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锁魂

    第八十九章锁魂

    反抗吗?不被玥忧隐摆布。

    这个念头不是没出现在卓千泽脑海里。可也只是想想罢了,他不能尝试,也不敢尝试。

    昏睡了一日一夜,卓千泽悠悠转醒之时,玥忧隐就坐在榻前。脸庞轮廓分明,当玥忧隐面无表情的时候,竟和玥无暇有五分相似。

    是了,他们是血亲父子。相貌相仿也是应当,特别是玥无暇这几年来退去了少年人的稚气,气质越发清冷,身姿挺拔,跟玥忧隐更像了几分。

    尚且不大清醒的卓千泽几乎是贪婪地在他脸上找寻着爱人的影子。

    玥忧隐挑了挑眉,对上卓千泽略带着痴迷、缠绵又迷离的眼,突然心头狂跳了下,连周身流动着的冷血都不由得热了起来。

    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另他有些兴奋、悸动,又有一些烦躁。

    单手勾起他的下巴,玥忧隐很自然地亲上了他的唇角儿,并试探着撬开了卓千泽的双唇。

    这不是玥忧隐第一次吻卓千泽,却是第一次没有遇到反抗。卓千泽反而微微放松了牙关,无声地邀请他。

    玥忧隐试探着加深了这个略带着悲伤又缠绵的吻。

    “无暇......”唇齿交缠间,卓千泽紧闭双目,轻哼出声。他太过虚弱,虚弱到无法抬起手臂环抱住爱人的脖颈。

    玥忧隐一僵,心下明了,卓千泽这是把他错认成了玥无暇,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亲吻。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他也只不过是贪恋卓千泽唇上的温热罢了。玥忧隐非但没有退却,反而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与此同时,对卓千泽施了个封尸印。软绵绵的身体和轻飘飘的贴近,实不是他所喜好。

    果然,卓千泽恢复些许力气后,环抱住玥忧隐的脖颈,狠狠地回吻着他。眼角儿略微湿润,却还是紧紧闭上,不愿睁开......

    直到因无法呼吸,胸口闷痛,他们才放开了彼此 。

    卓千泽的双目依旧紧闭。

    “怎么?还想骗自己?你还认为亲你的是玥无暇吗?清醒点,千泽!你早就知道了是我不是吗?”玥忧隐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嘲讽道。然而,刚一出口便自觉不对。不知不觉中,他似乎对他投入了太多情绪。这样可不太好!

    “......”卓千泽睁开了眼。迷糊的一瞬间,他错把玥忧隐当成了玥无暇。身体虚耗过多,他失去了味觉、嗅觉和触觉,在眼前就只有一个影子,是他想着、念着、盼着的人。他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亲吻而已。

    当恢复气力的一刻,当双手环住他脖颈后,卓千泽有了一刻的清明。

    这个人,他不是玥无暇,他没有他味道,也没有熟悉的气息,甚至连体温都是冰冷的。

    可......他太寂寞了,实在是太寂寞了,寂寞到连碰触到的是一点儿冰冷,也都不愿放手。

    不管是谁......

    “没错,我知道是你。只是一时的情难自禁罢了,男人么,谁都难免冲动。这种身体上的冲动,对谁都会有。不过师傅,你身为蛇类,应该不懂吧!”卓千泽开口反讽道。

    “算了,何必跟你做这些无谓的口舌之争?你也活不久了。”

    “......”卓千泽。

    “后日换血过后,我会在你身上施加最后一次也是最强的一次封尸印。你的体内还会存有少量的血液。当行刑时,锁魂钉钉入体内,至少你还会有鲜血流出,以掩人耳目。当然,你的血不会浪费,之后会转给卓婷。”

    “我死后大师兄和玥泽会安然无恙吗?”卓千泽问道。

    “当然!”玥忧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玥非尘跟着他的小情人回灵奇岛,只要他不跳出来捣乱,我也懒得理他。至于玥泽,就跟他们同去吧,都是植物灵气一脉,跟着长谷氏修行,也算是个好的归宿。”

    玥忧隐微微一笑:“所以......你可以安心地死了!”

    “我要再见他们一面!”卓千泽对上玥忧隐的视线 :“就算是最后的告别。”

    玥忧隐闻言半眯起眼,想了想道:“如你所愿,不过作为交换,你要亲我一下。”

    卓千泽愕然,不过很快便又释然,又不是没亲过。除了玥无暇,和任何人亲吻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不同。

    双手捧住玥忧隐的脸颊,卓千泽送上自己的唇,当贴上那份冰冷时,整个人都忍不住抖了抖。

    这夜,烛光之下,卓千泽忍不住想念,又一次提起笔以书信寄相思。

    无暇:

    今日的一寸天空是否还是蔚蓝色?我已看不见色彩、闻不到你身上的味道、也品尝不出桃花酿的滋味了。

    不过这些我都记得,我都能回忆,也还能够想起。有了这些念想,也就不觉得遗憾了。封尸印果然是种奇妙的法术,明明我已无法站起,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但施加这个法术后,除了丧失五感之外,我甚至能如常人般活动了。

    希望我阿爹和阿娘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感受。金瞳蛇已经答应,在我死后会继续为他们施法,我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对不起,无暇。我保护不了你的妻。

    对不起,无暇。我亲了他......我把他当成了你!

    不是不能分辨,只是太过想念!

    写着写着,笔下的字迹突然晕染开来黑做一团,大滴大滴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纷纷掉落,渗进宣纸中,晕出一个又一个圈圈点点......

    ※※※※※※※※※※※※※※※※※※※※

    新加坡封国了,网课好忙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