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忘情绝爱

    第七十六章忘情绝爱

    “金瞳蛇不愧为五方妖兽之首,下手真够狠的!”

    尸洞中,长古常川摇着纸扇。得知玥忧隐将混有己身神元的锁情钉钉入玥无暇心口后,不免阵阵心惊。

    要知道,这枚锁情钉不仅融入玥忧隐的神元,还融入了玥无暇的一魄,使得二人感知相连,虽说便于控制,却也极易反噬,伤及本体。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尝试。

    玥忧隐不愧是蛇类,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吊挂于半空中的玥泽,环绕在周身的绿色气息开始转黄,只有双手中的锁链越发灵力充裕。

    玥忧隐一边仔细慎视一边满意地点点头:“无暇为情字伤神,我不过是应了他的请求让他感觉不到情伤罢了!”

    “那也不需要融入你的神元吧!”长谷常川道。以对玥忧隐的了解,他才不会做对自己毫无利益可图之事。

    “你以为魔气之主的魔血那么容易激发?只有在卓千泽周身灵脉贯通,大量魔气涌入的同时,令他身心遭受莫大的痛苦,才能成功激发。否则,你我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说到此处,玥忧隐隐隐有些莫名的兴奋,蛇类本为冷血物种,对任何事都能冷静处置,而己身神元和玥无暇的一魄揉在一起,虽然冒险,但却令他觉得新奇有趣,特别是暗含的未明的危险,叫他有些个期待......

    金瞳蛇一类,要修成正果,需完全融合所占躯壳,还要历情劫。

    相信卓婷便是自己的情劫,只要复活了她,了却身躯主人最后一丝执念,再将卓婷禁锢在身侧,保护的万无一失,何愁情劫不破,大事不成?

    千般筹谋,万种算计,终掌握在自己的股掌之间。

    “你要怎么疯,都是你的事,只要别危及非尘。”长谷常川又道。

    “只需你催成锁链后好好管住玥非尘,直到卓千泽身死,我便能保证玥非尘不死!”玥忧隐道:“现下,你只需要盯住乾坤锁链,别出意外便可。”

    “这你大可放心!”长古常川道:“不出两日,锁链就能降世。”

    言罢,分出灵识,以草木之气源源不绝输入玥泽眉心。她枯黄的身躯,如得雨露滋润,恢复成翠绿......

    七彩炫兰本体,乃是世间栽养灵器的法宝,孕育灵器出世亦是这株草木的宿命。

    说来也是奇怪,玥无暇接连几日缠绵于病榻,可隔日后出现在众人眼前时,除了瘦了一大圈之外,整个人精神饱满,并未见太大转变。

    只是越发高冷了……不过,玥师兄向来是冷漠而不失礼数的,再冷点也在意料之中。

    而令同门师兄弟略微诧异的,乃是自小便形影不离的二师兄和卓千泽,似是刻意避着对方。

    有猜测,卓千泽丑态毕露不听劝告,惹得玥无暇痛心疾首,索性不再理他,眼不见为净。

    这些流言蜚语,星星点点传入他耳时,玥无暇正整理案上古籍,并在门徒弟子的书笺上以朱砂标记要点。

    前日,自父亲那里求来一枚据说能绝情绝爱的丹药,服用后效果奇佳。不但当时就解了心痛之症,最令他满意的是,记忆并未有损。

    他记得卓千泽,也记得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包括每一个细节,更记得自己是如何爱上他,爱到无可自拔的地步......

    然,禁止于此。不会想念,不会惦念,亦无思念。

    心如止水!

    往日深情,今日皆云淡风轻。玥无暇思及从前,自己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喜欢一个人,怎会沉沦到如此地步?简直匪夷所思。

    但终究同门一场,还应摒弃嫌隙,正常相处才是。

    玥无暇打定主意,找了个机会,登门拜访。

    卓千泽几日未出洞天阁,神色略有憔悴。他正对着整坛桃花酿自斟自饮,酒香环绕,并无半点儿醉意。

    桃花酿甘甜可口,却远不及女儿红来的辛辣,想大醉一场都不能!

    他凝望杯中,思绪飘远。

    也不知玥无暇如何了?几日未曾出去,听闻他身子有恙......不过,有陆瑶照顾,定然是无微不至的。

    “千泽。”

    卓千泽猛然抬头,揉揉双眼,又暗地掐下大腿。

    玥无暇,这是他!他怎么又来了?!!!

    依旧一袭白衣,修长的身形越发单薄。

    是要继续恶语相向吗?他才大病初愈,卓千泽实是于心不忍......

    仰头饮下一盏酒,卓千泽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玥无暇见他不应,也不在意,径自坐到对面,为自己也斟了盏酒。

    “千泽,今日我来是想与你说,其实你无需要再躲着我。你我之间既然已成过往,那就全都放下。你今后还是我师弟,就只是师弟如何?”玥无暇轻声道,神色自若,眸中亦是清明一片,再也不见半点儿情思。

    卓千泽垂着眼帘不敢看他,抓住酒盏的五指关节微微泛白。

    全部放下......将这么多年的一腔真心全部放下吗?

    玥无暇能放下?竟能放下!!!

    卓千泽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好,既然师兄将话说的再明白不过,千泽也就放心了,你我还是情同兄弟!”

    “嗯!兽婴灵的目标是你,你也应该多注意些,若是觉得有异,可立即通知我。”

    言语嘱托,句句诚恳,带着关怀,只听得卓千泽越发辛酸。

    只是师弟......

    “好,那多谢师兄!”

    “我已禀明父亲,与陆氏陆瑶订下婚约,待兽婴灵一事了结就成婚。”玥无暇又饮下一杯:“今日的桃花酿滋味略淡,你也少饮些。以后行事切记不可太过荒唐,否则不光父亲保不住你,连大师兄也会跟着为难。”

    订婚?他要有婚约了??

    一时间卓千泽眼前的世界如同被抽去了色彩,只剩下黑白。

    玥无暇订婚了,他亲口跟他说,他要订亲了......

    “......”深深吸了口气点点头道:“那......就恭喜二师兄,觅得佳妇!”

    “嗯,你休息吧!”玥无暇起身告辞。

    卓千泽静望他离去的背影,竟有些痴了。

    然,那人再无留恋......不曾转身。

    “恭喜了玥无暇!”卓千泽笑了,大笑,狂笑,最后笑到溢出热泪,喘不过气剧烈地咳嗽着。

    他是一人了!在亲手扼杀最珍视的感情后。

    这不正是他要的吗?如今又何来的自怨自哀?!!

    卓千泽啊卓千泽,你到底在委屈什么?不是想好,只要玥无暇平顺一生,就好吗?

    可终是......意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