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戴夫的妻子果然没能幸免于难,他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已经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整整一天。邱山把采集到的各种样本在镜下观察,他也终于发现疫苗对苏西不生效的原因。这些病毒的变异速度太快,在他自己、苏西、妮可还有樊姗身上取得的样本就都完全不同。也就是说自己虽然已经免疫了丧尸病毒,它还是会在自己的体内不断地变异抵抗着外来的病毒,就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一样,所以单纯的用自己的血清来制作疫苗这种事情没有效果。

    邱山尝试着把采集到的样本病毒处理过以后,全部注射入自己的体内,他相信自己的免疫系统一定可以抵抗住这些病毒,现在他们没有地方再去找什么小白鼠来做实验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实验体。

    病毒一入体就有了反应,和上一次的持续发热不同,邱山感觉自己的皮肤迅速水肿起来,就连呼吸都因为喉头水肿变得困难。他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忍受着病毒在体内肆虐的强烈反应。

    “你给自己注射了什么?”戴夫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赶忙问道。

    邱山没有力气说话,用手指了指试管架,那里是采集得到病毒样本。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找药!”戴夫慌了神,他看到邱山的模样赶忙去找抗过敏的药物,希望会有办法。

    严重的病毒反应让邱山已经失去意识,从座椅上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皮肤又红又肿就快要炸了一样。

    戴夫从医务室里找来了药剂,看到邱山这副模样吓了一大跳,赶快上前去摸他的身体热的吓人,心跳呼吸豆很微弱。立刻就把他找来的药注射进他的体内,之后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直到天黑邱山都是这副模样,戴夫只好用小推车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里面。

    还好电梯还在工作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把邱山弄上楼。

    家中宽敞明亮,戴夫虽然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家里的装潢还是想当的讲究,一股复古的氛围。

    把他丢上客房的床他才算是松口气,把那身闷人的隔离服脱下来。用自己的知识来给邱山做检查,注射过药物以后他的症状缓解了很多,身上的血红色肿物也开始渐渐消退下来,只剩下一层暗色的血痂。体温依旧很高,呼吸困难也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家里面没有针对性的药物只好戴夫一个人冒险去外面的药店找一找。

    再次穿上隔离服,背上背包来到街上,满大街都是被抛弃的汽车堵在哪里都成了废铁,丧尸大多因为躲进了建筑物里面,他们会因为各种奇怪的电器等等东西发出的声音被吸引过去。

    戴夫看着街上的丧尸毫无生气的倒在地上,心中不禁生气一股悲伤的感觉,人类实在是太脆弱了小小的病毒就让如此繁华的城市变成了地狱。

    他尽量放缓步伐不去刺激他们,看到他们各式各样可怖的面孔,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病毒是先把人杀死再完成转化的,邱山所说的治疗方法,对死人还有意义吗,是选择做一具行走的尸体,还是一具不会动的尸体,对于死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把自己的妻子囚禁在家中,也只是用这个和自己妻子有相同外貌的怪物作为心理安慰,她的妻子的灵魂已经不在里面了。

    药店里面没有什么异常,他把门关好后终于可以松口气,放心的寻找药物,塞了满满一背包,让他没有注意的是,他在柜台里拿药的时候,破碎的玻璃边缘划开了隔离服的手臂,就夹在身下的位置难以察觉。

    来到街上,沉寂许久的丧尸们嗅到了猎物的味道,纷纷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站起身子快速的向他靠近。

    紧绷神经的戴夫很快发现了异样,看到身后的丧尸立马狂奔起来。可隔离服里面呼吸不畅,再加上背上还有一大包东西。他开始体力不支,与丧尸的距离逐渐缩短。

    眼看就要被追上了,他急忙来到马路上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丧尸并不会开门,所以戴夫暂时安全下来。一回头就被车上的女人吓了一跳,车座上的女人七窍流血死不瞑目的看着自己,显然是在追尾事故中脑部受到了重创脑出血而亡。

    戴夫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境地,一边是捶打车门的丧尸,一边是死相可怖的女尸,无论哪一个他都不想面对。因为害怕和激动的她闭上了眼睛祈祷起来。

