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塞西亚在邱山离开之后一个人在住院区四处来消磨时间,突然走廊上有人交谈的声音格外的突兀。在病房里塞西亚连自己趁手的钢管都没有拿来,而且体力也没有完全恢复,不时还会传来无力感。再叁衡量之下塞西亚决定先爬进通风管道里面躲一躲。

    闯进来的人类是两个男人,相互搭配着谨慎的排查着每一个病房,生怕被丧尸袭击,他们手里面拿着消防斧,一个一个的房间每一个可能藏人的角落都不放过。

    “真是见鬼了,这里别说人了,连个丧尸都没有。”一个矮瘦的鹰钩鼻,脸上还有一道刀疤,让他本来就不怎么耐看的脸更加的狰狞。

    他的同伴有些年迈,头发半白,身材矮壮,一对眉毛皱在一起一脸的苦大仇深,可是嘴角还带着笑,看起来有些矛盾:“这里可能有人住过,快搜搜有什么剩下的好东西。”

    两人锁好了住院区的大门,放心大胆地四处搜索起来。塞西亚就在通风管道里面趴着看着下面的二人不敢发出声音,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是有武器的人。她本来希望着这两个人可以搜完就离开这里,没想到他们反而打谱的准备在这里休息。邱山给她准备的食物也被他们找了出来,就在塞西亚的下面大快朵颐起来。

    “我刚才看到在外面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医生,一会吃饭完要不要再来爽一爽。”鹰钩鼻舔舔嘴唇,咧嘴笑道。

    “去吧,小心点别被她咬到。”老头提前松松裤腰带:“也好久没有发泄过了,这个地方正好。”

    不一会那鹰钩鼻就用绳索捆住拖回来一个穿着蓝色短袖手术服的女性丧尸,还带着手术帽和口罩,被拴着脖子一路拖行回来,四肢不断地挣扎反抗鹰钩鼻的拖拉,可是这瓷砖太滑,她连站都站不起来。

    老头拉下口罩看了看丧尸的脸蛋,眼角的皱纹和法令纹表示她有些年纪,瘦削高挺的鼻梁,娇小的脸蛋,颌骨颧骨单薄,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现在也是风韵犹存。她的衣服被二人撕开,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她,身体倒是紧致,皮肤白嫩光滑的和年轻人一样。拿绳索把她的双手绑在桌子上,让她被迫只能把上身趴在上面挣扎不脱。

    老头的地位比鹰钩鼻要高一些,他先站在女人的身后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了自己的阴茎,血脉贲张的皮肤和紫红色的龟头活像一个吃人的凶物。

    女人的黑色内裤被一脱到底,把两股都暴露出来,她的阴唇和肛门都是褐色的看上去有些干燥,阴阜处的阴毛也非常浓密,阴道口微微张开。

    老头不在乎这个丧尸是不是处女了,他只是需要一个肉便器来发泄一下自己在这个操蛋世界的压力。吐了口吐沫在自己的龟头上面,他掰着女人的臀瓣把阴茎插进了她的膣肉当中。他的腰弓向前方,仰面露出了畅快的表情。

    就是这一个抬头就让塞西亚有一种窒息感,此刻她就在二人的头顶,如果老头能睁开眼睛看看头顶,就会看到塞西亚的那张脸在排气窗的后面。塞西亚已经强忍着呕吐的感觉看着那个老头趴在女尸的身后一脸淫笑的不断地在女尸的膣肉中抽送。

    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行尸走肉此刻正专注于想要摆脱双手的束缚,全然没有顾忌自己生前的隐秘地带正在被两个罪犯肆无忌惮的侵犯。虽然她生前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但是她死后就只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泄欲工具。老头的撞击让她的身体也随着前后摆动,她的臀肉老头只用一只手就能大把的抓住,被他粗暴的揉捏在手中,柔软的变换着形状。

    老头穿着粗气的射进了她的阴道里面,双臂撑在桌子上,余力又在她的阴道里面猛撞几下好把精液都射出去。发泄过后的老头面无表情的提上裤子,到一边的椅子上坐着大口的喘气,刚才的运动可让他累的不轻。

    鹰钩鼻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了瓶凡士林,把大拇指挤进了女尸的肛门,用力的分开。女尸的小屁股被他硬生生的向两边掰的都有些变形,松开手以后肛门都不能完全恢复。鹰钩鼻脱下裤子来把自己的东西插进了凡士林瓶中搅动几下,剩下的都灌进了女尸的肛门里面。

