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败漏

    第九十一章败漏

    空中蓝光乍现,四根粗细不一纹理分明的锁魂钉直接由玥无暇手中射入少年身躯之内,将他四肢生生钉在锁魂柱之上。

    “啊......”在刻意压制下几欲不闻的□□声中,卓千泽疼的不敢挣扎,稀少的鲜血顺着石柱的纹理被吸入,有了鲜血的祭奠,锁魂柱开始泛起阵阵红光,将那少年的一滴滴血液,半点儿也不浪费地引入柱体。

    在众人的视线里,那少年的脸色越发苍白,额头渗出斗大的汗水。玥忧隐看的入神,多年的布局马上就要实现。卓婷复生,情劫立解。三界之内他金瞳蛇将再无敌手,到那时,谁还能说、还敢说五方妖兽祸国祸世?百年之后的仙门百家,还不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最后一根锁魂钉钉入后,大事将成。玥忧隐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沉浸在自己的一方苍穹世界里......

    玥无暇拿起最后一根锁魂钉,突然转身,周身灵力爆涌,集中全力将最后一根锁魂钉飞快射出。

    锁魂钉如闪电般飞向玥忧隐,在毫无防备下钉入金瞳蛇胸口。

    玥忧隐不敢置信地低头,前襟白衫正迅速被涌出的血液染红,体内灵气外泄,跌坐在地,手捂着伤处,不断颤抖着。

    锁魂钉最后一枚,断灵脉、斩生机,只要钉入躯体便再无拔出的余地,直到躯体覆灭,运转不出灵力,更无反抗之力。

    见事成,玥无暇松了口气,转身跑至大师兄玥非尘跟前。

    少了玥忧隐灵力加持,玥非尘身侧看不见的结界消失不见。

    “快,快去救千泽!”玥非尘抓住玥无暇的手腕。早前玥忧隐在他身上施了封尸印,确保他现在能如常人一般。

    玥无暇点点头,和玥非尘一同冲了过去。

    这厢,陆离、陆子铭、玥氏子弟纷纷拔剑将玥忧隐团团围住。

    “孽畜,你害死我女,陷害千泽,混淆视听,欺瞒天下。你可曾想过也有今天?!!!”陆离也不二话,握剑向玥忧隐刺出,剑尖儿自玥忧隐腹部刺入,又从背后刺出,扎了个对穿。强忍的情绪压抑太久,一旦爆发已成海啸。

    玥忧隐喷出一股鲜血,以手背擦拭了下嘴角儿,不怒反笑:“我自认为布局天衣无缝,你们......咳咳......咳,你们是如何识破的?”

    玥忧隐一句话尚未讲完,剧烈地咳嗽起来,嘴角儿开始溢出血沫儿。

    这具肉身恐怕支撑不久了!他辛辛苦苦布局几十年,竟因一时大意而功亏一篑,实是叫人不甘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会以为我桃花源陆氏的入梦术是拿来当摆设的罢!”陆离愤而拔出宝剑,一脚将玥忧隐踢倒在地。

    “卓千泽与我情同手足,要说谁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那我陆子铭绝对当仁不让。就算是他性情大变,也不可能拿人性命当儿戏!”陆子铭摊开手掌,一个蓝色记忆泡泡浮现于掌心。“在卓千泽的记忆中,我看到你化成了金瞳蛇,我也看到你如何利用玥非尘、玥无暇威胁他,我还看到你杀死了我姐姐又嫁祸给卓千泽......”说到这里,陆子铭已泪流满面,呜咽难言。

    亲见陆瑶之死,对他来讲过于残忍。

    “所以......你们就串通了玥无暇,我的儿子,在我最放松大意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陆子铭无言以对。玥无暇听到此事始末后,并无任何表态,对父亲被金瞳蛇附体也毫无反应。

    平静、波澜不惊,冷冷地态度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儿温度。太过冷静,不似活人。特别是他为了让玥忧隐放松警惕,生生将四根锁魂钉钉入卓千泽四肢躯体。

    就算是不爱了,可亲自向曾经的旧爱下手,也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重伤旧爱、毫不留情手刃生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玥无暇,另陆子铭产生了几分寒意。

    那厢,玥非尘拔下最后一根锁魂钉后,接住了卓千泽瘫软的身体。

    “大师兄......”卓千泽气若游丝哼哼出声,对于眼前的反转一头雾水。

    “笨蛋!你以为你是谁,为何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背负在自己身上?”对上脸色几乎透明的小师弟,玥非尘红了眼眶。这是和他性命相连的魔气之主,为了自己散尽一身魔气,几乎流尽了体内最后一滴血,也一声不吭。

    回给他的是那人勉强扯出的一丝傻笑。

    “大师兄,我过去陆伯伯那头看看。”从刚才就一旁静立的玥无暇面无表情地道。仿佛倒在怀中的那个人是跟他毫无相关的陌生人。

    卓千泽心神一荡,却呕不出血来。

    “无暇,带千泽一同过去吧,将他留在这里,师兄放心不下。”

    玥无暇怔了怔,迟疑片刻后,才俯下身,搀扶起卓千泽。

    在二人的协助下,卓千泽勉强站起,脚下如同踩了棉花,在玥无暇、玥非尘的搀扶下走过去。

    “师兄......玥忧隐对你用了封尸印?”卓千泽嘶哑的问,声音几乎弱不可闻。

    “嗯!”玥非尘点点头。

    因卓千泽周身灵脉被五方妖兽的三枚黑珠修复,与之相连的乾坤绫本体受损,玥非尘除了尚且保有的头颅和心脏之外,其他肢体已经消失。如不是封尸印加持,根本不可能碰触到实体。

    “大师兄......对不起!”

    “不!这不是你的错,大师兄就是为你所生,你已经做得够好了!”玥非尘红着双眼道。“身为魔气之主,本应主宰天下魔气,称霸一界也绝非难事,可你为了我,甘愿被一条蛇类如此摆布,叫师兄真的特别心痛!”

    “咱们不提这个,现在不都好了吗?”卓千泽回以一笑,眼中的忧郁退尽。

    千帆过尽,赤子之心仍未变。

    “对!现在都好了!”玥非尘吸了口气,掩去心头的酸涩之感。幸好陆子铭察觉到不对,幸好能洗刷千泽的冤屈,也幸好还能及时救下他。

    幸好,一切都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