    “上帝啊,救救我吧,告诉我该怎么做。”

    如果有上帝,他怎么会允许如此亵渎生命的病毒出现,长久的祷告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开始思考问题。

    车外的丧尸是实打实的生命危险,而这个女尸也就只是单纯的吓人一点。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女人的死体上翻过去,从车的另一边出来,利用街道上的汽车甩开丧尸的追击。事到如今,是不是要尊重死者的尸体已经不再重要。

    戴夫把她的脸掰过去不想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一条腿先跨到驾驶位上,身体想要挪过来时候因为方向盘挡住了背包,他腿下一滑就跨坐在了女尸身上,手也扶在了她胸部的位置,看起来不显眼的乳房,摸起来却是一只庞然大物。虽然尸体已经不再柔软,可这还是女人的身体。

    心中闪过一瞬间的遐想他的身体某个部位就不争气的开始充血,顶在她的肚子上。戴夫尴尬的想要赶快把另一条腿跨过来好逃出车里,可是方向盘给他的操作空间实在是不够,他只好顺着女尸的大腿往后摸去,找到了调整座椅的手柄,身体向着女尸用力一挺,把座椅向后滑去。这才从车里面逃了出来。

    戴夫还想向女尸道歉,自己对她做过的轻薄行为,可其他丧尸并不准备给他时间,开始准备攀爬汽车,吓得戴夫拔腿就跑。

    还好家里药店不是很远,不然按照戴夫现在的状态,早晚还是要被追上的,跑进电梯里面,这群丧尸就无法再追击。回到家里戴夫给邱山吃上药,他的生命体征就平稳很多,不过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一次性注射太多种病毒让他的免疫系统在疯狂的工作,一直以来在赌命的他不知道这一次是赌中了还是赌输了。

    休息下来的戴夫简单的吃过晚餐就到了无所事事的时间,白天的刺激经历开始在脑海中回放,最后那女尸的身体就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么大的乳房,他从来没有摸过,而且她的身材也还算不错,臀部也很圆润,自己在寻找手柄的时候,也在不经意之间摸到过。如果在平常骑在一个女孩身上这样乱摸,自己恐怕已经被报警当做色情狂抓起来,而在现在,不管是丧尸还是尸体,都不会建议这些事情。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会不会被传染上病毒。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戴夫已经好久没有过性生活,如今的他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来到关押他妻子的杂物室,嗅到了有人类气味的丧尸立刻向戴夫攻击过来,早就有所准备的他立刻把绳套套在妻子的双手上迅速的绕过脖子把双手稳稳地捆在脖子上,扔过阳台天花板上的铁钩让她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站直身体不管往哪个方向蹬腿,绳子都限制着她无法把腿落下离开原地。

    她的妻子有着一头火热的红色波浪发,蓝色的眼睛已经褪色的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脸上还画着妆,脸颊的绯红与惨白的皮肤形成对比,涂抹黑亮的眼影让她的大眼睛更加的好看,红紫色的唇膏被她蹭的嘴角处有些花。只穿着一件黑色碎花的短袖薄衫,胸口处大方的深u让那对乳房已经从里面滑出来,搭在领口上,下体更是只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短裤,连裤腰都没来得及系上,挂在身上摇摇欲坠。她有着欧美女性一贯的高大健美的身材,一双光洁长腿煞是诱人。

    憋了好久的戴夫饿狼一样的从后面抱住了她,抓住自己妻子的两只乳房揉捏起来,熟悉的冰冷身体在自己的手中把玩,很快他的阴茎就勃起起来,顶在裤子里面。他把自己的裤子解开顺便把妻子的裤子拉下,压住妻子的腰部从后面插入了她的膣肉里面。

    冰冷的膣肉刺激的阴茎更加的兴奋,之前他和妻子从没有玩过这种捆绑play,这一次恐怕是他有生以来最持久的一次,阴茎粗暴的在挣扎的妻子的下体里抽插,一直干到她双腿发颤连站都站不稳,双脚撑在地上,身子跟着吊着的绳子被干的打转。