    “哈哈哈,你还是没有从监狱里面适应过来。”老头看到鹰钩鼻熟练地处理女尸的肛门,忍不出在一边笑出了声。

    “没办法,在里面可是没有女人的,这肛门可比那些婊子的无底洞要紧多了。”鹰钩鼻说着就把阴茎插了进去,被灌满凡士林的肠道顺滑无比,他用力的撑开狭窄的肠道一直全部都插了进去,一边扶着自己的腰部前后抽插着,一边还大力的抽打女尸的屁股,自己还在配合着抽打的声响一声一声的惊呼,好像在替女尸配音一样。逗得老头笑的合不拢嘴。

    “真拿你没办法,我出去逛逛,你慢慢玩。”老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咳嗽起来,为了不再被他逗笑就离开了房间。

    “宝贝,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看着老头离开了鹰钩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刀来,抓着女尸的头发让她扬起脖子来,在她的喉咙上来回的切割一脸的享受:“我真是爱死这个世界了。”

    女尸的脑袋被他硬生生的切下来,好像一个牛仔一样挥舞在手中,同时他也到了极限,射精在了女尸的肛门里面。

    塞西亚实在是忍不住强烈的反胃感,就觉得胃里面的酸水一下子涌进嘴里面,她用手捂住嘴巴,把呕吐物又咽进肚子里面。这个通风管道动一下都会有声音,她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它,可是画面在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煎熬的她恨不得当场死去。

    两个罪犯休息片刻把女尸丢在这里带上所有的食物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过了没多久邱山就回到诊所。在房间里面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塞西亚,只看到了被绑在桌上的无头女尸,下体还再往外流淌着精液。

    “医生,他们走了吗……”

    听到又有了动静,塞西亚看到邱山回到房间里面,小声地向邱山询问,担心那两个人还没有走远。

    “你怎么跑到上面去了?”邱山抬头看到塞西亚躲在里面。

    她从上面爬下来给邱山讲述了一番刚才发生的事情。邱山原本还以为是‘领导人’派人来把她带回去,没想到还有其他的幸存者在感染区游荡。

    “我们换一个地方住吧,这里太不安全了。”塞西亚后怕的对邱山说道。

    “他们搜刮过这里一次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你就安心在这里治病。”

    邱山安慰塞西亚带着她回到病房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则来到大街上面去寻找塞西亚说过的两人。大街上的丧尸就是很好地哨兵,他们肯定不会往丧尸堆里扎,只要找到没有丧尸的方向,大概率就可以跟踪到那两个人。

    事实比邱山预计的还要轻松,丧尸会捕捉空气中残留的人类气味,当他看到许多丧尸往同一个方向走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沿着丧尸的方向追去很快邱山就看到了在车河中来回穿梭的二人。汽车整整齐齐的沿着车道被丢在路上,成为了天然的安全通道。他们走到一家酒吧前,钻到了酒吧后面的小巷里。邱山没有贸然进去,在街边等了一段时间看到他们没有出来才走进了后街。

    后面小街的光景完全超出邱山的预料,一道铁栅栏门挡在路口铁锁就挂在门上,完全是只针对丧尸的防御措施。邱山刚拐过街角就与一个彪形大汉撞了满怀,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地被人发现,邱山有些慌张。

    “兄弟,第一次来到夜市吧。”那黑人大汉一口白牙揽住了邱山,态度十分友好:“我们这里欢迎任何人,我是这里的保安。”

    “这里是夜市?”邱山重复了一边黑人的话才反应过来夜市只是一个代号并不是真正的晚上才开张的地方。

    “我们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只要有钱你就可以享受末世前的生活。”保安大哥热心的对邱山介绍:“当然我们这里流通的货币,只能在我们这里获得。前面那个开着大门的地方就是交易所,你去逛逛吧,享受生活,兄弟。”

    “谢谢……”邱山对于这么热情的有些不适应,沿着他指的路,两边的店铺都正在开业,来往的人也不少。塞西亚见到的二人一定也是夜市的人吧。

    交易所的门大开着,交易所的招牌上面挂着一排的丧尸头颅,被贯穿挂在上面的丧尸还在转动眼珠打量着来往的人类。

    邱山看到迎面走来的二人组就认出来了是塞西亚所描述的鹰钩鼻和老头,他们的特征实在是太过有特点,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从交易所里面出来,显然是满载而归准备在夜市消费一拨。

    交易所里面的布置让邱山想到了天朝旧社会的当铺,管事是个西装革履的大叔,隔着铁栅栏的柜台高高在上,看到邱山愣头青一样的闯进来,对他指了指旁边的墙:“自己先去看看告示板,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

    一旁的墙面上贴个密密麻麻的纸条,上面一栏都是各种的招工信息,比如保安、街道清丽员、农场工人,上面的工作多种多样。比如农场工人就真的是把你送到城外的农场去工作。在秩序崩溃的如今,这些幸存者们又建立了自己的新秩序。

