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诱饵

    第七十四章诱饵

    这还是那个名满仙门的皓月君吗?

    不求其他,只要能站在他身后......

    爱得如此卑微!

    锦被下的手紧攥成拳,指尖深深扎入掌心,卓千泽轻笑出声。

    他搂着那女子一同起身着衣,也不避讳玥无暇在场。转身时,背后长长的抓痕和红印刺痛了玥无暇的眼。

    “宝贝。你且先行下山,哥哥明日再去会你!”他暧昧地捏捏女子脸颊,打发她离开。

    屋内只剩两人。

    “玥无暇,我卓千泽从未承诺、回应过你什么。如今你是在质问我吗?”他眉目紧皱,冷冷地道:“我劝你不要再做纠缠,全当是顾及这么多年来的同门之谊。”

    “不是纠缠......只是情难自抑。”玥无暇的声音几乎轻不可闻,眸中已含湿意。

    “我不需要你站在身后,我只想你离我远一些......越远越好!”

    只有离得越远,他才越安康!

    “我更不需要你的爱慕,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咱们有过什么牵扯......”

    这样,他才能保全声名,不被己所累。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还请二师兄好自为之,别再故作那些令人恶心的姿态,对我好!对你也好!”

    一言一语如同一把双刃剑,寒光闪现,割伤玥无暇的同时也凌迟己身。卓千泽不敢看他毫无血色几尽透明的面庞,只能转身以对。生怕无法负荷的痛楚将他的理智撕碎,更怕他会扑入他怀中,告诉他有多爱他!

    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卓千泽不能,也不敢去赌。因为这世上只有这一个玥无暇。

    他输不起!!

    “好!如你所愿,再不纠缠!”玥无暇离去了,至始至终卓千泽都背对着他。

    突然觉得,很冷很冷......卓千泽跌坐在床榻上抱住双腿将自己缩成一团。摊开手心,那里早就血肉模糊成一片,却半点儿也感觉不到痛楚。

    心都跟着玥无暇离开了这副躯壳,他还剩下什么呢?

    又是一个人了,再没有人会跟在他身后,握紧着他的手了.....

    双颊滑过丝微凉,眼前朦胧一片,卓千泽抱紧双膝,咬着下唇,埋首于膝。

    泪水滴落,渗入下裳,不再复见......

    “卓千泽,你哭了?堂堂男儿郎,躲起来哭算怎么回事?玥无暇又是怎么?失魂落魄的,叫他都不应一声,你们吵架了?”陆子铭拉起蜷缩成一团的卓千泽,疑惑的道。他才和父亲、姐姐赶到空洞山,第一时间就来找卓千泽和玥无暇。

    结果,一个抱着膀子哭,另一个根本就是不理人,他是招谁惹谁了?

    咬牙拼命强忍的情绪,一朝决堤,如山洪暴发般一发不可收拾。卓千泽突然抱住惊吓的愣在当场的陆子铭,嚎啕大哭起来。

    “我喜欢他,我真的喜欢他......”

    “好好......你喜欢他。”若是安慰个小姑娘,陆子铭自不在话下,可如何安抚一个痛哭流涕的大男人,他还真是毫无头绪。最后也只能拍拍卓千泽的背,将肩膀借给他哭个够了。

    莫非是玥无暇和卓千泽表达了心意?千泽兄另有喜欢的人?算了算了,关于皓月君的□□,他还是少猜测为妙,一不小心丢了性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半响,激荡着、咆哮着的纷杂情绪才缓和下来。

    哭也哭够了,喊也喊伤了,卓千泽稳住呼吸,推开抱在怀里的陆子铭。

    “千泽兄这是过河就要拆桥喽?枉费我借肩头给你依靠这么久......”陆子铭叹息着指了指自己打湿的肩膀道:“都湿的不成样子了,不知千泽兄哭得痛快与否?”

    卓千泽双眼肿的跟一鱼眼一样,还一边嫌恶地抽了抽嘴角儿,鼻音浓重地开了口:“你不在紫金山好好呆着,跑来作甚?!”

    平白看了他最为狼狈的模样!

    也好在是陆子铭,牵扯的最少,有陆离护着,也不怕连累于他。

    “还不是为了兽婴灵而来。戊戌道人收到消息,此次兽婴灵的目标是你,而且来势汹汹,仙门百家都派遣弟子前来空洞山助阵。”陆子铭话锋一转,眯着眼坏笑着问:“不过,玥无暇怎么了?我看他从你这里出去后,好似受了不小的打击,不太好的样子。”

    “他......”苦涩又因那个名字浮上心头:“就是被我顶了几句,他那人你还不了解吗?最是受不了这些,就气的夺门而出!”

    切!骗鬼呢!陆子铭撇撇嘴,显然对他的一番说辞不能信服,但看卓千泽不欲再说下去,也就不再追问。

    “千泽兄这些日子到底在闹腾什么?我远在紫金山都听说了,玥氏魔头横空出世。”

    说什么玥氏卓千泽行为不端,目无尊长......种种流言不堪入耳,气得他抓住造谣者狠狠揍了一顿,被父亲关了整整一天。

    “......”卓千泽一下被问住了:“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人生在世,被些条条框框束缚,实在是无趣罢了!”

    他整理下衣衫,起身送客:“天色不早,你先回去安歇,明日我再去寻你。”

    “好吧,那你也要小心些,兽婴灵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你身为诱饵,可有点儿自觉,一旦察觉不对,马上发信号。”

    “知道了,知道了!”

    送走陆子铭,卓千泽重重地吐了口气,嘴角儿勾起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幸好,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让他借下肩膀倚靠一二。只是......还是不要过于接近了!

    出殿步入院中,仰头遥望天际中的一轮明月,卓千泽默默呆站半宿。

    眼前挥之不去的,是玥无暇卑微的哀求和惨白的脸。

    对不起,无暇,是他不配!

    一夜无眠......

    第二日,皓月君玥无暇病了,按理说修仙之人体质易与常人,最是不易染疾。而玥无暇非但反其道而行之,还病的似乎颇重。

    整整五日未曾踏出房门一步,也不许任何人探望。急的陆瑶一直徘徊在月影轩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