    从阳台就可以看到大街上,丧尸们在刚才的骚动以后还在那里徘徊着寻找猎物,没有人会抬头看到自己的同类正在被人类掉在阳台上爆干。

    积聚成灾的精液在一阵嘶吼后爆发出来,跟着在膣肉中出出入入的阴茎被挤出来顺着双腿滑落下去。射过一次以后的戴夫还没有满足,看到妻子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便大着胆子来把她转向自己面前,抬起她的一条腿放在腰间,搂紧她的屁股,不等休息就开始第二次的冲锋。

    可怜的妻子生前从来没有一次的得到过性上的满足,没想到那个男人在自己死后却如此雄风大振。

    不用考虑妻子的感受,戴夫单纯的就是在用她的身体发泄自己的欲望,妻子的阴道里面已经被精液浸透,湿滑起来,戴夫便加快了节奏恨不得把自己都塞进去一样的抽插她,一直重复了十几分钟戴夫才有了射精的欲望,立刻把阴茎拔出妻子体外,来到床边对着楼下的那些丧尸飞快的撸动阴茎,白色的精液雨点般的喷洒到楼下以表达戴夫对这些丧尸的怨念。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戴夫在肾上腺素的作用消退后,身体也没了力气,就近躺倒沙发上休息一下,眼一闭一睁就睡到第二天清晨,妻子还在一片晨光之中被吊在那里,因为自己的运动太过激烈,硬是弄断她的脖子,已经彻底的死过去不知道多久。绳套套在脖子上勒断骨头,她死后抬着脑袋仰面对着天空,却是已经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戴夫把妻子从绳索上放下来,她头发衣服一片凌乱,腿上残留着干涸的精液,一副被奸杀的样子。他的心里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在他的心里,妻子已经死在了丧尸病毒手上,剩下的这个只不过是被病毒操控的妻子的尸体。把妻子搬回自己的卧室放在椅子上面,戴夫用纸巾帮她把下体和腿上的精液都擦拭干净穿好衣物,之后才来查看邱山的状况。

    听到了戴夫的声音,邱山终于醒了过来,在和病毒抗争过以后,他的身体消耗大量的能量,短短用了一天,整个人就仿佛瘦了一圈。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不同,也有可能是饥饿感、无力感太过强烈掩盖了其他的感觉。

    “sh……”邱山烧的嘴皮都站在了一起,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说什么?”戴夫凑上去仔细听。

    “水……”邱山艰难的张开嘴巴,好像撕破了嘴唇,一下子口腔中都是腻人的血腥味道。

    “好。我去给你拿!”戴夫看到邱山的意识还算清醒立刻高兴起来,这可是他见过的最后一个人类了,在同族面前虽然不同人种,还是有着莫名的亲切感。

    邱山一瓶水下肚才算是活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对戴夫说:“我们去实验室把我的血清提取出来看看能不能有没有用。”

    “可是,我的隔离服已经坏了,我们怎么到实验室去。”戴夫这下为了难,在昨天车流中来回穿梭的时候,有些事故车上面有些锐利的凸起物导致隔离服已经彻底报废。

    “没关系,我再去给你拿一套。”邱山摇晃着从床上站起来,身体还是有些虚弱。

    “不用了,我不想再研究这该死的病毒了。”戴夫悲观沮丧的说道。

    “怎么了,你不是还要救你的妻子吗?”

    “你不用再骗我,他们都已经死了,就算研究出解药也救不了她的!”戴夫红着眼:“让他们安息不好吗!”

    邱山不知道戴夫做的事情,还在因为戴夫态度的变化而不解:“你不觉得死人还能动,这件事情本身就超乎常理吗?”

    戴夫听到这才意识到丧尸这种东西的异常,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油然而生。

    “我有几位病人,他们不光脱离了野兽一样的本能,还能够简单理解人类的语言,你觉得,病毒会理解我们的语言吗?”邱山继续反问道。

    “不可能!他们已经死了,怎么会还能听懂语言!你一定是在骗我!”