    下面一栏分为两部分,一边是提出各种需求的,比如食物、武器、药品、珠宝首饰,而另一边就是提供商品的告示,上面的交易全都是用夜市币来完成,明码标价。

    邱山今天空手而来也就只能看看,转身就准备离开。

    “新人,给你一个提醒。”管事出声喊住了他:“小心人类。”

    这一点邱山已经深有感触了,在交易版上面就连人体器官和人口都可以买卖,还有什么事是不允许的呢。这夜市的背景也不小,看来他们还和外界保持着联系,有着自己的独特方式把物资带出去在把换来的东西带进来,这可是需要相当规模的人手和实力才能完成的。

    离开交易所在夜市逛逛,这里的店铺基本逃不开黄赌毒这叁个字,在这种时候也就只有这叁个字可以打动这些亡命之徒留在危险的感染区为夜市卖命了。

    就在闲逛时,前面发生了不小的骚动,邱山凑上去就看到了那两个人被围在了中央,与之前的保安穿着同样制服的大汉正那枪指着二人。

    鹰钩鼻拎着一只丧尸脑袋威胁着要把它扔出去,保安一时间也没有好办法,只能用言语说服他:“你把这个脑袋交出来,夜市未经许可不允许带这种危险物品进来,你们俩是懂规矩的。”

    “这是老子的收藏!凭什么要交出去!你要我扔给你啊!”说着他就抬手做出一个假动作,围观的人群都被吓得退开了一圈。

    “你先把他收起来,我们慢慢谈。”保安也担心被这玩意伤到一下那可就得玩完,把手里的枪放下来劝说鹰钩鼻。

    “放我们出去,我们已经受够这里了,我们要远走高飞了!”鹰钩鼻有些异常兴奋,动作与表情都戏剧化的夸张:“是不是啊老哥。”

    被鹰钩鼻叫到,老头也是一哆嗦,他对于同伴突然性情大变也是不知所措,夹在了同伴与夜市中间,想要和他甩开关系又怕被他给反咬一口,在那里支支吾吾的就算做回应。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鹰钩鼻毫无征兆的当场昏倒,手里的丧尸脑袋也咬住他的手臂撕咬起来。

    “把他处理干净,我就饶你一命。”

    一个带着黑色面纱的女人从他们后面走过来,对老头说道。

    老头如蒙大赦的当场向女人跪下:“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滚吧。”女人穿着黑色蕾丝裙,裙摆只有一侧才又,雪白的胸口与一侧的大腿都露在外面,穿着如此暴露的衣服在这种地方的一定不是一般人。更别说是一出场就让全场都安静下来的女人。

    戴着面纱的她看不清样貌,就更加让邱山感到神秘。

    那老头把丧尸的脑袋连着同伴的手臂一同砍下来丢进了背包里面,一边讨好的向着女人笑着,一边拖走了鹰钩鼻。

    神秘女人在保安的陪同下离开现场之后,人们才继续起自己的活计来。

    邱山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就准备原路返回,那位热情的保安大哥还在门口。

    “新来的兄弟,你见到主人了吧。”保安大哥上来就问他:“可惜我在这里站岗没机会和她见一面。”

    “她是你们的主人吗?”邱山打听道。

    “在夜市每个人都不用真名,主人就是夜市管理者的代号。”保安大哥解释道:“比如我的代号就是大黑,你也可以给自己起一个。”

    “谢谢你,大黑兄弟。”邱山再次感谢这位热心保安的讲解。

    走出街道就完全看不出夜市的繁华,收获颇丰的邱山回到诊所里告诉了塞西亚,闯入住院区的两个人已经被丧尸咬到,不会再回来惹他们的麻烦。

    听到这个塞西亚才放下心来,邱山一个人出去这么久塞西亚不止一次的想过邱山遇害的场面。现在亲眼看到了邱山安全归来,心中竟然有着一丝庆幸。关于夜市的事情,邱山没有告诉她,领导人这个称呼,太像是夜市里人的风格,让邱山忍不住猜想为什么他要离开夜市在野外建立聚居地。

    邱山决定在天黑之前把塞西亚送回去,给她取来了几套隔离服,教给她丧尸的一些习性好让她能平安的穿过尸群。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塞西亚在离开前依依不舍得说道。

    “不要回来找我,这里不安全,不光是丧尸还有人类。”邱山提醒塞西亚道:“你在聚居地那边很安全,有事情我会去找你们的。”

    “好吧,那我先走了。”塞西亚换上了隔离服,抱着剩下的打包好的,向邱山道别。

    在关心体育场聚居点的事情之前,邱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先处理一下。

    回到自己的车里,安娜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仰面躺在后座上一条腿靠在椅背上,另一条腿就自然地搭在踏板上,对于一个丧尸也不能去批评她的动作是不是雅观了。

