处理情况,说着说着,大师兄突然捂住胸口,喷出口血,昏了过去。”玥明知皱着眉,对大师兄为何突然晕厥半点儿也摸不着头脑。

    “只是这样?”卓千泽咬着下唇,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无波,隐藏心绪波动。

    “嗯,我们就把师兄抱回来休息。可千泽,大师兄的手臂......”玥明知尚未问完,就被打断。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师兄这里有我照应”他坐在榻边,静望着玥非尘。

    他的大师兄,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人,总是默默地关注着照顾着他。做错事后,惩罚他的是玥非尘,给他送膳食的也是玥非尘,最后无条件相信他的还是玥非尘。

    早已习惯有他在身后,早已当他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如今才知道大师兄也有脆弱的一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一旦动用灵力,大师兄便会受到反噬?

    “回去之后,关于师兄的手臂,切记不要声张,大师兄瞒着我们,定当是另有隐情。”待他们退下,卓千泽强压在心头的郁结再也控制不住,伏在榻边,眼泪默默溢出眼眶。

    师傅、玥泽、大师兄......世界一息崩塌,他应该如何?又能如何?卓千泽啊卓千泽,你也太软弱无能了!

    “千泽,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如春风般温暖的言语在耳畔响起。玥非尘不知何时醒来,明亮的双眸中是含着的笑意。

    玥非尘对着卓千泽,永远都是这般。

    “大师兄你醒了......”卓千泽破涕为笑,小心避过双臂,扶他靠坐榻边。“你......”

    瞧他欲言又止,玥非尘道:“可能最近灵力略有不济,才会晕阙,实在是无需过虑。”

    “师兄......”他拉过脑后的抹额尾,双手捧到他跟前:“其实,你是这条抹额所化,自打我出生便伴在我身边了,是吗?”

    玥非尘惊半响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叹息了一声:“你是如何得知的?我只愿你这一生都能平平安安,永不知晓抹额的意义和我的存在。”

    “师兄,千泽真的会吸纳天下魔气,成为杀人无数的魔头吗?”

    “怎会?有师兄在,是断然不会让你入魔的。”

    “可你双臂都因我才会消失不见不是吗?”

    “宿命难改,只要我们尽力而为就好。”玥非尘正色道:“千泽,即便你是魔气之主,就算终有一日化成魔血,也要谨记不能乱杀无辜。你本心仁善,可否答应我,做到无愧于心这四个字?”

    “能!千泽能做到!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