    “如果你不信,那就跟我去一趟吧。”邱山看说服不了他,就让他去亲眼看看。

    邱山先去帮戴夫找来一套隔离服,二人一同来到了女生宿舍。

    戴夫看到邱山选择住在满楼都是四处休息和游荡的赤裸身体的年轻女性丧尸的地方居住,就猜到了他做过什么事情,毕竟他可是不会被丧尸攻击的天选之子。

    到了邱山选中的房间,她们叁人都还在房间里呆着,因为太久没有外界的刺激在地上倒了一地在节省能量。

    察觉到了有人进入,苏西和妮可立刻起身靠上来,开始辨认对方的身份,认出了邱山之后,二人亲昵的把身体都贴上去好像在撒娇一般。

    “来,新朋友,打打招呼。”邱山指着戴夫对二女命令道。

    接到了命令的二女,好奇的凑上去,在戴夫的身边转圈,被隔离服抹去了味道,她们并不能很好地意识到这个东西是一个人类,呆在那里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你把隔离服脱了吧,她们不会攻击你的。”邱山说完就意识到房间里还有樊姗这个野生丧尸,赶忙把她栓在了床头:“这一个我还没有调教过。”

    “真的吗?”戴夫将信将疑的解开隔离服,果然她们并没有攻击戴夫,而是靠近他在好奇的观察,戴夫同样也在好奇的观察她们,确认她们确实是丧尸而不是人类假扮的。

    “如果她们真的死亡,大脑不会继续工作,那你意思是病毒已经发展到这样的智力水平了吗?”邱山一招手,她们就回到了他的身边,站在他的身边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不可能的!已经变成丧尸的人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救回来的!”戴夫情绪激动的反驳,他绝不能相信这个事实。

    “q...qi...qiu”苏西突然从嗓子中发出的不是丧尸的吼叫声,而是一个音节。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好吗!”邱山欣喜若狂的抱住苏西对她说,他没想到苏西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他相信那一定不是自己听错了!

    “邱。”苏西笨拙的发音尝试了许多次才说出了这一个字,这一次说的很慢,她的声带僵硬的发声非常困难。

    “戴夫!你看到了吗!戴夫!”邱山想要找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不知何时戴夫已经离开房间,从窗外看去,他连防护服都没有穿,发疯一样的奔跑着把追逐他的丧尸远远的甩在身后。

    邱山不知道戴夫在发什么疯,赶忙拿起隔离服出去追他。

    他的体力这一次好的出奇,一口气就跑回了家里,追逐他的丧尸在他的后面聚集起来,让邱山一时无法通过。

    等到好不容易来到戴夫的家里的时候,他这次连大门都没有关,邱山帮他关上大门,来到房里找他。

    最后来到戴夫的卧室里面,戴夫和妻子并排躺在床上,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刀插在自己的心口,在邱山进来时已经是弥留之际,即便刀身还插在体内,鲜血还是源源不断的流出。

    “邱……是我害死了……我的妻子……”戴夫痛苦的对邱山说道:“主啊……我有罪……”

    邱山握住他的手,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戴夫口中开始喷出粉红色的血沫,剧烈的咳嗽了一阵就昏过去了。这里没有医院能继续上班,戴夫的死已经无法挽回。邱山决定就让他这么死去,来到床的另一边,戴夫妻子的头与身体呈90度的躺在那里,一看就是颈骨断裂。邱山把她的脑袋转过来正对着自己。成为丧尸的她还没有死去,嘴巴慢慢的一张一合,嗓子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这副模样就算是丧尸也无法继续维持很久。

    她看上去也是个美人,尤其是那双迷人修长的双腿,双足也被保养的如同脂玉,白嫩的足弓,饱满的足趾还涂着厚厚的红色的指甲油,与她的肌肤映衬的让人触目惊心。

    “兄弟,既然你决定去死,那你家里的东西就都归我了。”邱山对戴夫自言自语,说着就把他的妻子双腿分开穿过自己的脖颈,屁股就夹在邱山的后脑,双腿被邱山双臂揽住就这么从床上背起来大摇大摆的把别人妻子的尸体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