    驱车回到了大学,这边和夜市是两个方向,而且丧尸密度更加集中,暂时邱山还不担心会有人发现这里。

    牵着安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拼起来的大床已经装不开了,合起来的单人床上面已经躺着四具风韵各异的丧尸。

    “那你就来住个单间吧。”邱山对着安娜说道。

    隔壁的房间把里面的丧尸都赶出来,把安娜安顿进去,让她躺在了床上,自己则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裙子掀了上去,把西瓜大小的孕肚暴露出来,她白皙的皮肤上面散布着数根向心蔓延的紫色的纹路,这些就是皮肤被腹中婴儿撑出的皮纹。

    邱山附耳上去听了听,听不到子宫里面有任何的声音,她的腹中多半已经是个死胎。用手在她的肚子上按压时可以触摸到胎儿已经有了成型的轮廓,可惜它在母亲的子宫里面成长了这么久还是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许上一次听到的婴儿哭声是一个巧合,一个本来就已经发育成熟的胎儿,在母体的腹部遭受外力的作用下从母体的下体脱落出来。和他相比,这个孩子没有被丧尸分食也是一件幸事。

    想到这里邱山觉得有些失望,本来以为有什么惊人的新发现,原来只是巧合。没有了研究价值要把安娜扔掉邱山也觉得有些可惜,怀孕中的女人身体会变得更加的丰满,富有女人味,就算是丧尸也不例外,即使变成丧尸的安娜身上还是散发着一股母性的光辉。让许久没有碰过女人的邱山对她产生了非分之想。

    安娜的阴部肉感饱满,微微凸起,阴毛稀疏,肛门和阴唇还很稚嫩,颜色浅浅的,还有光泽。

    邱山不敢从正面重压她的腹部,就从侧面抱住安娜把她的裙子脱下,饱满的乳房像两只白玉瓜,邱山一边亲吻着她的脸蛋一边握住瓜揉捏在手中,下体就贴在安娜的一侧臀部摩擦预热。

    搬起她的一条腿把她的大腿抱在自己的腰间,让她的下体失去防御直面着气势雄性的阴茎。

    邱山慢慢的插进了她的膣肉之中,庞大的子宫把阴道压的很低,轻易地就插到安娜的子宫口上。强奸孕妇丧尸让邱山兴奋不已,轻咬着安娜的肩头连续不断的冲击着子宫口。孕妇的阴道褶皱变少,压力却倍增,可以说是有好有坏。

    看着她饱满的孕肚,邱山只觉得性感无比,一只手在她的腹部来回抚摸,另一只手搂紧了她让每一次的插入都更加有力。

    被安娜的大腿压在腰上时间久了开始出现不适感,抱起她的大腿往前一推身体顺势贴着安娜的身侧抱着她把她掀过去,变成了侧卧在床上的姿势。邱山就可以压在她的身上进行更加激烈的运动。

    乳汁被封闭在乳房里面无法排出让安娜的乳球沉甸甸的,在乳房和孕肚上来回抚摸把玩,邱山一时间也不知道先怎么玩弄这个孕妇才好,她的柔软身体让邱山爱不释手,紧紧地拥抱住她,腰部不停地抽插一直到把精液都如愿以偿的射进了她的阴道里面。安娜的子宫口紧紧地封闭越来越多的精液都被堆积在她的阴道里面,多到溢出体外。

    “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肚子里怀着一个人的孩子,阴道里面却塞满了另一个男人的精液。”邱山捏住她的脸蛋,对她说道,安娜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是默认一般:“你就成为我的精盆吧,你这个骚孕妇,让你的孩子也好好尝尝我精液的味道。”

    邱山不断地用淫荡的语言侮辱安娜,丧尸就默默地全盘接受下来。邱山越说越起劲,阴茎都又硬挺起来,这一次邱山扶住安娜的屁股,直接把阴茎挤进了她被子宫压迫的肛门里面。

    “你的子宫压的我好舒服你个骚货。”邱山双臂抱住安娜的大腿和屁股固定住她不会被自己给顶出去,那子宫的压迫就好像在强奸她肚内的孩子一样。邱山舒服的欲仙欲死,加大了抽插的力道,她的臀肉被撞的乱颤,身子也一同前后挪动,学校的单人床被他干的直响,回荡在走廊里面,也只有那些丧尸可以听到。

    又舒舒服服的在安娜肛门里面射了一发浓浓的精液邱山才稍有倦意。揉弄着安娜的孕肚休息片刻就准备去给那几个饿着肚子的小宝贝投食。

    邱山在楼下选中一只脂肪富裕的肥胖丧尸套住他准备拿他来做菜,往楼里走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撕破了校园宁静气氛的不属于人类的尖嚎。

    周围的丧尸都顿住身影,驻足向尖嚎发出的地方眺望。

    邱山见到如此异状,把伙食丢在这里就向尖嚎发出的地方赶去打算一探究竟。